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五代枭雄 > 第四十七章一场殴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军一路缓缓南下,李征古显得并不急。一日只走三十里,虽然说有等后方辎重的缘故,但这样的行军速度并不快。兵贵神速,在李征古身上有点都没有表现出来。


        

姚凤、李平等人议论纷纷,都猜不透李征古到底在想什么。杨琏与林仁肇、陈铁两人也私下商量,都觉得这一战,多半是个幌子。足足用了十余日,大军这才赶到常州。常州对于杨琏来说,是个特殊的地方。正是在这里,他救了怀柔郡主,开始了新的人生。


        

李征古在常州城外驻扎下来,声称是为了等待辎重,毕竟三军未行,粮草先行嘛!没有了粮食,怎么打仗?常州虽说也囤积了不少粮食,但远远不够。


        

驻扎下来第二日,杨琏、林仁肇又带着士兵慢跑,身上依旧绑着沙袋,神武军的士兵也就罢了,已经见习惯了。倒是天雄军的袍泽看了,不免议论纷纷,这群人莫不是疯了。杨琏等人已经习惯了旁人的嘲讽,也就不去管他。足足跑了半个时辰回来,杨琏身上全是汗水,便回营休息。


        

刚刚走到神武军的驻地外,就听见有人在骂骂咧咧,同时伴有战马嘶鸣。战马的声音好熟悉,杨琏脸色一变,快步走了过去。到了马厩,就见一个黑脸的汉子正牵着杨琏的黑马走了出来。黑马不认得汉子,扭着头打着响鼻拼命挣扎,奈何汉子力气很大,被拽了出来。


        

杨琏一见,顿时火上心头,此人是谁?胆敢抢马?当真是活的腻味了。杨琏也不管他是什么人,抢上几步,一拳打在那人脸上,顿时一声哀嚎,那人鼻孔里流出血来。


        

“直娘贼,你是何人,敢盗老子的战马!”杨琏厉声大喝,震得人耳膜隐隐生疼。


        

那人回过神来,摸着鼻子的血,喝道:“你一个小小的将虞侯,敢打本将……”


        

杨琏不等他说完,挥拳就打。他训练刻苦,身体结实得和小牛一样,一拳再度打出,那人踉跄了几步,一头磕在马厩的尖木上,顿时鲜血淋漓。杨琏也不管他,一双铁拳往死里揍,此时他占了礼,根本不惧,只要不打死人即可。


        

那人被打的晕头转向,也不知道何时杨琏住了手,将战马牵回了马厩,又吩咐着士兵,说了些什么。那人暗暗吐了一口唾沫,低着头,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溜烟溜走了。


        

有好心人来提醒杨琏,道:“那人是天雄军的陈德诚,官职乃是都头,将虞侯可要小心。” 首发网址http://m.3000xs.com


        

杨琏拱拱手,道:“多谢兄弟,只是不管那人是都头还是指挥使,想要从我这里抢走东西,当真是妄想。”


        

有人不明白杨琏身份,心想你一个将虞侯,又怎能与都头、指挥使对抗?看来此人只是一个愣头青罢了,当即叹息着离开。


        

杨琏也不理他,依旧在校场操练,将近巳时,呼喝声响起,一群人山呼海啸般奔了过来,有人喊道:“谁是杨琏?”


        

林仁肇看了杨琏一眼,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出去。


        

周弘祚倒是听得真切,问道:“你等是哪个部分的,来这里作甚?”


        

“杨琏打伤了我家都头,让他他立刻滚出来受死。”那人很是嚣张。


        

周弘祚眉毛一竖,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杨琏道:“那人想要抢我的马,因此揍了他一顿。”


        

周弘祚眼中闪过一道异色,虽说南唐承平许久,升职多靠资历,但毕竟是一个都头,杨琏居然敢打他,胆气不小。周弘祚也不是怕事之人,当即冷笑了一声,喝道:“来人,打开门,本将倒要看看,他们想要做什么?”


        

几名士兵打开了营门,周弘祚点点头,道:“你惹的事情,自己处理。不过你要记住,可不能丢了神武军的脸面。”


        

杨琏应了一声,握紧拳头迈步走了出去,林仁肇、陈铁有些不放心,跟在身后。


        

“我就是杨琏。”杨琏看着离自己最近的那人,自报姓名。


        

“好哇,你打了我家都头,这笔账你要怎么算?”那人问道,目光阴冷。


        

“打了便打了,你是何人,要为陈德诚出头不成?”杨琏讥讽。


        

“我乃都头帐下将虞侯雷震。”那人表明了身份。


        

“原来是急着表忠心来了,就怕你没有这个本事。”杨琏冷笑不已。


        

“你……”雷震大怒,正要说话,杨琏冷哼了一声,举拳就打。


        

雷震被吓了一跳,想不到杨琏这么快就动手,而且速度还那么快。措不及防之下,老脸火辣辣的一片,一口老血差点喷出。


        

“叫你偷我的马。”杨琏大喝,一边打一边占据着道理上的优势。


        

那厢边天雄军的士兵见雷震被打,先是一愣,旋即鬼叫着冲了上来。


        

“揍他们。”陈铁热血青年,见一群人要群殴杨琏,头脑一热,喊道。


        

“揍他们!”神武军的士兵们大喊,平时闲的没事干,总要找点乐子,虽说大战在即,可还在常州不是?十几名如狼似虎的神武军士兵涌了上去,多半是杨琏的部下,与天雄军的士兵打在一起。


        

顿时呼喝声,叫骂声,尖叫声响成一片,混战之中,众人互相殴打,还有打了自家兄弟的,形势非常混乱。


        

在远处的周弘祚吃了一惊,他想不到杨琏说打就打,更带动了众人的情绪,一群人混战不休,当真是弄得鸡飞狗跳。


        

混战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枢密副使来了!”


        

可是众人打的热火朝天,谁也没有听见,依旧打成一片。


        

李征古看见这一幕,微微皱着眉头,这群混账,仗还没有打,就开始内讧了吗?


        

高审思很是不悦,是谁带头打人?


        

朱匡业脸阴沉得要滴出水来,从这个局势来看,是天雄军吃了亏,作为天雄军的统军,他感觉十分丢脸,不行,这个脸面要想办法找回来。


        

李征古的亲兵上前,奋力驱散士兵,周弘祚见势不妙,赶紧上前,喝令士兵散开。等到众人都散开了,最中心,杨琏正揪住一人狂揍,那人被打的七荤八素,连声求饶。


        

杨琏松开手掌,掌心满是鲜血,是雷震的血。雷震披头散发,七窍流血,看起来十分狼狈。杨琏放开了他,顿时心中一喜,道:“多谢杨壮士不杀之恩。”


        

这话一说出来,李征古微微变色。


        

高审思神情复杂,当他看清楚是杨琏的时候,心中纳闷,怎么是他,这不是添乱吗?不管怎样,将雷震打成这样,必然会受到惩罚,只是以他和齐王的关系,令高审思有些为难。不过转念一想,此事还要看李征古的,大不了到时候他求求情,让杨琏少受一些惩罚,齐王也不会怪罪自己。


        

朱匡业眼睛膘了一眼高审思,见他在沉思,不由冷哼了一声,但什么话也没有说。他虽然恨杨琏恶毒,但雷震被打的求饶,令他觉得颜面全无。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杨琏目光在李征古、高审思、朱匡业三人身上一扫,大步向前,拱手施礼,高声道:“将虞侯杨琏,见过枢密使、统军。”


        

朱匡业脸色微微一变,与大多数的人相同,在听见杨琏的名字的时候,依然是无比震惊,他仔细地打量着杨琏,这个人,和前朝旧太子一点都不像啊。


        

倒是李征古眯起了细长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杨琏,见他身材魁梧,脸上的一道刀疤更增添了一股子彪悍之气,顿时点点头,道:“你就是杨琏?好,很好。”


        

这话一说出来,高审思忍不住看了李征古一眼,心想这是怎么回事?听李征古的口气,有点不对劲啊。


        

朱匡业心中咯噔一声,顿时觉得有些不妙。但他不肯放弃,冷笑道:“杨将虞侯,你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承蒙朱统军夸奖,末将没有别的优点,就是胆子大了些,半夜走路,也是不怕鬼的。”杨琏回答,顺着杆儿往上爬,气的朱匡业差点一口老血喷出。


        

李征古点点头,道:“杨琏,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杨琏便将陈德诚如何偷马,如何被打了一顿,又将雷震带人来寻事的事情说了,末了,道:“枢密使,末将虽然不对,但这几人欺人太甚,不仅盗马,还闯上了门来。杨琏虽然不才,也知道此事如同保家卫国一般,若是别人打上了门来,还柔弱可欺,不死反抗,就要国破家亡了。”


        

杨琏这顿大帽子扣下,说得极是委屈,又承认了错误,令李征古好感大增。高审思在一旁,也连连点头,杨琏不卑不亢,说话有礼有节,高审思非常满意。


        

朱匡业面无表情,淡淡地道:“这么说来,杨将虞侯一点错误都没有,反而是功臣了。”


        

“不敢,末将也只是据实而说罢了。朱统军若是不信,可以问他们,也可以问雷震、陈德诚。”杨琏说道。


        

自己的部下是怎样的人,朱匡业自然清楚,想到此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李征古看向了雷震,见他满脸是血,披头散发,一副凄惨模样,又想起刚才他连连求饶,顿时心中充满了鄙夷。他虽然是个文人,但心中自有气节,常以青竹比拟,自然对雷震没有好感,反而觉得杨琏行事磊落,不失为大丈夫。只是有些鲁莽了,毕竟他从军不久,还带着江湖气息。


        

想到此,李征古道:“杨琏,此事虽然情有可原,但你毕竟打伤了雷震,还不快去赔礼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