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从收集金乌开局 > 第62章 微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原本韩鸣打算过完年再走,除了可以让凝香体会一下军中过年的氛围。


        

也能让他有时间将体内残存的补天彩浆全部炼化,恢复巅峰的状态。


        

但一封来自青州府的信件,却打乱了所有的计划。


        

“教头,有您的信!”牧阳一大早便将信件送来。


        

韩鸣看到寄信人后,竟无波澜的眼眸深处,突然间多了一丝涟漪。


        

他压住心头五味陈杂的心绪,拆信查阅。


        

赵远山:


        

“韩哥,收到此信之时,恐怕已经是年末。


        

信件传达不及,切莫怪罪。


        

我与卢苍两人从东疆折返而挥后,便按照你的吩咐,将狼妖内丹送给了县官。


        

有县官照拂,柳氏自然不敢明目张胆地欺辱你那新婚的娇妻秋幼枫,但平日在韩府之中,秋姑娘没少受苦。 首发网址http://m.3000xs.com


        

有件事得着重告知,那柳慕白参加府会武比时,因资质优异天赋异禀,已被长青学府录收。”


        

韩鸣看到此处,眉头微微皱起。


        

大胤平民想要出头,有两条路子。


        

一是参军入伍,凭战功封爵,在军中成长,步步高升!


        

二是参加国内统一组织的府会武比,成绩优异者会被各大学府录取。


        

按照各大学府的威望和声名,越是高等学府毕业的学子,越能得到皇庭的重用。


        

而长青学府便是大胤最好的武道学府,从中毕业的优秀学子,现如今在朝堂之上无一不是手握重拳!


        

柳慕白能被长青学府录取,可见其武道资质优异超凡!!


        

韩鸣目光幽沉了几许,接着看信。


        

“那柳慕白在长青学府中表现优异,这年秋末刚被任命为皇庭虎啸团校尉。


        

柳青娇已经变卖韩家家产,一个月前到京都定居,秋姑娘也被一同带往。


        

县官鞭长莫及,我与卢苍也都是能力有限无可奈何。


        

前些日子派人到京都打探消息,听闻柳青娇竟要秋姑娘嫁到护国公府。


        

因此这才赶忙写信告知,请韩哥定夺!!”


        

咯!!


        

韩鸣看到最后,眼底血丝蔓延,一股沛然杀意不由从体内逸散而出。


        

这柳氏果然该死,对他们父子已经是赶尽杀绝,还要算计秋幼枫!!


        

杀父之仇与夺妻之恨宛如两团烈焰般,让他胸口滚滚发烫,宛如要炸开一般!


        

“教头?”


        

纵然是现在已经有了七品实力的牧阳,在察觉到韩鸣身上逸散而出的沛然杀意时,浑身毛发还是不由颤栗。


        

他诧然地看向韩鸣,难以置信。


        

一个伤及血肉根基,将近一年躺在院中行将就木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散发出这般让人颤栗的杀意来?!!


        

“我没事!!”


        

韩鸣压住心头翻涌的仇恨,嘴角轻轻一扯。


        

呼!!


        

那呼之欲出的八品气势,在体内迅速蛰伏,好像从未出现过。


        

“凝香。”韩鸣面色恍然严肃,突然开口。


        

凝香抬起俏脸,美眸注视着韩鸣,侧耳聆听。


        

“我们明日启程!!”


        

“好!!”


        

凝香重重点头,似乎察觉到了韩鸣波澜起伏的心潮。


        

她眼底亦是泛起一丝令人心寒的冷光。


        

韩鸣要杀的人,便是她的死敌!!


        

韩鸣要恨的人,亦是她的仇敌!!


        

牧阳站在一旁,侧目看向凝香,眼底流露出一丝淡淡的落寞之情!!


        

即使一年来,他处处围在凝香身旁,可从来没见过凝香如此毅然认真严肃的模样!!


        

他猜测,纵然韩鸣让她去死,她也会毫不犹豫地照办!!


        

这种信任,这种亲密,这种独一无二的关系,让他打心底里嫉妒而又无奈!!


        

……


        

收信第二日,韩鸣便带着凝香启程去往京都。


        

除了范永宁牧阳两人前来送行外,没有一个旁人。


        

毕竟现在的韩鸣已经不再是风光无限的神箭团教头,而是一个日暮西山暗伤入髓的废物。


        

人情冷暖,概莫如是。


        

韩鸣早已习惯,上马之前站在军营入口,朝着范永宁高拱双手,袖袍宛如长云垂落,而后一拜到底。


        

“谢老大知遇之恩!!!”


        

没有范永宁的庇护,韩鸣很可能在进入虎牙关的当天就被大熊报复算计而死!!


        

范永宁站在军营之中双手负背,大大方方地受了韩鸣一礼。


        

只是听到韩鸣的朗声致谢后,心头骤然一酸,眼睛犹如进了风沙般,隐隐沁出一丝泪花来。


        

他抬手抹了抹眼角,嘱咐道:“京都不比东疆,那边权贵云集,你无根无底,万事小心!!”


        

“明白了!!”


        

韩鸣点头应是,转身上马。


        

“起码应该道个别!!”他侧目看向凝香,开口提醒。


        

“哦!”


        

凝香应了一声,转身朝着远处的牧阳浅浅一笑,轻轻摆手。


        

失魂落魄的牧阳看到此幕,浑身一颤,犹如突然注入了一剂强心灵药,双目牢牢地注视着凝香,抬手用力地挥舞。


        

“凝香姑娘!!!再见!!”


        

凝香轻夹马腹,并未回身多看一眼。


        

老马得令,迈着轻快步伐,朝着韩鸣的背影追去。


        

只等韩鸣凝香两人已经离开多时,一道精瘦的身形才得到消息,从虎牙关内一路狂奔而出。


        

“凝香,凝香!!”


        

虎子一路哭喊,毫不在意其他人诧然讥讽的目光,最后跪倒在虎牙关关口。


        

纵然知晓那少女心毒如蛇蝎,可依旧喜她如蜜糖!!


        

茫茫旷野之上,


        

凝香骑马跟在韩鸣身旁,眉眼略带一丝忧虑地开口问道。


        

“韩鸣,你是要去京都找你媳妇儿么?”


        

韩鸣讶然地看向凝香。


        

凝香吐了吐粉红色的丁香小舌,“我偷看了那封信!”


        

“嗯。”韩鸣淡然点头。


        

“那我以后能当你的小媳妇么?”凝香急切地问道。


        

“不行。”韩鸣皱了皱眉。


        

“为什么不行?”凝香赶忙跟紧了韩鸣,紧张地开口问着。


        

韩鸣沉默不语。


        

“为什么不行?”


        

“为什么不行?”


        

“为什么……”


        

少女犹如复读机般,不得到回答绝不罢休。


        

“不行就是不行!!”韩鸣终于难以忍受少女的轰炸询问,决然地回答道。


        

“为什么不行就是不行?!”凝香眨了眨美眸,眼底泛起一丝泪光来,嘴唇委屈地微微上撅。


        

“……”


        

离开东疆之前,韩鸣带着凝香路过咸平城,顺便向九元告别。


        

“正巧!!年末我也要回去向盛隆商会的总家汇报总结,我们一起回去!!”


        

韩鸣和凝香抵达咸平城时,九元也在准备启程。


        

“那就一起吧,一路上去还能有个照应!”


        

九元热情地拉着韩鸣和凝香入了伙。


        

几个盛隆商会的随行护卫们看到此幕,都是聚在一起低声议论起来。


        

韩鸣微微皱眉,只觉那些护卫们投来的目光中,多是冷嘲热讽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