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从收集金乌开局 > 第39章 强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霜成冰的早上到了中午便会烈日炎炎热浪滚滚。


        

温差极大的东疆气候,让一众皇子公主叫苦连连。


        

若不是山中还有一些极为耐寒的针叶树可以遮荫,走在山道中头皮都会晒炸。


        

赵延浩提议避开正午行路,四公主五皇子欣然同意。


        

赵清涵也是擦了擦满额香汗,跟着其他人一起坐了下来。


        

因为之前凯旋殿内发生的事情,为避免刺激赵延浩,她便主动离得远了一些。


        

可就算如此,赵延浩休息时,依旧用阴冷的目光,朝着她的身影扫掠。


        

赵清涵难免会感到害怕,紧张地玉手紧握。


        

“不要怕!”


        

韩鸣温声安慰,目光朝着赵延浩的目光迎去。


        

之前的一箭已成梦魇,赵延浩触碰到韩鸣刚毅决绝的目光后,心头一阵发虚,低声骂了句“疯子”后,便收回了目光。 记住网址m.3000xs.com


        

“谢谢!”


        

赵清涵感激地微笑道。


        

“六公主客气!”


        

韩鸣咧嘴一笑,说罢便将水袋递给了赵清涵。


        

赤日当头灼浪炎炎。


        

其他人虽然痛苦不堪,但对于韩鸣而言,却是如鱼得水。


        

他靠在树荫下,看了一眼跟在队伍最后的询老。


        

老者身披长袍,与其他人一同行路,可额头并无半分汗迹。


        

他盘坐在地休息时,看起来风轻云淡,似乎并不受环境气候的影响。


        

应该察觉到了韩鸣诧然的目光,询老眼皮轻轻一颤,睁开了眼眸,正好与韩鸣的目光相接。


        

韩鸣点头示意。


        

询老嘴角掀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不过片刻之后,他白眉突然微微一皱,目光看向了身后一处茂密的山林。


        

瞩目许久后,询老眼中泛出一丝疑惑的光泽,再次合上了眼睛。


        

等到日头的光芒稍稍收敛了几分锋芒后,队伍才又一次启程。


        

只等所有人都离开了休息的区域,那片被询老关注过的山林中,才隐隐传出一声低骂来。


        

“老东西!感知如此敏锐!”


        

“哼,早就警告过你,武师境强者靠灵识觉察危险,真要被他发现,你我二人绝无活路!”


        

……


        

从早到晚,一共巡查大概三十个狼烟台。


        

驻守狼烟台的边关将士们还从来没有接待过皇子公主这般尊贵的人,一个个都是满面羞怯之色。


        

赵延浩应该是怕表现不佳,回京后被圣皇责罚,因此一改倨傲的态度,对驻守将士嘘寒问暖。


        

那些驻守将士们如蒙天恩,皆是感激涕零。


        

至于四公主五皇子姐弟俩则帮忙浆洗驻守将士们的衣物。


        

赵清涵跟在一旁,负责缝补衣物。


        

四公主五皇子脾气性情都是温和良善之人,与赵清涵相处还算愉悦。


        

这种时候,韩鸣以及其他校尉基本都是坐在一起闲聊。


        

期间担任赵延浩护卫的齐松主动找过韩鸣。


        

“怪我,那天在凯旋殿内,忘了和你提横拔的事情,差点让你和横拔之间起了冲突!!”


        

齐松依旧是温和有礼文质彬彬的模样,道歉时神色诚恳。


        

韩鸣微笑摇头道:“都是小事,我也明白齐兄的良苦用心!”


        

说起横拔,他诧异地问道:“横拔怎么没来,赵延浩不是很看好他么?”


        

齐松无奈地摇了摇头,“是那家伙主动拒绝赵延浩的。”


        

“哦。”


        

剩下不用齐松再说,韩鸣也能明白。


        

以横拔直爽刚烈的性格,做出这种事情来,纯粹是为了给他出气。


        

娘皮,欠了横拔一顿好酒!!


        

夕阳西下,夜色骤袭,旭日东升,如此周而复始,一日过后又一日。


        

巡关路途枯燥乏味,韩鸣得空便会纳气修炼。


        

距离七品,只差临门一脚。


        

这一脚的距离,忽远忽近不清不楚,难以揣摩令人心焦!


        

队伍越是向北,距离虎牙关越远,地貌便越是荒芜崎岖,像是来到了世界的边荒般。


        

随处可见的风蚀石林,半埋地面的白骨,以及夜晚让人心境随之悠远的狼嚎。


        

粗旷壮丽的边荒山景色,让人很自然地就感觉到了自身的渺小和无知。


        

韩鸣本来焦躁心绪,竟是慢慢平复而下。


        

一群皇子公主们也都慢慢适应了巡关艰苦卓绝的生活


        

一个风朗星稀明月高悬的夜晚。


        

赵延浩得知明天就要抵达最后一个狼烟台后,兴致高昂地提议连夜巡关。


        

其他人自然没有异议,按照既定路线出发。


        

只是谁也未曾发现,在山野深处的黑暗中,四道气机雄壮的身影皆是悄然注视着巡关队伍的进程。


        

“嘿嘿嘿嘿,动手么?”


        

一个满头发丝犹如火焰般上竖的汉子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角,开口询问。


        

纵然夜晚的温度极低,他也只穿了一件短袖汗衫,高挺的胸膛上,鲜明的肌肉线条充满了彪悍感。


        

更为可恐的还是汉子身上所散发而出的八品气势,雄壮如山令人心悸。


        

此人名为烈山,诸国境内四国通缉的重刑犯。


        

杀人无数实力强横,被称为人魔烈山。


        

只是烈山一般很少在大胤境内活动,出现在东疆边关,更为怪异!


        

“我杀赵延浩。”


        

烈山说罢,一个浑身涂抹黑色颜料的干瘦男子,站在树荫下的黑暗中,阴冷地开口道。


        

若不是他主动发声,根本不会有人发觉他的存在。


        

此人外号夜魔,货真价实的八品实力,最擅长隐匿杀人术,同样是诸国境内四国通缉的重刑犯。


        

“那我就跟着您老对付询右?”


        

说话者是一个身形精壮的青年,他眉宇阴鸷残忍,双目中透露出丝丝疯狂的意蕴,兴奋地扬起一丝嗜血的笑意来。


        

黑死弓魔,同为诸国境四国通缉的重刑犯,同为八品实力,更是大胤军中叛逃的神射手!!


        

其肩上所扛的大弓乃是赫赫有名的黑死弓,在大胤十大名弓中排行第九。


        

传言黑死弓是一把以吸纳主人精血为生的邪弓,其射出的箭矢还会附带上邪恶的黑死毒。


        

这种毒素不仅会让敌人的实力大幅度衰减,而且会造成梦魇般的幻觉。


        

黑死弓魔所问询的身影是一位老者。


        

那老者浑身藏在一个宽大的黑袍中,月光映射下的面容惨白如纸,一双老眼晦暗灰黄看起来极为渗人。


        

但最令人毛骨悚然的还漂浮在老者身旁,肉眼可见的两只厉鬼。


        

那两只厉鬼面容清晰可见,皆是暴突眼裂口嘴,长舌尖牙浑身血水淋漓,散发着鬼师境界的瘆人气势。


        

只是纵然两只厉鬼对生魂鲜血有着无限的渴望,没有老者的命令,依旧乖乖地悬在原地。


        

由此可见老者是一名让人谈之色变的饲鬼师。


        

在诸国境内,关于饲鬼师的传说无不恐怖血腥。


        

实则真正的饲鬼师手段要比传言更加血腥骇人。


        

两只厉鬼要达到鬼师境界,起码要活吞上千道生魂。


        

而且维系厉鬼的忠诚,需要饲鬼师以自己的精血献祭。


        

正因如此,饲鬼师需要大量少女的精血补给,才能维持本源的消耗。


        

“桀桀桀!!”


        

那饲鬼师发出一连串令人耳膜刺痛的尖笑,苍白丑陋的面容上,露出一丝令人恶心反胃的笑容。


        

“询右我一个人可以对付,那拿着盛阳破邪弓的小子得先除掉!”


        

“放心,今夜之后,大胤十大名弓中,再无盛阳破邪弓!!”


        

黑死弓魔嘴角掀起一丝狠戾的笑意,双目幽光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