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从收集金乌开局 > 第46章 看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半个月后,牧阳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外出任务。


        

应咸平城盛隆商会的请求,作为拍卖会的监场护卫前去帮忙。


        

咸平城是之前的东疆府会,因为地处东疆中部,周边交通四通八达,因此非常繁盛。


        

盛隆商会则是东疆老字号商会,信誉有口皆碑,深受百姓的信任。


        

每年开春,咸平城都会在城内组织一场盛大的开春商会,吸引整个东疆内的商贩来此贩卖货品。


        

传言在这开春商会里,什么千奇百怪的东西都有售卖,也有不少运气好的,在商会里淘到过重宝。


        

因此每一年的开春商会都会吸引成千上万的人们,从东疆各地赶来参加。


        

盛隆商会也会趁此机会,在咸平城内举办拍卖会,将保留一年的宝贝,拿出来拍个好价钱。


        

正是如此,盛隆商会才向虎牙关驻军发出请求,希望军队能派遣强者过来监场。


        

不是盛隆商会没有财力雇佣民间强者,而是民间强者鱼龙混杂,不能太过信重。


        

看在盛隆商会每年向虎牙关免费运送物资的份上,虎牙关一般不会拒绝盛隆商会。 一秒记住https://m.300xs.com


        

虽然在拍卖会监场这种任务,一般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可一旦有了意外,后果便不堪设想。


        

不过牧阳既然已经做出抉择,韩鸣也不好干涉。


        

两人准备了一下后,便在牧阳选定任务的第二天出发了。


        

这一次韩鸣还准备带上凝香,让小妮子出去见见世面。


        

虽然东疆四季不明,但开春以来,天气明显晴朗了一些。


        

在一望无垠的旷野上行进时,顿觉毫无束缚的自由。


        

凝香撒了欢般,骑着老马左奔右突。


        

牧阳不由朝着凝香多看了两眼。


        

无论是清丽绝伦的面容,还是纯洁无暇的笑意,少女的一举一动都让他怦然心动。


        

韩鸣并未在意牧阳对凝香别样的目光,少年血气方刚,对美丽的女子有向往和爱慕之心,再正常不过。


        

他只是坐在马上,用黑布将盛阳破邪弓一圈一圈地缠了起来。


        

毕竟这盛阳破邪弓看起来太过扎眼,难免会被人注意惦记。


        

从虎牙关到咸平城,快马大概六天的路程。


        

一天黄昏,天色忽变。


        

方才还能看到几分薄光的旷野上,转眼便是狂风呼啸昏天黑地。


        

“得找一处背风地休息!”


        

风沙满空,韩鸣的话声都模糊不清。


        

衣袍飞扬的牧阳抬手指向远处,“教头,前面有火光!”


        

韩鸣微微眯起眼睛,抬眼一看。


        

果然。


        

“我们走吧!”牧阳兴致勃勃地建议道。


        

韩鸣低应一声,叫上凝香,骑马朝着那处火光行去。


        

大风在空中呼啸而过,发出狼嚎一般的呜咽,之后便是茫茫黄沙遮天蔽日。


        

大概有百米之远时,韩鸣已经看得清火堆旁坐着的一老一少。


        

他勒住缰绳,停了下来。


        

牧阳不解地问道:“教头,为什么不走了?”


        

韩鸣嘴角轻轻一扯,没有回话,看向了凝香道:“你去和人家打个招呼!”


        

凝香应声后,一人骑马朝着火堆旁走去


        

牧阳担忧地抬眸看去,隐隐绰绰间,看到凝香和火堆旁的一老一少说了些什么。


        

片刻后,那火堆旁的老者以血气加持声音,朝着韩鸣牧阳所在的方向,带着些许笑意地朗声长喝。


        

“同是赶路之人,两位公子过来避风取暖吧!”


        

韩鸣这才轻夹马腹,带着牧阳走了过去。


        

路上,他开口解释道:“这种人烟稀少的旷野临夜相遇,千万不要鲁莽地上前叨扰!”


        

“碰到好说话的还好,碰到不好说话的,免不了会有一场血战!”


        

牧阳听到韩鸣所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记在了心里。


        

韩鸣带着牧阳未到近前,便先行下马,老早便朝着火堆旁的老者拱起手来。


        

“风大天寒,多谢老人家能让我们三人过来避风!”


        

那火堆旁的老者鹤发童颜,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气质。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他微微流露出八品的气势,笑呵呵道:


        

“出门在外,难免有寄人篱下的时候,给人方便,就是给自己方便!”


        

牧阳感知到老者身上的气势后,紧张地看了一眼身旁的韩鸣。


        

韩鸣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慨叹道:“如果所有人都能如老爷子所言多行善事,哪里还会有这么多的矛盾和厮杀。”


        

“哈哈哈哈,来,坐吧,刚烹的热茶!”


        

老者听到韩鸣所言,眼中的戒备之意少了几许,笑意更加亲和。


        

牧阳跟在韩鸣身旁坐下,看了一眼老者身旁的少女。


        

那少女相貌同样出众,只是比于凝香而言,少了几分灵动之气,多了几许平常少女的拘谨和传统。


        

牧阳抬眼看她时,她也刚好看了一眼相貌俊逸的牧阳。


        

四目相视,一时间少年少女都是面色羞红。


        

至于韩鸣,在牧阳这等美少年的身旁,显得平凡至极。


        

倒是凝香一心都在韩鸣身上,绑好了马匹后,赶忙捧起老人递来的热茶,端给了韩鸣。


        

之后韩鸣便和老者就着热茶,天南海北地乱扯了一通,最后才知道老人和少女是爷孙两,也都是去咸平城为盛隆商会做监场护卫的。


        

两人当即拍腿决议结伴同行。


        

如此一来,既能消减路途上的无聊,又能相互照应。


        

老人名为白沙,少女名叫白清清,爷孙俩是地道的东疆本土人。


        

韩鸣尚未介绍自己和牧阳,老人便猜出两人是军伍出身,肯定是虎牙关驻军中人。


        

韩鸣伸出了大拇指,颇有兴致道:“您老真是料事如神,要不就再猜猜?!”


        

白沙沉吟着闭上了双目,伸手轻轻捋起山羊胡。


        

片刻他睁开老眼,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道:“牧小子是个神箭手,你则是专门保护他的七品武者,但你绝不是神箭手!!”


        

“哈?”牧阳跟在韩鸣身旁,露出一副吃惊的模样来。


        

明明是惊讶自家教头为什么会被老者认定不是神箭手,在他人看来,却像是被老者言中般。


        

韩鸣面露疑惑道:“为什么?”


        

老者略带一丝傲意,“神箭手是远距离杀敌的稀少职业,和一般人的气势截然不同,纵然没有搭弓射箭,依旧能让人感受到一股锐利的气息。”


        

“你身上虽然同样流露着一丝危险的气息,但和那小子身上的锐利气息不同!”


        

韩鸣听完后,赞同地点了点头。


        

白沙所言确实有理,神箭团大多手神箭手身上的气息都是如此。


        

但修炼爆浪之后的韩鸣,却和大多数人都不同。


        

弓,在搭箭拉弦之前,并不具备任何攻击性和危险性。


        

因此修炼爆浪内弓时,其中有一点便是藏住气息里的锋锐感。


        

“第二,神箭手因为大量的练习,握弓的虎口处以及勾弦的双指,都会覆盖上一层厚厚的老茧,那小子手中的老茧非常明显,而你却用布条遮掩了起来!!”


        

说话间,白沙的目光便落在了韩鸣的双手上。


        

韩鸣左手虎口处以及右手双指,都用黑布条牢牢地缠绕了起来。


        

韩鸣低头一看,无奈地摇头笑了起来。


        

这自然是因为数次极限开弓,导致他的虎口和双指次次崩裂血流不止,为了防范这种情况,才缠上的。


        

没想到竟然被白沙误认为是低级的掩饰。


        

本来牧阳还想替韩鸣解释一番,不过看到老者信誓旦旦胸有成竹的模样,也就忍住了。


        

如果当场直接解释清楚,老者这一大把年纪,脸往哪放?!


        

“最后……”白沙正欲开口,忽然想到了什么般,露出一丝难为情的表情,及时忍住了说下去的冲动。


        

韩鸣毫不在意地咧嘴一笑:“尽管直言!!”


        

“不吐不快,那老夫就直言了,你身后的这把重弓虽然用黑布蒙住,但根据老夫这么多天的观察,起码有十石多重!”


        

白沙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开口道:“但凡名弓力求重量小弓力大,军中普通弓手的重弓有些还不到半石重量!”


        

“哪里会有十石多重的重弓,你背上的这把,绝不是什么军弓,而是伪装而成的武器,对不对?”


        

韩鸣面色尴尬,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正待白沙追问之际,凝香忽然兴奋地喊道:“到了,到了,我们到咸平城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