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从收集金乌开局 > 第32章 男人的一见钟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色擦黑,东疆的冷风便越发猖獗。


        

凯旋殿内灯火通明人影重重。


        

韩鸣到场时,军中四十余名校尉几乎都已到场。


        

殿内皆是寒暄笑脸,一派热闹的景象。


        

整个大殿分列左右两排坐席,殿上的席位则是两名都统以及皇子公主们所坐的位置。


        

“韩鸣,这里!”


        

韩鸣尚未找到落座之处,早到一步的齐松便发现了韩鸣。


        

他站在靠近左上座的位置朝着韩鸣招了招手。


        

一时间正在和齐松攀谈的军中校尉们都是诧异地投来目光。


        

韩鸣面带笑意,阔步走去。


        

“范老大特意给你我安排了左上的位置,坐吧!” 首发网址http://m.3000xs.com


        

齐松和煦地咧嘴一笑,率先落座。


        

韩鸣便跟着坐在了左列第二个位置,也就是齐松身旁。


        

嚯!!


        

本来议论纷纷的场内,霎那间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是侧目看向韩鸣,眼神满是敌意和冷蔑。


        

“那个便是神箭团刚刚上来的教头?”


        

“嗯,听说之前是个充军的罪犯!”


        

“就是他在关外孤身射杀了十三名狼酋国神箭手?”


        

“我听神箭团的人说,这小子回关后就带了一串狼酋国神箭手的腰牌,是不是他杀的,谁也没亲眼看到!”


        

“刚上任就敢坐在左二的位置,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等着吧,一会横拔来了,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


        

众人议论纷纷之际,一道粗旷豪放的笑声便从殿外传来。


        

紧跟着两道身穿黑狼战甲的校尉就并肩走入了凯旋殿内。


        

这两个校尉一个比一个身形魁梧,满身皆是彪悍之气,一入凯旋殿内,其他校尉自然而然地为两人让开道路。


        

韩鸣瞟了一眼,这其中之一正是怒虎军校尉大熊。


        

另外一人肤色黝黑,双目虎虎生威,一身战甲被强健的肌肉高高顶起,整个人看起来犹如铁塔一般威武。


        

如果所料没错,此人应该是东疆军有名的虎将横拔。


        

在整个东疆,横拔都是威名赫赫。


        

自参军以来,无论是与蛮族交战还是与狼酋国摩擦,此人向来都是身先士卒,入敌阵如入羊群,性情刚烈暴躁,属于一点就着的火*桶。


        

其武道天赋自不用说,放眼整个关内,七品境界中,也唯有神箭团齐松能够与之匹敌!


        

军中大宴,横拔向来都是与齐松并列左一左二的位置,因此诸多校尉也都把齐松身旁的位置,默认为横霸的专属座位。


        

韩鸣一个才参军没多久,实力尚未被众多校尉认可的新人,如今坐在了那么靠前的位置,自然扎眼!!


        

就算当初的陆武奇,也自来是坐在左三的位置。


        

军中虽然没有那么多繁文礼俗,但实力为尊的铁律更显突出。


        

横拔入殿后,目光横掠全场,自然而然地便看到了齐松和韩鸣的位置。


        

他眉头微微一皱,面露不爽,旋即不顾周围攀谈之人,阔步朝着齐松韩鸣走去。


        

一路上,所有军中校尉都是侧身退让,皆是一副隔岸观火不嫌事大的模样。


        

那和横拔一道入殿的大熊亦是双手负背,面带冷笑地跟了上去,看样子肯定是要煽风点火添油加醋。


        

他确实是没想到韩鸣能一个人从关外回来,更没想到韩鸣能在关外射杀十三名狼酋国神箭手,立下如此奇功!!


        

更更没想到,韩鸣回来后,借用范永宁之手,瞬间处决了陆武奇。


        

要不是有万屠这个怒虎军都统的义父在,恐怕连他一并都要被范永宁问罪。


        

这种种意外让他心惊胆战,韩鸣如今已经成了他的眼中刺肉中钉,不除掉韩鸣,他寝食难安。


        

……


        

韩鸣自然也看到横拔一路阔步走来,气焰熊熊。


        

他面色淡然地放下酒杯,抬眸迎着横拔略带不爽的目光看去。


        

齐松见此情况,赶忙起身拦下横拔。


        

“横拔,位置是我们校尉范老大定的,你不要胡来!”


        

横拔呲牙一笑,尽显狂横之姿道:“范老大连座位都要订下来,真把自己当成虎牙关的都统了?!”


        

嚯!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范永宁的实力地位不似军团都统,更胜军团都统,军中谁敢不敬。


        

也只有横拔这样的狂人,才敢如此说话!


        

“横拔,你不要乱说!!”齐松微微一愣。


        

旋即,他上前半步,压低了声音在横拔耳边道:


        

“我们老大自然无暇分心这样的事情,是我的安排。”


        

“韩鸣是我的后辈,更是神箭团的后起之秀,在这样的场合下坐在前排多多露脸,对他未来更有裨益!”


        

“哦!!”横拔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目光直勾勾地放在了韩鸣身上。


        

随后他大手推开了拦在身前的齐松,两步上前站在了韩鸣的席位前,嘴角一咧道:


        

“你是新人,我就不追究你擅自落座的事情了,和我打一架,赢了,你就可以坐在这里,如何?”


        

韩鸣双手按膝而起,微微一笑。


        

他尚未开口,紧随而至的大熊却是阴阳怪气地刺激道:“可千万别推脱,也好让我们看看你到底是怎么在关外一人射杀了十三名狼酋国的神箭手!”


        

一时间整个殿内所有目光都是汇聚而来。


        

好奇有之,但冷蔑讥讽者更多。


        

韩鸣坦然自若地站在原地,并未在意大熊的言外之意,反而朝着身前的横拔端起一杯酒水来。


        

他朗声长笑,语声如滚雷般在殿内传响不断。


        

“身为军中后辈,理应为前辈让座,这位置本该由横拔校尉来坐,听闻横拔校尉场场戮战身先士卒血战到底,实在佩服,今日韩鸣斗胆向横拔校尉敬酒!!”


        

“壮士纠纠,武运昌隆!!!”


        

韩鸣目光诚挚地举着酒杯,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意。


        

横拔找茬的气势瞬间消决,心性耿直刚烈的他,面对以退为进的韩鸣,一时间黝黑的脸色竟然多出了一丝羞愧的红晕。


        

他弯腰端起酒桌上的酒壶,与韩鸣狠狠*杯。


        

“漂亮话,我不太会说,但你这样的朋友,我喜欢!!”


        

“我横拔先饮为敬!!”


        

横拔拔下酒壶盖子,仰头饮酒。


        

喉结一上一下,咕咚咕咚地将一壶酒水灌入腹中。


        

旋即一擦嘴角,将酒壶壶口朝下。


        

啪!!


        

韩鸣咧嘴一笑,扔了手中的小酒杯,弯腰拿起齐松桌上的酒壶,打开酒壶盖子,咕咚咕咚一气饮尽。


        

而后学着横拔的模样,将壶口朝下。


        

两人目光在半空相接,旋即嘴角都是陡然上扬,继而发出爽朗的笑声来。


        

“韩兄,坐!!”


        

横拔一屁股坐在了左三的位置,大手拍桌,“人生难得知己,上酒!!”


        

韩鸣亦是朗笑落座。


        

整个殿内的校尉们都是面面相觑。


        

谁也没想到刚才还剑拔弩张的气氛,竟然在短短几刻时间内,就变成了知己相逢的场面。


        

这尼玛!!


        

大熊脸皮抽搐,恶狠狠地瞪着韩鸣,眼底血丝满布。


        

为了能和横拔交好,他可是废了不少心血,从各处搜罗美酒,亲自送到横拔的营帐。


        

可就算如此,他与横拔的关系也仅仅只到酒肉朋友的地步。


        

可韩鸣与横拔才刚刚相认,却像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般亲热!


        

这实在是让他嫉恨!!!


        

不要说大熊,饶是齐松,也从来没有和横拔如此对壶痛饮过!


        

横拔只是将他视为对手,但从来不是知己!


        

毕竟两人,一个是在前线厮杀血战,一个是在后方射发冷箭,性情难合!


        

但韩鸣怎么能和横拔坐在一个桌上的?


        

“兄弟,说说你是怎么在关外干掉了十三个狼酋国神箭手?”


        

“嗨,别提了,大雪天,老子脱得跟条光溜溜的兔子一样在雪地上裸奔……”韩鸣摇了摇头,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模样。


        

“哈哈哈哈哈!!你他娘也太狠了吧!”横拔笑得眼泪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