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从收集金乌开局 > 第64章 前因后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九府待客茶炕。


        

炕面烧得烫脚,茶壶壶嘴儿在火炉的炙烤下,冒着白色的水汽。


        

下酒菜只有四碟,但个个都是酸辣爽口。


        

炕上三个男人盘腿围桌而坐,初时略有生疏尴尬,可三杯酒水下肚后,话匣子便打开了。


        

九元讲了讲一年来的异宝见闻,韩鸣说了说塞外的壮丽风景。


        

九学听得入迷,愣过神来,便赶忙帮韩鸣与九元添酒。


        

女人们则聚在正堂火炉旁闲聊。


        

九家质朴友善的家风,着实让人身心愉悦。


        

等到酒酣耳热,气氛最为浓烈之际。


        

院外突然有人砸门。


        

嘭嘭嘭!! 一秒记住https://m.300xs.com


        

“谁啊?”儿媳张青竹赶忙起身。


        

只是她还未走出正屋,院门便被人一脚踹开。


        

几个人高马大满面横肉的家丁先是鱼贯而入。


        

旋即一个左脸长着黑色大痣,獐头鼠目的青年,一步三摇地走入院内。


        

“盛……盛强公子!!”


        

张青竹赶忙欠身致礼,眼底掠过一丝畏惧和担忧来。


        

正屋内的孙红看了一眼院外,赶忙朝着茶炕喊道:“老元,盛强公子来了!!”


        

“哼!!”


        

不等九元回声,盛强便气势汹汹地走入正屋,闯入了茶坑室。


        

九元与儿子九学都是慌忙下炕迎接盛强。


        

“哟,喝着呢!”


        

盛强虽和九学一辈,却是盛家的核心嫡系,因此身份尊贵。


        

“盛强公子来访,恕我未能出门远迎!!”


        

九元额头沁出一层细汗,七分酒醉已然醒了五分。


        

“虚礼就算了吧,我今天来就一个事,那就是问一问九大管事到底还给不给年终分红!!”


        

盛强瞟了一眼仍旧坐在炕上的韩鸣,眉头一挑目光不爽。


        

“当然给,只是今年的分红要缓一缓才行。”九元赔笑道。


        

“嗯?缓一缓?”盛强皱起眉头斜视九元,“一年一结,九大管事这是想要赖账么?别忘了咸平城商会的生意,是谁给你的!!!”


        

“千万别学白眼狼,要不然我爹有的是手段让你们一家在盛府难受!”


        

咯!!


        

九学低头站在一起旁,紧紧攥住了拳头,额头青筋暴起。


        

“是是是,我一直都明白,只是今年我在东疆的一些生意上,投入大了一些,所以一时半会……”


        

九元的话尚未说完,盛强便破口大骂。


        

“放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东疆做了什么,拿了该给我们家的分红灵晶,去帮一个废物搜罗灵药疗伤,你还真是够可以的!!”


        

坐在茶炕上的韩鸣眉头轻轻一拧,看向在盛强面前卑躬屈膝委曲求全的九元。


        

他以为九元身为咸平城商会大管事应该是财大气粗,所以才心安理得地接受了九元的好处。


        

没想到在咸平城盛隆商会一把手的九元竟然还要给盛家嫡系上供。


        

“那位是救我性命的恩人,他因我受伤……”


        

“我不想听任何解释,我只想拿到年末分红,如果在年会之前,我依旧没有看到分红,到时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不堪设想的后果!!”


        

盛强狠狠摆袖,转身离开了茶炕。


        

等他经过正屋时,这才看到了站在边角处的凝香。


        

之前进门未曾发现,如今他一眼看去,眼中顿然淫光四射。


        

“这位姑娘是……”


        

“这位姑娘是我东疆的朋友!!”


        

九元赶忙跟出,挡住了盛强的视线。


        

“既然是朋友,本公子也该认识一下!!”


        

盛强抬手想要推开九元。


        

只是从方才就一直卑躬屈膝的九元,此时站在原地,却犹如一座雄山般难以撼动。


        

“你!!”


        

盛强眼睛一瞪,满面怒意。


        

九元面色刚正,双目带着一丝摄人的寒光,声音冷了几度。


        

“这位是我朋友!!”


        

盛强莫名一虚,眼底压下怨毒之色,兴致寥寥地一摆手,转身离开。


        

只等走出九府大门,他才面色阴毒地喃喃自语道:“老东西,竟敢跟我呲牙!!走着瞧!!”


        

九府正屋。


        

“爹,盛强父子真是太过分了!!”九学面色涨红,愤怒地攥紧了拳头。


        

“唉!”九元满面无奈,轻叹一声后,摇了摇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韩鸣疑惑地问道。


        

孙红看向九元,九元轻轻点头道:“韩老弟不是外人!”


        

“嗯。”


        

孙红点了点头,这才将以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盛强,盛家嫡系一脉,其父名叫盛建,是盛家长老之一!!


        

以前盛隆商会在东疆的生意都是由盛建一脉负责,但因为盛建一脉太过贪婪,经营商会只顾中饱私囊。


        

因此盛隆商会在东疆的生意渐渐没落,到最后还要依靠盛家的大笔投入才能弥补亏损。


        

为了改变盛隆商会在东疆的局面,主家收回了盛建一脉的管理权,继而提携了那个时候刚刚冒头的九元。


        

九元背井离乡去往东疆后,经过十数年的艰苦经营,终于引领盛隆商会在东疆走上正轨。


        

只是没想到盛建一脉见有利可图,便却死死咬定是九元从他们手中抢走了东疆商会的管理权。


        

而且若没有他们盛建一脉在东疆打下的人脉基础,九元根本不可能让东疆商会的生意起死回生!!


        

盛建一脉依仗自己是总家嫡系狮子大张口,每年年末都会向九元讨要东疆盛隆商会百分之三十的红利!!


        

要知道分部各府的商会,每年年末都要向主家缴纳百分之六十的红利。


        

剩下百分之四十的红利,还要留下百分之十用来维持商会生意的正常运转。


        

其余的百分之三十,则要给商会大小管事再分出百分之十的红利。


        

最后的百分之二十,还要拿出一部分来维持商会某些生意上的亏损,最后能落到大管事兜里的,也不过只有百分之十。


        

可盛建一脉开口便要百分之三十,因此九元年年都要在年末筹钱。


        

说来可笑,东疆盛隆商会在整个总家分布各地的商会中,都算是盈利前三的。


        

可身为东疆商会的大管事,九元非但没有捞到半分油水,反而还要到处借钱来维持商会的运转。


        

“这种事情难道盛家没人管么?”


        

听到九元一家的遭遇,韩鸣的眉头轻轻一压,眼底掠过一丝怒意。


        

“唉!!”孙红轻叹一声,无奈地摇了摇头。


        

“盛建可是总家嫡系,就算上告,也没人会为了这种事情得罪盛建!”


        

“这种家族干嘛还要继续呆着,不如自己出去单干!”


        

凝香眨了眨美眸提议道。


        

九元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凝香姑娘,你不太懂,为盛家做事的奴仆,就算有朝一日能够脱离奴仆身份,可永远也只能为盛家做事!”


        

“以前也不是没有人这样做过,可几乎所有人都是不得善终……”九学跟着解释道。


        

“那盛强好女色,凝香姑娘又有倾国之貌,他绝不会善罢甘休,怪我考虑不周!!”九元自责道。


        

韩鸣想起方才盛强的模样,眼底掠过一丝冷光,微笑安抚道:“老元哥千万不要这样想!”


        

“如今你们二人留在盛府,盛强反而不敢太过明目张胆,等到明日年会结束,我们再商议如何送你们安全离开!”


        

九元面色沉肃忧心仲仲道。


        

“老元哥费心了!”韩鸣拱手致谢。


        

“韩叔叔,凝香姐姐放心,我们一家一定会保护你们的!”


        

站在一旁的小九玖听到大人们的议论后,小脸骤然严肃,握住小手,语声决然地安慰韩鸣。


        

“好,谢谢九玖!!”


        

韩鸣蹲下身来,伸手摸了摸小九玖的脑袋。


        

九学与妻子张青竹相视而笑,可眼底却氤氲着挥之不散的忧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