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从收集金乌开局 > 第31章 求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待到皇子公主们入关后,欢迎的队伍才缓缓散去。


        

“今天晚上会有一场大宴,到时候每位皇子公主都会挑选几名陪同巡关的护卫,你们两个务必到场。”


        

范永宁叮嘱韩鸣齐松两人。


        

“是!”


        

……


        

晚宴就订在军营晚饭开始的时间。


        

那时候天色基本都是微微擦黑,但气温必然会骤降。


        

因此皇子公主们一入营,晚宴便开始紧张地筹备起来。


        

一米多高,烧得通红的炭炉,一连往凯旋殿搬了几十盆。


        

连夜从东疆各镇找来的舞姬们也在殿内开始排练,生怕表演时有什么纰漏。


        

当然,如果能在晚宴后承接几分天泽雨露,那她们可就从山间野雀飞到枝头变凤凰了。 一秒记住https://m.300xs.com


        

距离晚宴时间还早,韩鸣便去了一趟弓箭整修点。


        

“怎么?又有好东西了?”


        

手艺精湛的老工匠见了韩鸣,脸上褶子都舒展开来,再没了当初第一次见面时的冷硬。


        

除了当初改装金柳重弓时,韩鸣出手非常阔绰,更因为韩鸣现在已经是神箭团教头。


        

韩鸣将从陆武奇遗物里缴获而来的烈虎筋弦拿了出来。


        

“我想换一篓高质量的罡气箭!”


        

“这……”


        

老工匠看到散发着赤红色泽的烈虎筋弦,晦暗的老眼陡然一亮,脸上露出了难以掩盖的喜爱之情来,


        

“这是极品的烈虎筋,我所有身家也不及这一根,换不了!!”


        

虽然喜欢,但老工匠还是摇了摇头。


        

所有人都知道他喜好制弓的极品材料,可为了材料,也不能昧了良心!!


        

韩鸣咧嘴一笑,将烈虎筋弦放在了老工匠的工作台上。


        

“那就当作以后的工费,什么时候这根烈虎筋弦抵够了工费,您再告诉我!”


        

“这……”老工匠犹豫不决地看着烈虎筋弦。


        

“这烈虎筋弦,我现在不需要,正好抵了工费,而且您又喜欢,何不给彼此行个方便?”


        

韩鸣笑呵呵地劝说道。


        

“好,你等着!”


        

老工匠起身一瘸一拐地朝着工作房的里屋走去,片刻后,便提了一个箭篓回来。


        

那箭篓由红鳄皮缝制,看起来结实紧致色泽光亮,一看便是上乘之作。


        

箭篓内盛放着二十几根长箭,几乎每一根长箭都散发着淡淡的荧光,比一般的罡气长箭看起来更加高级。


        

“这里面总计二十三根箭矢,十根穿甲破气箭,是拿黑睛豹的犬牙边角料所制,锋锐无匹无坚不摧,军团重盾也防不住这一箭!”


        

“五根耀光箭,不是普通的耀光箭,这箭头内的燃烧料,我加了火龙息的粉末,照明范围可达两百米!”


        

“五根爆炎箭,这里面一样有火龙息,不过箭身的材质我加了一些辅料,让其爆炸的威力提升了十倍,算是真正杀器!”


        

听到介绍,韩鸣目光火热地放在了箭篓之上,忍不住舔了舔嘴角。


        

虽然他现在的实力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但在护卫皇子公主巡关这样重大的任务中,但凡有意外情况,他的六品实力肯定不够看!


        

有了盛阳破邪弓,再加上这篓改装后的高品质罡气箭,远程攻击力,他相信自己和一个八品强者相比,并不会差不多。


        

老工匠看到韩鸣喜爱火热的神色后,露出一丝得意的表情来。


        

而后他从箭篓中抽出了其中三根长箭。


        

这三根长箭,一根散发着淡淡的蓝光,一根则流露着浓重的血腥之气,还有一根则闪烁着淡淡的雷芒。


        

“这碧幽箭的箭头乃是碧幽玄冰凝造,射入敌人体内后,这碧幽玄冰的幽寒之力可压下敌人一品的血气之力!”


        

韩鸣听到老工匠的介绍后,啧啧惊叹。


        

越是高阶的敌人,越是难对付。


        

拿韩鸣来说,现如今他发挥出极限实力,也只能压制七品武者。


        

要是贯通塑骨脉的八品武者,就算他能射中,也无法一击毙命。


        

但八品武者若是近身对付他,只需一拳!


        

若是真到了生死拼杀的地步,韩鸣射出碧幽箭,便可瞬间逆转战局。


        

因此这碧幽箭可以说是真正的救命底牌!


        

“赤血箭!!”


        

老工匠向韩鸣展示了第二根散发着浓烈血腥气息的长箭后,开口介绍道。


        

“前些年一条妖蛇修炼到八品,在内城肆意吸纳人血,闹得沸沸扬扬,后来范老大出手,用我特制的钢箭射爆了那蛇妖的脑袋!”


        

“后来范老大拿了一颗蛇妖的吸血尖牙奖赏给我,这赤血箭的箭头便是那蛇妖的尖牙所造!”


        

“赤血箭的神妙之处便是射中敌人后,可以吸纳敌人血气反馈自身!”


        

“好,好,好!”韩鸣看着那赤血箭,忍不住连说了三声好。


        

“哈哈哈。”


        

老工匠得到韩鸣的夸赞,满面泛起红光,顺势拿出了第三根长箭。


        

“这第三根长箭名为天雷箭,它的箭身乃是雷击木所制,因此蕴含天雷能量,对一切邪祟都有极强的克制作用。”


        

这和盛阳破邪弓功效相似,但韩鸣看在老工匠激情饱满的介绍下,还是赞不绝口。


        

得了一篓好箭,韩鸣便离开了弓箭整修点,等到晚宴开始前的半个时辰,便前往凯旋殿。


        

此时天色已经暗沉而下,寒风呼呼地从头顶刮过。


        

军中将近四十名的校尉们都是穿戴整齐,从军营各处前往凯旋殿。


        

人人都是一脸兴奋和喜意,在路上低声议论着这难得一遇的大事。


        

神箭团营地的位置比较靠里,因此正好与皇子公主们下榻的地方毗邻。


        

韩鸣经过此处之时,随意地抬眼瞟去。


        

下一刻,眉头却是不由地轻轻皱起。


        

只见一处营帐门口,站着一个虎背熊腰肩扛长刀的伙房屠夫,屠夫身旁则拴着一匹虚弱的老马。


        

那屠夫喝了口酒,喷在宽阔的刀刃上,举着刀对准马脖,尝试了几次落刀的方向和位置后,正要一刀劈下。


        

此时一个身穿公主裙袍的少女却从营帐中匆匆跑出。


        

“不要,不要杀!”


        

那少女正是今日和韩鸣有一眸之缘的六公主。


        

凭着强大的目力,韩鸣远远看去。


        

六公主生得花容月貌,不愧是皇室血脉的金枝玉叶。


        

屠夫停下刀来,为难地回话道:“六公主……三皇子嫌这马又老又病,一路上没少耽误路程,因此特命我斩了此马!”


        

虽然贵为公主,可少女在屠夫面前却没有半分架子,反而有些局促和不安,似乎是在宫内被人欺负惯了。


        

“求你了,这老马将我从京都带到东疆,一路上实属不易,它已年老生病,杀了也不能吃肉,请你放了它吧!”


        

六公主美眸氲氤着水雾,可怜巴巴地看着屠夫,苦苦哀求道。


        

“唉,这不可行!”屠夫慌忙摇头,“三皇子的命令,我可不敢违抗。”


        

“那……要杀连我一起杀了吧!”


        

六公主快步上前,伸开双臂将老马挡在了身后。


        

“你……”屠夫握着长刀,一时难以下手。


        

两人正在僵持不下之时,另一处豪华的营帐内走出一群身影来。


        

为首者正是被众星拱月般围在中间的三皇子赵延浩。


        

那赵延浩看到营帐外的一幕后,嘴角荡开一丝淡淡的讥笑,带着身旁的一大帮护卫侍从,快步而去。


        

“啧,六妹还真是人美心善,对一匹马都这么善良啊!”


        

挡在老马前的少女见了赵延浩,俏脸露出一丝恐惧来,连忙欠身致礼,“三哥!”


        

她抿了抿娇唇,不敢抬头去看赵延浩的脸色,只是为老马求救道:“求三哥看在老马带我一路……”


        

啪!!


        

一个耳光又响又亮。


        

少女还未将求情的话说完,便被一巴掌抽得踉跄倒地,嘴角血流纵横。


        

“刀给我!”


        

赵延浩面无表情。


        

屠夫颤颤巍巍地将大刀递给了赵延浩。


        

赵延浩面露残忍之色,嘴角掀起一丝淡淡的讥讽,抡起大刀便将老马的头颅斩下。


        

噗!


        

血流如泉水般喷涌而出。


        

少女睁大了美眸看着倒在地上的马身,眼泪犹如雨落般,从精致的脸蛋上滑落而下。


        

“今后再敢违抗我的命令,你的下场就是它!!”


        

赵延浩将长刀扔在少女身旁,俊逸的面容上满是鄙夷冷蔑,一派皇子的高贵气质尽被残忍阴冷的气息所代替。


        

教训完了少女,他才抬眼朝着远处正在观望此幕的韩鸣看去,眉头微微一压,目光带起些许冷厉和威胁。


        

韩鸣面色淡漠地收回了目光,继续朝着凯旋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