夜间
三千小说网 > 豪门盛宠之夫人来袭 > 第二十四章 走廊惊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程哥?看什么呢?”,有人看见程骜现在门口不动,也走了过来。


        

“,没什么,可能服务生走错了”,程骜心知有些不对劲,可今儿那位爷在这,能少一事算一事。


        

门口只有一辆酒车,几个人闻信走出来,一个人影没看见。


        

“可能被经理带走了,走吧,继续”,他们这些人走到哪,不是众星捧月,有女人想接近是常有的事,谁也没多想。


        

程骜坐到容翎的身旁,有些心不在焉,刚刚那一撇,那女孩是真正啊,嫩的似乎能掐出水来。


        

容翎从坐在这开始,一直神色郁郁的,手上的电话没有再响起,不由的有些心烦。


        

“你这是怎么了?”。


        

程骜一脸春心荡漾的表情,任谁都看出来了。


        

“嘿嘿,三少,我刚刚看到一美女”,他不敢隐瞒,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容翎眼梢一挑,眸光诡谲。


        

“刚刚那服务生?” 一秒记住https://m.300xs.com


        

“嗯,又纯又嫩的”,程骜大口喝了一杯酒,压下心里那点涟漪。


        

今儿这位爷兴致不高,他可不敢胡来。


        

一个好看的服务生而已,容翎并没有放在心里,指节一下一下的敲击在扶手上,不知为何心情越来越烦躁。


        

那臭丫头,怎么不打电话了?


        

就这么点耐心?


        

*


        

南笙早就想好了,见到容翎的各种突发事件,唯独没有想过,在门开得那一瞬间,突然被人从后面抱走。


        

撞进了强劲有力的胸膛,还有那的熟悉味道,南笙一时间忘记了挣扎,一个眨眼间便被人按在拐角的墙壁上。


        

“南小笙,我终于找到你了”。


        

来人低下高高的头颅,就那样把头埋在她的颈间,似乎有滚烫的液体流淌,带着灼热的温度,逐渐的蔓延。


        

一如曾经的感觉,心开始钝钝的痛!


        

多么熟悉的气息,多么熟悉的声音!


        

南笙不用看也知道是谁,唇瓣颤动,她还是想要推开他。


        

“煜洋,你放开我”


        

“我不放!”,不知改称呼他为男孩还是男人,南笙只知道,这个她躲了两年的少年似乎有了变化。


        

终究还是成熟了些吧。


        

“南小笙!你这个骗子!骗子!为什么不见我!为什么放弃了a大!为什么又在这里!”。


        

被称为煜洋似乎要将眼前这个女孩生生勒到自己的身体里,可又挣扎不舍,一双深深的眼眸是那样的眷恋而痛苦!


        

他一路跟随到这里,那个包房里是什么人,比谁都清楚。


        

他不相信她会变!


        

他也不敢相信。


        

南笙从震惊中回过神,便看见这样的一幕,不是没有感觉的,煜洋,她的初恋。


        

他是她用青春爱过的男孩,她也是他用命爱过的女孩。


        

“煜洋,你放手,有话好好说”,南笙被勒的呼吸不畅,轻轻推了推,


        

“你为什么在这里,你想做什么”,紧张到窒息的质问,他在怕她的回答。


        

“这和你没关系,我们已经分手了”,南笙劝服自己镇定,也想起了她来找容翎的原因,这个时候,她更要撇清和煜洋的关系。


        

“唔。,你做什么!”。


        

苦苦追求两年的女孩就在眼前,深爱的人在怀,煜洋不想在听她说话,十指将对方的双手按在墙上,侧头便吻了上去!


        

不是蜻蜓点水,是带着光风暴雨般的虔诚,一点点的侵蚀她的所有防线。


        

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南笙想到随时可能出来的那些人,又急又羞,现在的情况已经够乱了,她不能再把煜洋也牵扯进来!


        

“煜洋,你放开我”,南笙字不成句,甚至还咬了对方一口。


        

煜洋早就陷入一张甜蜜的网,不可自拔,怎么会轻易放开。


        

本就大病初愈,南笙渐渐的也迷失在这种无力的甜蜜中,对这个男孩,她多少还是有感觉到。


        

不忍真的伤了他,包房的隔音都特别好,此时的走廊里很静,静到,南笙只能听见耳边那时深时浅的呼吸声。


        

一深一浅,时轻时重。


        

似乎还有那脊背一凉的惊觉。


        

当南笙发现不对的时候,已经迟了。


        

美目微睁,瞬间变得惊恐!


        

顺着煜洋身体的缝隙看过去,只见容翎就那样靠在墙壁站着,手插在裤兜里,一动不动。


        

精致完美的五官落在阴影里,异常的柔和。


        

他在看她,突然一笑,阴森森的。


        

南笙的猛的推开煜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