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血髓传 > 九~遗踪(5)金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血灵在蓝色龙烟的指引下,一路迎风,向着昆仑山脉飞去。


        

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飞到了昆仑山脉,又在蓝色龙烟的指引下,花了半个小时飞向了公格尔峰的方位,飞上了公格尔峰的峰顶。


        

她在峰顶向下眺望,心中有些不安,见到人世间巨大变化的喜悦也慢慢淡去。


        

一颗不安的心加上一个不安的人的失踪,让她现在变得有点敏感。


        

见蓝色龙烟指向了不远处的人烟地,她摸了摸脸上的面甲,解除了战甲的蜕变状态;露出了冷峻而又美丽的脸庞。


        

相隔了一千多年,她终于又要和人族打交道了。


        

她手握长枪飞了下去,飞向了龙烟指向的那座红顶别墅。


        

越过那条康西瓦河后落在了别墅灰白围墙外停了下来,细细打量。


        

而此时在别墅二楼正在斗嘴的师徒俩停了下来;


        

那中年男人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对他的徒弟说:少君,有人正在我们屋子的围墙外窥探,你出去看看是个什么情况。


        

若是那个富商,就将他请进来,若是别人?那就请他去别处,这里恕不待客;还有,不可让生人接近此处百米内的范围。 首发网址http://m.3000xs.com


        

那少年听着点点头,嗯了一声;收起短剑,下楼就走出了房门。


        

踏过黑色鹅卵石铺就的小路,停在大门前,打开了一道镶嵌在大门上的小门就走了出去。


        

转过一个外墙的角,就看到了一位身穿红色战甲的娇俏女子正在注视着从拐角出来的他,眼里闪着好奇的光彩。


        

少年先是见到一抹红色,然后看清楚是个很漂亮的大姐姐后,心中的警惕之意降低了不少。


        

看着那个大姐姐的穿着不凡,也不像是个普通百姓,便向她揖了辑手,问道:姑娘在此有何事吗?若是无事请去别处着地,莫要在此窥探。。


        

血灵听他话中之意是要让她离开这里,可她看了看手中蓝色龙烟的指向,又那里肯听他的,就指了指屋子,回了他一句;我要进去,你要拦着我吗?


        

少年听她说的话很是强硬,心中有些疑惑,可看看那女子也就是个凡人之躯,连点灵异之气都没有,也就服饰奇怪了些;不免有点讶异。


        

原来,他走出来的时候使了个观气术,可以观察一个人是凡人还是像他们一样的修道之人亦或是妖邪。


        

可又想起来师父不让生人接近此地百米,便走到她面前想要驱赶她离开。


        

走到她面前,想要在警告她最后一次,可话还没说出口。


        

就看到那漂亮大姐姐嘴角微微上扬,纤细的小腿向后微微一弯,一踢,脚尖铲起了地面的一块铁制鹅卵石就向他的头部飞来。


        

鹅卵石被血灵一脚踢了出去,在离开她半步的空中就超越了音速,突破音障,发出了一声巨大爆鸣。


        

以极速的速度掠过了少年的耳畔,撞在了他身后的灰白墙壁上;墙壁被一撞而破,形成了一个大洞。


        

鹅卵石不停,飞进了院子里,撞断了一根在房屋大厅前的方形褐色石柱就射进了大厅。


        

飞进了大厅后又撞破了大厅后的墙壁,射进了里屋。


        

后面的屋子里有个巨大的黑色保险箱;鹅卵石飞进来后撞在了它的边角上,顿时给保险箱开了个小天窗。


        

而那鹅卵石被这黑色的保险箱子坚硬的质地一碰,居然还没碎。


        

只是改变了前进的方向,斜撞在了后面的墙壁上,当即就撞开了一个大洞向着远方飞去;当然,这次是再也没有什么阻碍了。。。


        

而这些,只发生在了短短的一瞬间;


        

少年,在那块石头飞过他耳畔之际就回头看了过去;只是,这一看把他骇了个底朝天。


        

双眼差点没瞪出来,心里只叫道:好险,若是刚才有所异动,头颅偏个呢么几寸,我现在就该去冥府大殿报道去了。


        

少年亲眼目睹着这一幕,当下被吓的眼珠凸起,一动也不敢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女子从那墙壁的破洞走了进去。。。


        

血灵穿过破损的墙壁后并没有停留,直直朝着房屋走去。刚走到房屋大厅前,就见到有个两须斑白的中年男人站在哪里向她辑手。


        

那中年男人在他徒弟下楼后便站在二楼窗口处观察着外面的情况,看着他徒弟前去驱赶生人。


        

也看见了外面那女子踢起石块射穿墙壁撞入房屋的一幕,那一幕发生的太快,他也被惊的不行。


        

但见那女子并没有伤害他徒弟,而是穿过墙壁破洞向着房屋走来,他也就放下心来,下楼去等着那女子到来。


        

在大厅前,中年男人见那女子到来,向那女子辑了辑手。


        

见那女子并没有还礼并且视他不见,径直向大厅内走去。


        

心里就觉被侮辱了一般,心头泛起了一丝怒气。


        

张嘴对着那女子喝道:姑娘如此作为可不是为人之道啊。


        

况且我们师徒好像并未得罪姑娘,为何姑娘要毁我房屋,闯我家舍!


        

血灵刚经过他身边,见那中年男人说话质问她为何要毁他房屋。就转头看了那中年男人一眼,答道:我方才见你相貌很像我的一位故人才没对你计较,怎么,你也要拦我?


        

说完,她话音一转又问道;你是岐麟什么人?


        

中年男人见她答话,正要往下说些大道理,但听那女子问道他是岐麟什么人,顿觉一惊!


        

这女子到底是谁?怎么会认识我开山老祖?还知道我老祖真名?中年男人觉得很是疑惑,但是看这样子,不把老祖搬出来镇镇场面是不行了。


        

便如实向那女子说道:我乃寂元观,岐麟老祖座下第八十九代,岐云真人的玄孙,岐远山!


        

道号~岐还子!(话音拉长)


        

刚才在外那少年是我的徒弟,名叫轩辕少君!


        

岐远山说到这并未停顿,接着又说:不知姑娘师承何处,报出名号,咱好歹说道说道……


        

血灵见他说的起劲,微微一笑,并未答话。


        

继续向前走去,因为血灵看见那道蓝色龙烟指向了刚才大厅里被撞破的里屋,指向了那个巨大的黑色保险箱。


        

血灵三步并作两步就走到了保险箱前,伸手就要去摸那保险箱。


        

就见那中年男子赶了过来要拦住血灵碰那口巨大黑色保险箱。


        

可血灵的手却更快,只三两下,那个钢铁巨箱就在她的怪力之下,发出了嘎滋嘎滋挠人心肺的刺耳声响,被血灵撕了开来。


        

岐远山刚到近前,就看到血灵已经撕开了那口黑色保险箱,从里面掏出了一块脸盆大的金色鳞片。


        

岐远山看到,心中一急,赶忙喊道:姑娘不可,那是我祖上的东西,不要乱动,就要去抢夺那金色鳞片。


        

快放下。。。他话音未落,就看到血灵抄起了她一直拿着的长枪,一挑,一压,便将岐远山抽翻在地。


        

岐远山脸朝下,背朝上,被血灵一枪给抽翻在地面,四肢着地,口中喷出了一口浓重的黑血,血中还有些杂质,似是内脏碎块似是铁锈;眼看就要活不成了。


        

血灵看着岐远山趴在地面上动也不动,正要说话,就听她身后传来了一个动静。


        

是他那徒弟轩辕少君也进入了大厅,正好瞧见到了他师傅岐远山被打翻在地的这一幕。


        

轩辕少君的双眼登时就红了,用力拔出了被他收好的黑色短剑,用他师傅教他的八字真言决,发出了他长大以来能发出的最强攻击。


        

八字真言决第五字~藏剑!


        

去死吧!轩辕少君大叫道,全身筋脉鼓胀,将全身所有灵气注入了黑色短剑,向血灵劈出了一道青蓝色的巨大光刃。


        

血灵看着轩辕少君劈出的那道青蓝色光刃非同凡响,顿时来了兴致,娇喝一声,来的好!


        

张嘴吹了一口气,把那个青蓝色的巨大光刃给吹的散了去。


        

轩辕少君此时已是用尽了全身气力,正在脱力之中,全身筋脉剧痛无比,口中也吐出了些许白沫,


        

颤颤巍巍的举着黑色短剑看着那道光刃,眼中期盼着能一击奏效。。


        

可看到光刃就要劈到那女子的时候,那女子吹出一口气把那道光刃给吹的散了开去。


        

心中只觉得突然涌起了一阵绝望的浪潮,双眼一白,就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