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从收集金乌开局 > 第53章 恐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嘭!!


        

整个拍卖场内所有人的耳膜都是微微鼓胀刺痛。


        

文恶书生与九元交手之处的地面,崩裂出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深痕来。


        

罡气碰撞,激射出宛如烟花般四射的流光。


        

地面碎石飞溅,尘土狂涌不止。


        

周围的人群纷纷遮掩口鼻,退让躲闪。


        

等到尘土消退后,里面的身影才终于显露而出。


        

九元本就瘦小的身形更加佝偻,他面色惨白如纸,双目中的光泽暗淡如灭,方才出拳的手臂完全扭曲。


        

而那文恶书生亦是大汗淋漓,嘴角血流如注,与之对拳的手臂血流纵横,看样子受创不小。


        

谁也没想到九元身为盛隆商会大管事竟有如此悍勇,拼着废掉一条手臂,也要和文恶书生鱼死网破!!


        

只是八品与九品的差距实在太大,如今的九元已经是强弩之末再无战力。 首发网址http://m.3000xs.com


        

而文恶书生虽然也是身受重创,但看状态应该还有余力。


        

“不行了!!”


        

全场围观者都是在心头幽幽一叹。


        

各组监场的八品强者见此,都是主动停手。


        

饶是已经逼出银针,再次恢复血气运转之力的白沙,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大势已定!!


        

“呵呵呵呵呵!”


        

文恶书生狞笑起来。


        

他抬眸看向身前的九元,眼底闪过一丝恼恨的光泽。


        

九元深知自己的下场。


        

他只是面无惧色地站直了身形,平静地等待着自己的结局。


        

文恶书生稍稍平复体内激荡的血气后,面色阴冷地开口问道:“还有什么遗……”


        

嘣!!


        

一道让人心悸的弦颤声,突然在拍卖场内响起。


        

嗤!!!


        

之后便是长箭极速掠空时发出的尖啸。


        

文恶书生才刚刚放松的面色骤然一沉,眼底流露出一丝惊悸来。


        

九品超常的敏锐感知让他根本不用思索,就将周身罡气撑满,展开折扇护住眉心。


        

咻!!


        

众人只看到一道金线,从二楼飞射而下,眨眼之间便抵达了文恶书生的眉心前。


        

缭绕着炽烈罡气的箭头与银光微显的折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相撞。


        

嘭!!


        

罡气碰撞后的爆裂声宛如闷雷。


        

箭头虽然没有洞穿折扇,但蕴含的恐怖劲力,却压着折扇扇面,狠狠地撞在了文恶书生的眉心。


        

只一箭,便让文恶书生由站到坐,一屁股落下的地方,土石崩裂坐席爆炸!!


        

簌簌簌!!!


        

一箭落定。


        

站在原地的九元只觉耳边又连续掠过三道长箭。


        

虽然文恶书生的身形位置已经有了变动,但第二箭却依旧朝着文恶书生的眉心飙射而去,与第一箭几乎毫无间隙地续接。


        

这表明从第一箭射出那一刻,弓手便已经预测到了文恶书生的防备动作和接下来的位置。


        

这样的洞察力和预测力,简直让人生畏!!


        

更为可恐还是弓手的一箭之威,文恶书生虽有伤势,而且注意力并不是很专注,但他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九品强者!


        

饶是如此,九品书生依旧没有挡住长箭所附带的恐怖劲道。


        

这足以说明弓手拥有着超强的体魄,以及浓度可恐的罡气!!


        

是谁?!!


        

那个东疆军的六品神箭手么?!


        

不可能!!


        

这样的箭矢,起码出自一个八品神箭手!!


        

文恶书生几乎毫无反应时间,连续三箭,箭箭都在眉心。


        

他由坐为躺,整个脑袋都被长箭钉入了崩裂的地板之中。


        

二楼之上。


        

韩鸣双目冷光凝聚成针,搭上一根闪烁着幽蓝色光泽的长箭来。


        

他闷声低吼,周身罡气流转,脊背上的肌肉再次紧绷,双臂拉展,将盛阳破邪弓撑为满弓。


        

继而一箭朝着文恶书生激射而去。


        

噗!!


        

幽蓝色的长箭在半空留下一道淡蓝色的光痕,直奔文恶书生的胸口而去。


        

那脑袋深陷地板之中的文恶书生周身罡气已经尽数溃散,现在正是防御最为薄弱的时候,只要一箭命中必死无疑!!


        

嚯!!


        

全场围观者都被这惊艳的五箭震撼。


        

几乎每一个人都是屏住了呼吸,紧紧地盯着文恶书生。


        

“老大!!”


        

其余四恶谁也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意外,眼看最强者要被灭杀,都是面色惶恐。


        

突然之间。


        

脑袋深陷地面的文恶书生犹如长了另外一双眼睛般,他大手之上罡气流转,嘭地在胸前捏住了那根飙射而来的长箭箭身!!


        

嗤!!


        

箭头锋锐的碧蓝长箭仅仅只没入半个箭头,便戛然而止。


        

殷红的血迹从伤口中溢流而出,文恶书生将脑袋从地板中拔起。


        

他眉心血流纵横披头散发满面尘土,看起来狼狈至极,再无半分从容的气度。


        

啪!!


        

长箭被文恶书生一把捏碎,他抬起狰狞可怖的面容,双目血丝漫布地看向了二楼。


        

人们也都纷纷回过神来,抬头向二楼看去。


        

方才五箭毫无间隔,人们根本来不及去看一眼出箭者。


        

只见二楼之上,站着一个相貌平平,放进人堆里绝对不会让人再看第二眼的青年。


        

此时他正手持一把氲散着金芒微光的大弓,毫无畏惧地垂眸看向楼下的文恶书生。


        

他浑身冒着因方才血气流转过快而蒸腾的白色汗气,整个人散发着一种令人心悸的锐利气势。


        

那人……那人就是五箭差点绝杀文恶书生的家伙么?!


        

“是他?!!!”


        

白沙老脸木然一僵,双目圆溜溜地瞪着二楼持弓而立的韩鸣,难以置信!!


        

白清清亦是探出脑袋,好奇地朝着二楼看了一眼。


        

“怎么会是他?!”


        

这一路相伴而行,白清清注意力全在牧阳身上,对韩鸣从未在意过。


        

她对韩鸣唯一的印象,也就是温和有礼,一点都不像是边关悍将。


        

“唉,丢脸丢大了!!”


        

白沙想起自己在入城之前的一通分析,顿觉没了半点面子,脸皮又红又热。


        

实在没想到韩鸣不仅仅是个七品神箭手,还有如此恐怖的箭术!!


        

同在二楼的张霖等五组监场护卫们更是呆若木鸡,一个个不可置信地盯着韩鸣,面色惨白。


        

同为七品,张霖见识过韩鸣惊绝神鬼的五箭后,满心皆是惊惧,后背阵阵犯寒。


        

想到昨夜的挑衅,张霖恨不得当场甩给自己两个耳光。


        

真是侥幸捡回了一条性命!!


        

饶是楼下的大管事九元也是诧然地侧转眼眸,看向了二楼。


        

他自认为识人有术,可依旧没有察觉到此次外雇的监场护卫中,竟然有这么一位实力雄厚的七品神箭手!!


        

外人已经如此震撼,自不用提跟在韩鸣身旁的牧阳来。


        

方才五箭,他可谓看得如痴如醉。


        

无论是韩鸣全力开弓时,散发而出的力量感,还是射出一箭后,紧随再出一箭的精准预判和自信,都让他叹为观止。


        

这才叫真正的箭术吧!!


        

全场愕然之际,文恶书生突然发出尖声长笑来。


        

“哈哈哈哈哈,东疆神箭团除了校尉范永宁外,就只有团中教头能射出这种箭来吧!!”


        

“听闻神箭团新任教头曾孤身在关外射杀十三名狼酋国神箭手,那个新任教头就是你吧?!”


        

文恶书生双目血丝满布地盯着韩鸣,嘴角咧起一丝阴狞疯狂的笑意。


        

韩鸣轻轻抖甩双臂,缓解了手臂的酸涩后,从背后的箭篓中抽出了一根爆炎箭来,双目紧盯文恶书生。


        

文恶书生轻轻摇头,神情戏虐道:“真以为你还能射中我?”


        

方才他是被九元的沙陷所拖累,再而没有注意到韩鸣的存在,所以才会被射中。


        

全神贯注的情况下,髓海洗粹过的九品无论是反应力还是身体的灵敏度,可都是超乎常人!!


        

文恶书生自信地运转体内血气,戏虐的神情在下一刻变为惊恐和骇然。


        

一股幽冷的寒意从胸口的箭伤处,正在朝着他的周身疯狂蔓延。


        

这寒意不仅仅让他血气流转顿塞,还让他手脚冰凉僵硬。


        

“这!!!”


        

文恶书生抬头惊恐地看向韩鸣。


        

韩鸣嘴角掀起一丝淡淡的讥笑,沉声低喝道:“爆浪!!”


        

啪!!


        

他肩背上的筋骨肌肉一瞬间响起噼里啪啦地爆豆脆响,血肉内弓瞬间拉满,恐怖雄厚的劲力传达至双臂之上。


        

咯咯!!


        

血气涌灌到双臂上的每一条青筋之中,血管瞬间鼓胀暴凸,皮肤表面高高拱起,纵横交错,狰狞可恐!!


        

哈!!


        

韩鸣喉咙中翻涌着野兽般的低吼,一手握弓,一手拉弦,徐徐开弓。


        

嗡嗡嗡!!


        

整把盛阳破邪弓颤鸣不止,弓身几乎要瞬间拉垮。


        

那一根搭在弦上的长箭,下一刻猛然绽放出刺目耀眼的金芒来。


        

冷汗从后背簌簌而落,文恶书生惊惧地盯着楼上的韩鸣,无论怎么在脑海中规划自己的躲闪路线,总有一种会被一箭命中的强烈预感!!


        

纵横东疆这么多年,成为九品后,他从未觉得死亡与自己如此接近过!!


        

早听闻神箭手恐怖无比,可只有真正面对时,他才知道什么叫怕到肝胆欲裂!!


        

呼!!


        

一道魁梧庞大的身姿忽然间从文恶书生身旁掠过。


        

长长的蝎尾勾在横梁之上,旋即那浑身黑壳宛如甲胄般的妖物黑蝎一跃奔上二楼,带着疯狂的杀戮之意,朝着韩鸣狂飙而去。


        

“给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