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从收集金乌开局 > 第63章 宾至如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东疆荒野。


        

冷风犹如刀子一般,贴着地皮横刮而过。


        

一列商队在茫茫旷野上,犹如蚂蚁结队般缓缓而行。


        

天色越来越暗后,有经验的领路人已经找到了避风处,开始搭棚生火。


        

十几名随行护卫帮忙升起火堆后,都是聚成一堆,迫不及待地烤火取暖。


        

“韩老弟,车上凉,下来烤火喝茶。”


        

九元亲自前往车厢门外叩门。


        

“好,这就下来!!”


        

韩鸣应声下车,与九元单独坐在了一起。


        

火光的映照下,他面色看起来像是多出了几分红晕,可伸出袖袍的大手却依旧干瘦苍白。


        

“哎,那人就是之前与五恶激战的神箭手么?” 记住网址m.3000xs.com


        

“不是他还能是谁?咱们大管事也是倒了血霉了!”


        

“啊?这话怎么说?”一个刚来不多久的护卫诧然不解。


        

“那家伙虽然解决了五恶,可在那次之后便伤及血肉根基暗伤入髓了,因此才成了现在这般样子!”


        

“咱们大管事宅心仁厚,这些一年来可没少高价内购灵药送给他疗伤!”


        

“可你也知道,那种伤势根本不可能恢复痊愈!!”


        

“这人竟也死皮赖脸地把大管事送来的灵药全给用了!!”


        

“大管事为给他搜罗灵药,一年来几乎花光在东疆这么多年来的积蓄,此次返京……唉!!”


        

九元一年来为韩鸣购置的灵药确实都是价值不菲,不然韩鸣也不可能借此突破八品!!


        

虽然他从未宣扬过此事,但还是被人悄悄传了闲话。


        

在别人看来,韩鸣现在只不过是个脸皮厚过城墙的废物,死死地咬着九元挟恩自重,犹如吸血鬼般想要将九元吸成人干!!


        

但九元自己从未在意过这种事情,毕竟如果没有韩鸣出手相助,他根本难以活命。


        

啪!!


        

火堆里燃烧的柴火突然闷炸一声。


        

身材精悍矮小的九元伸着一双粗糙的大手,汲取着火焰的温暖。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侧目看向一旁黝黑的夜色,眼底流露出一丝酸楚忧虑的神色来。


        

韩鸣双目微微闭合,坐在火堆般,犹如一个垂暮的老者般昏昏欲睡……


        

从东疆到京都,起码要两个月的路途。


        

出了东疆,便是黄土高坡上的华山府。


        

过了华山府便是一马平川富饶美丽的华平府。


        

一路所经过的地貌民俗与东疆截然不同,不仅让凝香,就连韩鸣都是大开眼界。


        

两个月后,商队终于抵达大胤京都。


        

“哇!!”


        

凝香下车站在京都城墙之下,发出一声由衷的惊叹。


        

高约四十米的城墙,竟全都是白刚玉砌成,一眼从下往上,蔚为壮观!!


        

若是等到了夜里,这白刚玉的城墙还会散发出淡淡的柔光,那又是一番别致壮观的景象。


        

即使城门口已经宽约百米,可依旧是长队如龙。


        

在京城入口处,进进出出的平民百姓们所说所穿所行,都有一种京都城民特有的高贵感。


        

也怪不得有些小地方入京的人,会被京都本土人称之为土包子!!


        

与土包子相比,他们这些风尘仆仆从东疆一路而来的人们甚至要更低一级,叫做土狗更为恰当。


        

城门口的卫兵高大威猛甲胄明亮,一派京都禁军的威严气势,让人不由敬畏。


        

九元拿出盛隆商会的牌子后,商队顺利入城。


        

“韩老弟在京都可有安脚之地?”九元关切地问道。


        

韩鸣咧嘴一笑道:“团内老大给了介绍信,在京都外的卫城,虽还不知道地方,但可以在旅馆落脚!”


        

“何必麻烦,先到我家中落脚,再慢慢找那介绍信上的地址!”九元微笑道。


        

韩鸣连忙推辞:“不敢叨扰,已经太麻烦老元哥了!”


        

九元一把拉住韩鸣的胳膊,眉头微皱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要是再这么见外,我可就不高兴了!”


        

韩鸣只能摇头妥协。


        

九元将商货带往京都的盛隆商会,便领着韩鸣一同前往盛隆商会的总家,也就是京都赫赫有名的商贾世家——盛家!!


        

盛家在京都也算是老牌望族,家族可追溯三四百年的历史。


        

族运之所以经久昌隆,一是靠盛家代代族人的积蓄努力,二来则是盛家独有的奴仆晋升制度。


        

所谓奴仆晋升制度,是盛家为了激励族内奴仆而特设的族规。


        

任何在盛家为奴五年期满者,皆可脱离奴仆之身,进入盛家的商会做事。


        

九元正是盛家奴仆出身,一步一步地爬到了东疆咸平城盛隆商会大管事的位置。


        

按照盛家族规,以九元对盛家巨大的贡献,可将府邸设在盛家府邸之中,子孙享受盛家庶出子孙的待遇。


        

可以跟随盛家小辈一同在盛家武场修行,张大后一样可以进入盛家商会做事。


        

正因这条族规,盛家奴仆这才全心全意地为盛家做事。


        

也正如此,整个盛家几乎是靠着外姓设府的盛家管事们一年到头在外奔波劳累,才得以如此昌盛!!


        

但在盛家府内,真正的盛家血系总要比奴仆出身,在盛家设府的外姓人的地位高出一大截!!


        

……


        

……


        

近乡情怯。


        

九元带着韩鸣凝香两人抵达盛家府门前时,脸上竟然多了一丝紧张。


        

不过三人尚未入府,把守府门的两个护卫便冷喝一声,堵在了门前。


        

“是谁,竟敢擅闯盛家府门?”


        

九元忙拿出腰牌,“我是东疆咸平城商会的大管事九元,在盛家设有私府。”


        

听到此话,那两名把守府门的护卫非但没有表露出半分敬意,反而隐隐流露出一丝鄙夷来。


        

一人检查腰牌,另外一人则将目光放在了韩鸣和凝香的身上,准确得说,应该是凝香身上!


        

就算是京都,也极难看到凝香这样清丽娇俏的尤物!


        

“嘿嘿嘿,这两位是?”


        

那盯着凝香的护卫荡开一丝不怀好意的冷笑,开口询问。


        

韩鸣眉头轻轻皱起,眼底闪过一丝冷光。


        

凝香亦是站在一旁,俏脸清寒。


        

“这两位是我请来出席盛家年会的朋友。”


        

九元掏出几枚灵晶,塞给了两个护卫,似乎早就习惯了被守门护卫刁难。


        

那名盯着凝香的护卫似乎还有些其他的念头。


        

“虽然是九管事的朋友,但身份……”


        

不等那护卫继续开口发难,韩鸣便从腰间取下一块退伍腰牌。


        

“刚从东疆虎牙关退伍,之前在神箭团服役,身旁这位是我妹子,还有疑虑么?”


        

东疆虎牙关神箭团?!


        

那两名守门护卫对视一眼,赶忙收敛盛气临人的气焰,连连摇头道:“没了,没了,两位请进!”


        

九元带着韩鸣和凝香入府后,这才尴尬地开口解释。


        

“大家门风皆是如此,对不住了!!”


        

韩鸣摇了摇头,幽然轻叹道:“不碍事,只是你们这些在外为盛家商会日夜操劳奔波的管事们,回来竟被如此对待,实在让人心寒!!”


        

“只要将来子孙都能博得一份好前途,这点鄙夷刁难又算得了什么!”九元释然地微笑道。


        

盛家府邸堪称广阔,从府门口一路深入,沿途园林景色怡人。


        

时不时会有身段姣好的女侍相伴经过,惹人瞩目。


        

经过园林后,又穿过数条长廊,才算抵达盛家私府地界。


        

此处设立着少说也有几十家私府,九府正是其中之一!!


        

九元上前叩门。


        

“谁啊?”


        

有人应声,不久后府门便打开了一道细缝。


        

“爹?”


        

里面的人看清了府外的九元后,惊喜地打开了府门。


        

“娘,九学,爹回来了!!”


        

打开府门的是一个相貌平平的女子。


        

相貌虽然普通,可其眉眼之中的和善柔美之姿,却让人看了由心亲切。


        

此人正是九家儿媳张青竹。


        

“爹?”


        

府内正屋立马走出一名与九元相貌八分神似的青年。


        

他一脸意外和欣喜地连忙奔到了院门口。


        

随着青年身后走出的正屋,还有一名身着简朴,却端庄大方的妇女。


        

那妇女看见九元,眼中立马泛起泪花,情意切切,正是九元的妻子孙红。


        

“爷爷!”


        

不等孙红走到院门前,一个从正屋跑出的娇小身影,便迫不及待地开口喊道。


        

九元笑呵呵地蹲下身来,将那道奔出院门的娇小身影一下子抱入了怀中。


        

“九玖啊,爷爷不在时有没有好好修炼啊?”


        

九元抱着怀中不过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满面宠溺之意。


        

“当然有,九玖可要快点变厉害,才能跟着爷爷去外地!”


        

小九玖稚气未脱奶声奶气。


        

“又是快一年连五封家书都没有,你啊!!”


        

端庄大方的孙红嗔怪地抱怨道。


        

九元老脸一红,“不好意思,哈哈哈,实在顾不上!”


        

“爹,怎么样,这一年还顺利么?我听说这一年开春会的拍卖差点出了大祸!”


        

九元的独子九学关切地问道。


        

“说来话长!!”九元目光放在九学身上,眉头微微一皱道:“六品?”


        

九学愧疚地低下头来,“没办法,是我资质太差!!”


        

“爷爷,我已经三品了!!”小九玖邀功般开口道。


        

“好,爷爷要好好地奖赏你!”九元用额头顶了顶小九玖光洁的额头。


        

“哇,好漂亮的姐姐!”


        

小九玖看到站在九元身后的凝香后,由衷地赞叹道。


        

凝香浅浅一笑。


        

“对了,这两位是我在东疆认识的朋友,尤其是这位韩教头,若不是他,我如今还不知道是生是死!!”


        

九元放下小九玖,郑重其事地介绍道。


        

“多谢韩教头搭救我父亲!!”


        

九学面色感激,朝着韩鸣双手高拱一拜到底。


        

“多谢公子出手相救!!”


        

张青竹和孙红都是欠身致意。


        

就连小九玖也都一本正经地学着大人,小手压在腹下微微屈膝,稚气未脱地致谢。


        

“多谢韩叔叔救我爷爷!!”


        

她学着大人致谢的模样和语气,逗得所有人都是大笑起来。


        

“这外面天寒地冻的,来,快进屋来!”


        

九元亲切地拉着韩鸣,往九府院内走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