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从收集金乌开局 > 第73章 狂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屈络奄奄一息,护国公府两名八品入府客卿重伤躺地。


        

其余接亲护卫都是四散逃奔,赶回护国公府报信。


        

秋幼枫挣脱魔爪,没顾得上和韩鸣说话,赶忙前去探查黄莺的伤势。


        

韩鸣侧目看了一眼身旁的凝香。


        

凝香从怀中拿出一枚丹瓶,从中倒出一颗恢复伤势的灵丹,上前喂入了黄鹂的口中。


        

“谢谢姑娘!!”


        

秋幼枫侧目诧异地看了一眼凝香。


        

性情向来淡薄高冷的凝香露出一丝甜甜的笑意来,摇了摇头道:“秋姐姐,不必客气,没有你就没有韩鸣,没有韩鸣就没有现在的我!!”


        

秋幼枫茫然不解,只觉面前的少女冰肌玉骨,姿容远超一般少女,不像是普通人。


        

“弑父的逆子,你没死在东疆也就罢了,竟然还有脸面来我柳家作乱!!”


        

秋幼枫凝香说话之间,高大英俊的柳慕白便已经走到了府门跟前。 一秒记住https://m.300xs.com


        

他目光深处闪烁着丝丝阴毒之色,义正言辞地怒声呵责。


        

柳青娇亦是站在议论纷纷的围观宾客之中失声痛哭。


        

“就是这个不孝子,当初杀害了自己的父亲,还想……想强占我,唉,没想到他去东疆充军之后得了本事,竟然还敢回柳家作乱!!!”


        

一时间所有宾客都是面色鄙夷,单凭柳青娇的一面之词,便不分青红皂白地站在了道德的至高点,开始批判谩骂韩鸣。


        

“不肖之徒啊!!”


        

“没想到还有这般狼心狗肺的东西!!”


        

“柳夫人放心,这里可是京都,容不得这等逆子撒野!!”


        

此情此景,一如两年前的新婚之夜。


        

大醉酩酊的韩鸣被柳慕白带着误闯房间,而后被柳青娇当场指认百口莫辩!!


        

只是不同于两年之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局面。


        

现在的韩鸣根本不在乎无关人等的看法,心头唯有报仇雪恨的执念!!


        

啪!!


        

他双手紧握成拳,周身金光灿灿的罡气徐徐流转,而后从柳家的府门口上,朝着入府台阶踏下一步。


        

嘭!!


        

一脚落下。


        

石阶尽数崩塌。


        

裂痕向柳家府内一路蔓延。


        

无穷尽的杀意和怒意让韩鸣双目猩红。


        

面对虚伪的柳慕白,和仍旧装腔作势的柳青娇。


        

他嘴角微微一扬,喉咙中滚动着骇人的沙哑笑声。


        

“柳慕白柳青娇!!!”


        

“你们母子不必惺惺作态,今日我必要拿你们母子两人的项上人头,祭奠我爹的在天之灵!!!”


        

柳慕白听闻此言,双目闪烁着鄙夷的光泽,嘴角扬起一丝讥讽的笑意,满不在乎地摇了摇头。


        

“你当真以为自己有了八品实力,就能在柳家为所欲为?”


        

“今天就让我来告诉你,废物永远是废物,即使他已经有了人模狗样,但依旧不过是个——废物!!”


        

柳慕白大手轻抚脖颈,左右扭了扭脖子,脆骨咔咔作响。


        

嘭!!


        

狂霸的八品巅峰气势从其体内骤然爆涌而出,随之涌现的还有那滚滚翻腾的赤炎罡气。


        

入长青学府以来,他可一直都是天骄学子,修炼所用皆是学府之中最好的天材地宝!!


        

放眼大胤绝没有第二个人能比他的武道基础更为雄厚。


        

更何况……更何况他两年学府生涯之中,还无意间吸收了一滴上古神血,得到了一位古圣精魂的青睐。


        

有这样强大的底牌,韩鸣在他看来,只是送上门来的人头而已!!


        

“师尊,如何?”


        

柳慕白气势汹汹地盯着韩鸣,在心头阴冷地询问。


        

噗!!


        

在柳慕白脑中髓海之内,闪烁着一枚不过烛火般大小的荧光。


        

那荧光中,隐隐可见一条如同小蛇般的身影。


        

那小蛇生有两头,头部两侧还有七条空荡荡的颈口。


        

两只蛇头一个燃烧着炽烈灼热的赤炎,一个翻涌着漆黑腥臭的水流,玄妙无比。


        

只是这条小蛇与韩鸣体内的白大爷不同,神念之中虽然散发着古圣的气息,但更多的却是渗人的残忍和阴冷。


        

那小蛇透过柳慕白的瞳孔,死死地盯着韩鸣,声音宛如猫抓钢板般令人毛骨悚然。


        

“嘿嘿嘿,此子血气刚正炽烈,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熟悉,虽然上古的记忆我已经缺失太多,不过有一点我能确定,若能吞下此子血气,我便会恢复第三个脑袋!!”


        

“好!!”


        

柳慕白狞笑一声,杀意腾腾。


        

叮!!


        

“韩鸣!!”


        

与此同时,白大爷敏锐地察觉到了柳慕白身上的第二道神念。


        

“嗯?!”


        

韩鸣虽然满腔杀意,但脑子却镇定冷静。


        

“那家伙有点怪,一切小心!!”白大爷略有一丝紧张地提醒道。


        

那种怪异的熟悉感,让他想起了一个上古的“老朋友”。


        

骤然。


        

嘭!!


        

柳慕白脚掌狠狠一踏地面,地板顿然四分五裂,身形在原地消失。


        

叮!


        

韩鸣眼中瞳孔骤然一缩,面色骤然冷肃,筋骨力瞬间将肩背内弓拉满。


        

咯咯!!


        

金纹骨骼在筋肉的拉扯下发出沉闷的呻*。


        

无穷尽的恐怖气力在体内涌现而出。


        

呼!!


        

罡气比方才更加炽烈。


        

下一刻。


        

韩鸣狠狠咬牙,脚掌前踏半步,大手握拳朝着身前虚空轰然砸出一拳。


        

“胜负已定!!”


        

那站在不远处围观的二皇子赵蒙觑淡漠地冷笑一声。


        

柳慕白能被称为长青学府百年第一人,可不是空穴来风。


        

无论是体魄还是武道根基,柳慕白都远超同境武者,一身伟力比之妖物都要强悍数倍有余!!


        

这样的人形妖物,别说一个听都没听说过的韩家独子!!


        

就算是他赵蒙觑,从小利用皇庭内的天材地宝打下的浑厚基础,也不敢与之硬碰硬!!


        

更何况韩鸣八品,柳慕白可是半只脚都跨在九品门槛上的八品巅峰!!


        

呼!!


        

柳慕白骤然出现在韩鸣身前。


        

他满面凶狞的笑意,鄙夷地盯着韩鸣,运转周身罡气凝聚右拳之上,不避不让朝着韩鸣砸来的拳头——硬悍。


        

一个当年血气亏损,连武者都不是的废物,也敢与他这种天之骄子正面相抗?!!


        

“我看你就是找死!!!”


        

两人目光在半空交接,激射出无形的火光来。


        

下一刻,双拳在半空交接。


        

轰!!


        

几乎同一时间,两人脚下的地板尽数崩塌下陷,周遭土石飞溅。


        

整个柳家府门口的地面都是微微一颤。


        

继而狂暴的气浪从两人交手之地,向四面八方推涌开来。


        

呼!!


        

滚滚尘土飞扬而起。


        

无数宾客面色骇然地后退数步,纷纷抬袖掩住口鼻,眼睛却瞪得浑圆如铃。


        

咔!!


        

韩鸣与柳慕白交手之处的滚滚尘土中,传来一声清脆的骨折声。


        

咳!!


        

继而便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人影弯腰咳出了一大摊血迹。


        

“殿下,不对劲!!”


        

北鹰李昌眉头一压,眼底寒光乍现。


        

赵蒙觑微微眯起眼睛,盯着不远处徐徐消散的烟尘。


        

等到看清了里面的情况后,他面色一僵,顿然膛目结舌。


        

败得不是韩鸣,而是长青学府中被诸多长老称为百年第一人的柳慕白!!


        

此时的柳慕白已经是满面苍白,方才与韩鸣对拳的手臂干脆利落地从肩肘处撕裂脱落而下,血迹正从伤口之中狂涌而出。


        

他自以为根基雄厚血肉体魄在同境无敌,无数次事实也证明他的自以为是。


        

可……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这个家伙……这个家伙两年内到底有什么机遇?”


        

柳慕白浑身轻颤,抬起惊恐的目光,看向了身前的韩鸣。


        

嗞嗞嗞!!


        

此时韩鸣浑身皮肤表面,都冒着因血气流转速度过快,蒸腾而出的白色蒸汽。


        

一身炽烈灿烂的罡气越发灿烂耀目,皮肤下的深层血肉中,隐隐闪烁着七彩光泽。


        

他迎着柳慕白惊恐的目光,嘴角微微一扬。


        

柳慕白周身毛孔陡然一缩,一股凉意从脊背深处朝着后脑蹿去。


        

饶是在他髓海之中的蛇妖也是紧张地吐出蛇信子,竖瞳骤然收缩。


        

“受死!!”


        

韩鸣额头青筋暴起,双目拽着两道血色荧光,脚掌轰然深陷地面,双手握拳,出拳犹如狂风暴雨一般朝着柳慕白周身各处倾泄。


        

轰轰轰轰!!


        

柳慕白整个人站在原地犹如一张破麻袋般,被韩鸣的拳头砸得七扭八歪,后背透出一股股爆鸣狂啸的气劲来。


        

咳咳!!


        

血流从柳慕白口中飞溅不止。


        

“殿下!!”


        

北鹰李昌侧目询问赵蒙觑。


        

赵蒙觑紧压眉头,正欲开口。


        

“想死?”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赵蒙觑身旁的少女,眼眸宛若新月,脸上洋溢着甜甜的笑意,冷声询问两人。


        

少女脚下的地面,凝出一片白色的霜层,体内流露出令人毛骨悚然的九品气势!!


        

饶是同为九品的北鹰李昌感知到这股清绝高冷的九品气势之时,亦是面色幽沉,双目流露出几分惊惧和忌惮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