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从收集金乌开局 > 第9章 技惊全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轰!!


        

罡气脉最后一颗大窍终于贯通,四十颗大窍连成一脉。


        

韩鸣四品武侍境的气势轰然拔升,朝着五品武侍境隆隆上涨。


        

咔咔!!


        

经脉再度拓宽,骨骼密度也跟着开始增加,肌肉的每一缕纤维都变得更加饱满有力。


        

晋升的过程足足维持了一个多小时后,韩鸣体内波涛汹涌的气势才逐步稳定。


        

呼!!


        

吐出一口幽沉的浊气,韩鸣睫毛轻颤,缓缓睁开了双眼。


        

“韩哥修行可真是一日千里!!”


        

赵远山卢苍两人都是笑呵呵地拍起了马屁。


        

韩鸣面色淡然地伸出一只大手,朝着身前虚握。 记住网址m.3000xs.com


        

呼!!


        

他体内血气豁然朝着刚刚连通的罡气脉灌入,旋即透过罡气脉从周身毛孔之中发散而出。


        

顿然一层炽烈的金色罡气从韩鸣体表升腾而出,散发出灼灼热浪来。


        

啪!!


        

韩鸣嘴角一扬,大手骤然握拳,朝着身前虚空猛砸一拳。


        

呼!


        

他周身覆盖的罡气瞬间凝聚于拳面之上。


        

轰!!


        

一拳猛砸而下,空气发出一声闷炸,气浪顿然四涌开来。


        

呼!!


        

车架两旁的赵远山卢苍两人都是面色骇然地退避几许,身上的衣衫随着拳风飞扬。


        

两人不是没有见过五品武侍境的武者,只是从来没有见过韩鸣这般罡气如此浓厚的五品!!


        

韩鸣测试了如今的实力后,这才满意地收敛了气势。


        

金乌血已在昨夜炼化而尽,如今他浑身血肉反反复复淬炼已有百次,就算是同境妖邪的血肉身躯,也不会比他更强悍。


        

他坐在车架中央,抬目远望。


        

只见远处的地平线上,山脉犹如龙脊一般连绵不绝,一处关口扼守龙脊中央镇守八方。


        

他眉宇之间洋溢着自信的光彩,双目煜煜生光,朗声开口道:“入关!!”


        

“好嘞!!”


        

赵远山卢苍两人这才催马向前。


        

虎牙关,大胤东疆第一个险关,拒东蛮及狼酋国于关外,守护大胤东门已有数百年历史。


        

因关头两旁山崖形似两颗虎牙得名虎牙关,关内驻扎着东疆二十万边关悍军,怒虎军便是其一。


        

囚车临到关下,才见雄关伟壮。


        

黑沉沉的关口城门高约五十米,城头上据守着百名重甲弓兵,人人气机悠长,目光凌厉森寒,带着摄人的煞气。


        

“城下何人?!”城楼上的百夫长长声喝问。


        

赵远山坐在车架上拱手高喊道:“大胤青州府大丰县府衙官兵赵远山,押解犯人充军!!”


        

“开城门!!”


        

城楼上的百夫长朗声高喝。


        

巨大的关头城门缓缓开启。


        

原本以为关内该是军容肃正的驻地,可城门开启之后里面却是街道俨然人流汹涌的城镇景象。


        

不等韩鸣面色诧然地开口询问,赵远山便咧嘴笑道:“许多边关将士来东疆驻关,十几年都难以回家,因而有些便在东疆成家,有些则将家人接到东疆生活,经年如此,就成了这般景象!”


        

“别看东疆边关只有二十万守军,真要到了关破之际,关内三十万平民都可帮忙守关!”卢苍也是开口接茬。


        

囚车一路往关内驻地深入,穿过了人烟繁华的平民区,便进入了真正的驻军地。


        

赵远山卢苍两人带着众多囚犯很快便见到了专门负责交接的军士。


        

寒暄过后,赵远山卢苍两人带着那名负责交接的军士稍微走远了一些。


        

期间谈话,那名军士多次打量了韩鸣。


        

片刻后,赵远山和卢苍折返而回。


        

“韩哥,事情我已经安排妥当,到底能不能成,还得看你自己!!”


        

韩鸣轻轻应头,旋即侧目看了一眼身旁的凝香。


        

凝香连忙从韩鸣的行李之中拿出一个小钱袋,递给了赵远山。


        

“千万不要推脱,钱袋里有两颗狼妖狼牙,以及一枚还未成形的狼妖内丹,两颗狼牙归你二人,那枚狼妖内丹请带回交给大丰县县老爷,请他多多庇护我那新婚妻子秋幼枫!!”


        

柳氏母子歹毒,秋幼枫贞烈,他怕一封血字休书,保不了秋幼枫的平安。


        

“韩哥放心,一定带到!”赵远山陆苍两人朝着韩玄拱手拜谢。


        

“一路小心!!”


        

“后会有期!!”


        

只等赵远山卢苍两人离开后,那名负责交接的军士才阔步走来。


        

“既然到了军中,就不比外面,但凡不守规矩,有的是法子让你们吃尽苦头,一会会有专人过来带你们受训,训练一个月后,才能正式加入军队!”


        

“你!!”


        

那名负责交接的军士突然看向了韩鸣,“听说你境界已到五品武侍,而且履力无双,极为善射?”


        

韩鸣眉眼之间流露出些许骄狂之意,淡漠点头。


        

军中不是外面,根本没有低调一说。


        

越有实力越要高调,如此一来才能得到上面的注目和培养。


        

“好,你跟我来!!”


        

那名军士说完便带着韩鸣,往军中驻地深入。


        

期间路过不少营地,有在营中训练阵型的队伍,口令和动作几乎整齐划一,也有在营地里围聚成堆,观看两人赌斗,场面血腥火热。


        

最后一片营地最为广阔,校场干净整洁,远远看去,正有十几名士兵正在里面拉弓射靶。


        

带路军士在走进这片营地之前,停下脚步,开口警告道:“你最好是有几分真本事,不然让我成了笑话,你以后也别想有好日子!!”


        

“明白!”韩鸣点了点头。


        

“第一次试射,不求你直接能进神箭团,起码也要有个学徒的资格!”


        

那带路军士胸口虽然挂着百夫长的银牌军衔,可走进了神箭团营地后,面色还是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毕竟神箭团在虎牙关内地位太过超然,就连两军都统都得敬让神箭团校尉范永宁三分,何况是他这个百夫长。


        

那带路的百夫长一路领着韩鸣到了校场,只是神箭团学徒正在练箭,两人只能站在一旁候着。


        

那负责指点诸多学徒练箭的,是个鬓发略有斑白的中年人,他眉骨高于常人,微微外凸,看起来凶悍勇敢,其身形精壮,双目锐利犹如鹰隼,摄人心魄。


        

“举弓要稳,放弦要干净利索,学箭没有捷径,全靠多练,听我口号,满弓仰射!!”


        

咯!


        

诸多学徒都是高举牛角硬弓艰难拉弦。


        

“放!!”范永宁朗声长喝。


        

嗖!!


        

十几根长箭破空而去,射程参差不齐,大概都在三四百米远,最远的一个有五百米。


        

那一箭射出五百米开外的学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来,仰首挺胸地看了看左右,最后又鄙夷地瞅了一眼乖乖站在一边等待的韩鸣。


        

如韩鸣这种第一天来军中就想加入神箭团的笨蛋,他们这些精挑细选的神射苗子见多了。


        

一百个痴心妄想自视甚高的笨蛋里,有那么一个能加入神箭团就算不错,真以为这里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地方?


        

“赵龙不错,再训练一个月,就能正式加入神箭团了!”


        

范永宁看了一眼那射出五百米开外的学徒,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


        

一群学徒们都是羡慕地看向了赵龙。


        

要知道他们这批学徒顶多只有两个合格者能加入神箭团,其余人都只能遣散各归各处。


        

“好了,大家先休息一下吧!”


        

范永宁从一群学徒们的身上收回了目光后,这才微微侧目,看向了站在一旁的百夫长和韩鸣,面色冷淡道:“来试射的?”


        

百夫长一脸热情的笑意,和方才对待韩鸣的态度截然不同,点头哈腰道:“是,这个是新来的,境界有五品武侍膂力无双!”


        

“切!”范永宁尚未开口,那叫赵龙的学徒却是嗤笑一声,看了看左右学徒道:“这儿的每一个人都是膂力无双!”


        

嚯!


        

诸多学徒都是轰然大笑,一个个汗流浃背地坐在地上,脸上流露出看笑话一般的讥笑来。


        

“赵龙,你来监督他试射,我先去处理一些公务!”


        

范永宁打量了一眼韩鸣,旋即再无兴趣地朝着校场外走去。


        

那百夫长见范永宁如此态度,脸皮微微抽搐了一下,但也是有怒不敢言。


        

赵龙扬着几分戏虐的笑意,随意扔给韩鸣一把牛角硬弓,旋即指了指远在五百米开外的靶子道:“看到没?只要你能射到三百米,就有学徒资格!!”


        

“先说好规矩,试射不能动用血气,拉开这三百石的牛角硬弓,全凭个人体魄气力!”


        

赵龙双手抱胸,微微歪着脑袋。


        

韩鸣接过牛角硬弓,看了一眼还未走出校场的范永宁,又看了一眼远在五百米开外的靶子,扭了扭脖子,脆骨咔咔作响。


        

“你行不行?!”那百夫长觉得面子可能挂不住,担心地开口问道。


        

韩鸣并未回话,在一群学徒们戏虐的目光中,并未上前走到试射线前,而是站在原地,一手握弓一手搭箭拉弦。


        

“呵呵呵,这么会装。”赵龙见韩鸣站在原地拉弓,转身看向一群学徒们,想拉着所有人一起讥笑韩鸣。


        

却就在他视线刚刚离开韩鸣之时,韩鸣眉头狠狠一压,口中骤然爆出一声冷喝。


        

他反复淬炼高达一百次的血肉筋骨齐齐发力,胳膊上的青筋犹如粗壮的青蛇般条条虬起,瞬间将三百石的牛角硬弓拉成满月一般。


        

咯咯!!!


        

结实的弓身发出艰难的呻*声,韩鸣后肩胳膊上的肌肉此刻犹如钢铁一般坚硬高隆。


        

下一刻。


        

他骤然放箭。


        

噗!!


        

长箭脱弦而去,带起的狂风瞬间扬起一地黄土,箭头的破风声尖锐无比,足足持续了数息时间。


        

嘭!!


        

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那五百米开外的靶子就瞬间炸裂成渣。


        

尚未走出校场的范永宁停下了脚步。


        

站在韩鸣身旁的百夫长面色呆滞。


        

一群亲眼目睹韩鸣开弓射箭的学徒们膛目结舌。


        

赵龙亦是缓缓转过僵硬的脖子,目光由诧然变为震惊,不可思议地盯着韩鸣。


        

呼!!


        

韩鸣吐出一口悠长的浊气,胸膛剧烈地起伏,手中的牛角硬弓弓身突然崩裂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