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从收集金乌开局 > 第52章 出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拍卖会内杀伐四起。


        

八品武者与八品武者之间的对战,牵连了很多无辜者。


        

实力较强者匆匆退让,实力较弱者被罡气波及,瞬间四分五裂。


        

啊!!


        

场面瞬间哄乱。


        

暂时无法运转血气的白沙一边将孙女白清清藏在坐席之下,一边努力尝试逼出银针。


        

他老眼横扫全场。


        

一组三组四组的八品强者竟然全占下风,楼上韩鸣牧阳的情况则更不好。


        

虽然大管事九元同样是一名八品强者,但那至始至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白衫书生看起来实力要更加可恐。


        

二楼。


        

牧阳被韩鸣拽着向后飞退,眼看蝎勾朝着韩鸣的胸口飙射而来。 一秒记住https://m.300xs.com


        

他仓惶地惊叫道 :“教头小心!”


        

韩鸣面无波澜,双目犹如幽潭泉水般沉静。


        

直到蝎勾临近身前后,他才骤然向一侧翻转身形。


        

轰!!


        

蝎勾落空射入地面,一大片席位瞬间被黑色的毒素覆盖,冒起了恐怖的黑烟。


        

“走!!”


        

韩鸣大手拽着牧阳,向后狠狠一甩。


        

牧阳顿然不受控制地向后翻滚而去。


        

“找死!!”


        

黑蝎一击未中,心头顿生恼怒,操纵蝎勾朝着韩鸣横抡猛扎。


        

捡回一条性命的牧阳躺在远处,看着韩鸣灵活地腾挪躲闪,手心紧紧捏了一把汗。


        

“可恶!!”


        

黑蝎双目死死地盯着韩鸣,正要再次出手时,楼下书生忽然开口。


        

“先堵住门口!!”


        

黑蝎不甘心地冷哼一声,一脚踩碎了牧阳遗落而下的金柳重弓,从二楼之上一跃而下,堵在了拍卖场的出入口。


        

哄乱的人流犹如无头苍蝇一般乱窜。


        

那原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书生,露出一丝温煦的笑意,朗声开口道:“请各位安安生生地坐下,不然我就要杀人了。”


        

人群依旧哄乱吵杂。


        

书生眉头轻拧,眼底涌起杀意,九品武者的气势从体内流露而出,手腕一翻,将折扇射出。


        

噗噗噗!!


        

那折扇附带九品罡气,犹如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刃般,在人群中横飞。


        

一时间人头滚滚而落,鲜血四处飞溅。


        

哄乱的人群终于吓得停住了脚步,所有人都是惊恐地看向书生。


        

啪!!


        

折扇去而复返,竟是没有沾染上半分血迹。


        

“你们是东疆五恶?”


        

站在拍卖台上的九元双目紧张地盯着那九品气势的书生,冷声质问道。


        

书生握着折扇朝着九元拱起手来,“大管事不愧是见多识广,在下文恶书生。”


        

“五恶?!”


        

拍卖场内响起一片惊恐的议论声。


        

“东疆重刑通缉榜首的恶人团体,他们每一个人都是身背无数血债的地狱修罗!”


        

“这怎么办?”


        

饶是正在和五恶中人激战的几名监场的八品强者听到此话,都是萌生退意。


        

五恶的凶名实在令人震怖,与之交恶寝食难安!


        

“如何?既然知晓我们五恶的名头,就不要徒增伤亡了!!”


        

文恶书生笑眯眯地看着大管事九元。


        

九元露出一丝看淡生死的释然笑意,朗声道:“与人做事,忠诚为先,我活了大半辈子,够本了!”


        

文恶书生摇了摇头,“宁顽不灵!!”


        

哈!!


        

九元一声低吼,浑身衣袍无风自起,八品气势徐徐外放,周身翻涌而出的土黄色罡气犹如山峦一般充满了厚重感。


        

众人都是无奈摇头。


        

以八品对九品必死无疑!!


        

大管事九元心里应该是最清楚的,但纵然如此,依旧坦然赴死。


        

二楼,一处后排坐席。


        

牧阳仍旧惊魂未定地躲在坐席后面,手掌直到现在仍在轻颤不止。


        

他稳下几许心神后,侧目看向了身旁救他一命的男人。


        

在黑蝎妖物尚未出手之前,他还一直都以为这个男人只是个徒有虚名的懦夫而已!!


        

如今见过这个男人出手后,他才明白,不是这个男人害怕七品张霖的挑衅,而是根本没有将张霖放在眼里过!!


        

牧阳面色愧疚嘴唇翕动,声音沙哑道:“教……教头!!”


        

韩鸣目光盯着楼下,嘴角却轻轻一扬道:“非要选这么刺激的时候道歉?”


        

他手握黑布缠绕的大弓,轻轻一抖。


        

哗!!


        

紧紧缠绕在弓身的黑布自然松落,淡淡的金芒在弓身之上逸散而出。


        

弓身握手处的龙鳞浮雕精巧华丽,手上的老茧与其摩擦,有种莫名的稳当感。


        

韩鸣抽出一根破气穿甲箭搭在了弦上。


        

牧阳微微一愣,错愕地问道:“您要出手?”


        

“是啊,不然要目睹五恶得逞?”


        

韩鸣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随口回答道。


        

“那文恶书生可是九品!!”


        

牧阳话声一颤,提及这个巅峰品阶,眼底流露出了浓浓的惊惧。


        

八品的黑蝎已经强到让人由衷生惧的地步,九品自然更不用提!!


        

“九品又如何?”


        

韩鸣嘴角一咧,双目燃烧着灼灼战意,整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


        

身为东疆驻军神箭团教头,理应维护东疆的安定。


        

身为大胤国内的军人,匡扶正义铲奸除恶乃是本职。


        

于情于理,都没有畏缩坐席之后的道理。


        

“教头……”


        

牧阳目光明亮地注视着韩鸣,眼底隐隐浮动着一丝名为崇敬的意蕴。


        

一个可以向七品实力的叫喧者低头的“懦夫”,却有敢于向九品强敌出箭的勇气和信心!!


        

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强者,所应该拥有的格局和心态吧!!!


        

牧阳羞愧地握紧了颤抖的双手,目光死死地盯着韩鸣,不愿错过自家教头接下来的每一个微小的动作!!


        

楼下拍卖台。


        

哈!!


        

九元瘦小的身形,与此刻体内流露而出的,宛如山岳般的雄壮气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双目中的光泽,骤然凝成一点,脚下的拍卖台轰然崩裂,随后身形朝着文恶书生狂飙而去。


        

“崩岩手!!”


        

呼!!


        

滚滚罡气在九元手掌之上流转,隐隐传递着一丝恐怖的厚重感。


        

文恶书生脸上依旧挂着温煦的笑意,漫不经心地抬起折扇,朝着九元拍来的手掌,轻轻一顶。


        

两股不同的罡气撞击在一起,爆炸声宛如滚雷般连绵不绝。


        

两人交手的周围,坐席尽数爆裂。


        

呵!!


        

九元脸上多了一丝气闷的涨红之色。


        

他周身罡气滚滚流转,大手由掌变拳,朝着文恶书生周身死穴狂风暴雨一般连连出拳。


        

轰!!


        

轰轰轰!!


        

拳风如重炮连发,荡开的滚滚气浪向四周推涌开来。


        

文恶书生脸上温煦的笑意,渐渐变得阴狞。


        

他单手持扇或挑或刺,轻轻松松地将九元的所有招数尽数化解。


        

“九品之所以强,是因为联通洗髓脉后,脑中髓海得以淬炼,注意力和反应灵敏度都要远远超过八品!”


        

“因此且不说九品与八品的血肉强度差距,只说灵敏和速度,八品就远远不如九品,你明白么?!”


        

文恶书生游刃有余地反问道。


        

九元浑身青筋暴起,不理不会地埋头出拳。


        

“唉!”


        

文恶书生可怜地看着九元,一副无奈的模样,轻轻摇头。


        

旋即,他手中的折扇陡然舒展开来,扇头的纸面上流转着一缕宛如刃口般的银色罡气。


        

文恶书生正待出手,九元忽然收手。


        

他胸口剧烈地上下起伏,因为巨大的消耗而面色惨白,滚滚热汗从额头流淌而下。


        

“明白了?”文恶书生讥笑地看着九元。


        

身形瘦小的九元咧嘴一笑,双目专注严肃地盯着文恶书生,咧嘴笑道:“我明白,但仅仅因为压了一品,就如此托大轻视,你也太小瞧我了!!”


        

“哦?”文恶书生嘴角掀起一缕戏虐,好奇地看着九元。


        

九元朝着文恶书生探出手来,五指在半空狠狠一抓,声音沙哑疲惫地开口道:“沙陷!!”


        

轰!!


        

那些因为方才重拳锤砸,逸散在文恶书生周身的土黄色罡气,顿然化作一粒粒细沙,自动黏着在了文恶书生的身上。


        

一粒细沙落身,如巨石压肩。


        

无数细沙粘附,令文恶书生如陷流沙。


        

“如果是速度和灵敏占优,现在的你还有多大的优势?”


        

九元抬起手臂擦了额头上的汗水,周身罡气再度强盛几许,声音粗旷沙哑地怒喝一声:“岩轰!!”


        

轰!!


        

九元周身的罡气犹如火焰般炽烈燃烧起来。


        

他摆出一个古朴的拳架,拳势带着山岩崩裂般的恐怖威能,锁定了文恶书生。


        

方才还风度翩翩的文恶书生终于露出了一丝惊慌的神情来。


        

下一刻,九元嘴角鲜血漫溢而出,双目死死地盯着文恶书生,一拳砸出,


        

轰!!


        

拳面所对的空气在短时间内极度压缩,犹如重炮一般率先砸在了文恶书生的胸膛上。


        

咔!!


        

胸骨崩裂之声清脆无比。


        

文恶书生面色狰狞,竭力催动周身罡气,同样握拳朝着九元砸来的拳头对砸而去……


        

二楼。


        

韩鸣徐徐深吸一口气来,胸膛随之高挺而起。


        

他搭箭拉弓,肩背上的肌肉骨骼相互咬合,犹如钢筋一般死死地虬聚而起。


        

咯咯!!


        

盛阳破邪弓两万石弓力的弓身发出沉重的呻*声,最后弯成满月之姿。


        

炽烈的罡气化作涓涓细流,从周身各处汇聚在了勾弦的手指之上,再由手指注入破气穿甲箭中。


        

嗡!!


        

整根长箭亮起一层淡淡的暗金色光芒,内敛而又奢华。


        

此时此刻,韩鸣整个专注的状态,无意间便纰漏出令人胆寒的骇人杀意。


        

可这杀意偏偏只聚拢在他周身半寸所在,丝毫没有向外逸散。


        

牧阳近在跟前,双目圆睁如铃,紧张地屏住了呼吸,整个人不知为何,兴奋地微微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