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从收集金乌开局 > 第78章 辛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皇庭,阙花苑。


        

“哈哈哈哈!!赵蒙觑那个大傻*,这下知道厉害了吧,哈哈哈!!”


        

苑内里屋传来畅快的大笑声。


        

赵延浩侧躺在客卧之上拍案大笑。


        

一个雍容华贵头戴凤钗的妇人宠溺而又无奈地提醒。


        

“浩儿,你小声点,你父王最不喜欢皇子公主们大喜大怒。”


        

赵延浩压住心头的激爽,坐了起来,“母妃,我实在是忍不住啊,和赵蒙觑斗了这么长时间,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吃瘪的时候!!”


        

程贵妃一脸茫然,看向身侧的婢女。


        

那婢女一脸落井下石的笑意,连忙回禀。


        

“贵妃,那柳家母子和护国公王勃一并被人击杀时,二皇子赵蒙觑就在柳家,我听人说,二皇子回宫下车之时,双腿发软竟是无法自己行路,是那李昌一路背回去的!!”


        

“这赵蒙觑处处与我做对,这会遇到了那位,可算长记性了!”赵延浩快意地拍着大腿。 记住网址m.3000xs.com


        

“那位?”程贵妃微微颦眉,不解道:“你认识那个狂徒?”


        

提及那人,赵延浩脸上的表情顿然沉肃。


        

“虽然父王和询老对那人身份严守保密,可从当日参与围捕的军士口中,我便猜到了那人的身份!”


        

“是谁?”程贵妃好奇地问道。


        

“母妃可记得我从东疆巡关回来时,提过的一位东疆教头么?”赵延浩回答道。


        

“就是那个敢把弓箭对准你的边荒野夫?!”程贵妃光润的脸皮上露出一丝冷厉的神情,无形间散发而出的雌威令人胆战心惊。


        

“他后来不仅救了儿子,甚至还协助询老击杀了所有袭击者!!”赵延浩连忙解释。


        

程贵妃冷哼一声,“正因如此,我才没有找你外公帮忙解决!!”


        

“母妃啊,幸好你当初没让外公出手,此次来京击杀柳家母子和护国公的人就是他啊!!”赵延浩心有余悸地庆幸开口。


        

“当真?”


        

程贵妃美眸一圆,眼底掠过一丝悚然,难以置信。


        

程家虽然家大业大,甚至可以说是威震朝野,但面对一个一拳轰杀九品巅峰的狂人,依旧底气不足。


        

毕竟程家如此权势威望,族内家中也不过两名死忠的九品,虽然还有两名客卿九品,但客卿从来都是效忠不效死!!


        

若是那人不顾一切地杀入程家,两名九品客卿恐怕绝不会以命相搏。


        

以那人一拳轰杀护国公王勃的实力,灭杀程家两名九品自然不在话下。


        

到那时,程家大厦一朝崩塌,树倒猢狲散。


        

她程贵妃与儿子赵延浩在宫中可就是别人案板上的鱼肉了!!


        

细细一想,程贵妃沁出一背的冷汗来。


        

“我已经找人多方打听,千真万确!!”赵延浩重重点头。


        

程贵妃细细斟酌此事,忽然开口问道:“听闻询老私放此人,你父王便将此事按了下来,难道是想要将此人招入宫中,以待将来危急之时震慑朝野?”


        

赵延浩轻轻摇头,“难说,我听闻那人启用秘法后才一拳轰杀了王勃,出城之时已经是奄奄一息!!”


        

“嗯,这样就好,不然一个一拳轰杀九品巅峰的狂人,除非为我所用,要不然……”程贵妃庆幸道。


        

赵延浩再次摇头,“母妃,那人先前都说已经是暗伤入髓的废物,谁能想到他一入京都,便灭了与二哥联手的柳家以及护国公呢!”


        

程贵妃愣怔无语,面色难看地询问道:“那他这一次到底废没废?”


        

“不管废没废,我喜欢此人,说杀就杀果决凌厉,我赵延浩麾下若有此人,何愁不得皇位?!”


        

赵延浩性情倨傲没错,但他向来都是赏罚分明。


        

至于心机城府,皇宫大院里就连婢女之间也有算计阴谋,更何况一个有资格继承皇位的皇子!


        

自在东疆被韩鸣上了一课后,他回到京都性情已经改变了许多,与那四处拉拢人心的赵清涵完全相反,学会了低调藏拙。


        

“延浩,你既然能调查出此人背景,便可多多接触……”程贵妃叮嘱道。


        

赵延浩点了点头,“明白,就算不能成为朋友,也不要成为敌人,就算真的成为了敌人,好歹混个脸熟!!”


        

……


        

……


        

京都柳家。


        

如今的柳家府门可谓冷清一片。


        

没了主子的婢女奴仆们纷纷偷了自己的卖身契,在柳家府内偷砸抢卖。


        

临近入夜之时,柳家府邸便已经如同鬼域一般,没了半个人影。


        

柳慕白残破的尸体仍旧躺在原地,鲜血已经在地面完全干涸凝固。


        

夜色幽沉,星光暗淡。


        

忽然。


        

一道壮硕的身影宛如鬼魅般从柳家府邸深处缓缓显形。


        

他阔步走到了柳慕白的尸体旁,一想到今天韩鸣出手的气象,眼底仍旧存留着深深的忌惮和恐惧。


        

汉子从腰带中摸出一把利刃来,而后手掌紧握刀刃狠狠一划。


        

殷红温热的血流从手掌之中迸流而出。


        

汉子将手掌高高举起,血流顺势流坠而下,滴入了柳慕白的身躯之上。


        

嗞嗞!!


        

娟娟血流浇灌而下,柳慕白的身躯宛如干涸的河道般,开始饥渴地吸收起汉子的鲜血。


        

明明已经是一具残破的尸体,可依旧宛如恶兽般,对鲜血充满了渴望。


        

这幅景象别说旁人,就连操持此法的汉子都是浑身发寒毛骨悚然。


        

只等那汉子面色苍白如纸,额头布满细汗,身形摇摇欲坠之时,他才停下了浇血的动作。


        

呼!!


        

汉子深吸一口气,不由蹲下身来,细细地观察着尸体。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汉子无奈地摇了摇头,打算离开之时。


        

那躺在地上的无头尸体,脖颈上的伤口竟然开始延展出疯狂的肉芽来。


        

不到一盏茶时间,脖颈上竟然再次长出了一个脑袋来。


        

汉子看到此幕,浑身毛骨悚然。


        

忽然,那尸体脖颈处的喉结上下耸动了半分,发出一声宛如厉鬼般的低吟来。


        

汉子吓得连滚带爬,后退数米多远。


        

而后他便惊悚地看到那柳慕白竟是再次睁开了双眼,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可恶的韩鸣!!!”柳慕白满面血污,宛如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般,狰狞地低吼道。


        

“复仇!!”另一半面容的柳青娇厉声尖啸。


        

“蠢货,那小子同有古圣传承,现在复仇岂不是送死!!”


        

柳慕白髓海中的蛇怪此时已经只剩下了一个脑袋,它面目狰狞地尖声冷斥。


        

柳青娇面色畏惧,噤声闭嘴。


        

“此子不除难解我心头之恨!!”柳慕白眼底血红,面色狰狞。


        

“报仇雪恨不难,只要肯动脑筋!!你可是长青学府百年难得一遇的骄子,如今被人以阴险的手段谋害而死,只要在背后煽风点火,自然会有人为你出头!!”


        

蛇妖狞声冷笑。


        

“我明白了!!”


        

柳慕白听闻此言,眼珠子微微打转,脸上绽开狂狞的笑意来。


        

心绪平复后,他微微侧目,看向了躲在不远处的汉子,冷声叫道:“过来!!”


        

“主子!!”


        

那汉子宛如乖狗,一脸惊惧地奔到柳慕白的身旁,单膝下跪。


        

“你做的不错!!”柳慕白淡淡地夸赞道,“只要好好做事,将来少不了你的好处!”


        

“大熊明白!!”汉子谄媚地应诺道。


        

……


        

两日后。


        

京都卫城辛南城。


        

所谓卫城便是拱卫主城专设的小城。


        

平时卫城负责生产主城日常消耗所需的货品,蔬菜瓜果肉畜等等。


        

战时这些卫城还能作为抵御外敌的第一道防线。


        

京都卫城共有十座,每一座都有将近几十万人口。


        

辛南城便是京都卫城之一,以物美价廉的瓜果闻名。


        

辛南城里的辛家以独有的青田瓜栽培技术,近几年才发家闻名,如今已经是城内数一数二的大族。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辛家家主自然明白,所以发家之后,便请了不少闻名的武道强者到府内教学。


        

只是辛家负担不起八品武者的月供,只能请一些七品六品武者入府。


        

不过这些七品六品大部分都是鱼龙混杂难辨真假,花钱不少,府内小辈却没几个被教成材的!


        

无奈之下辛家家主只好向东疆的老朋友写信求助,那边回信说是近期会举荐人才来辛家担任教头。


        

只是苦等数月,依旧没有消息。


        

这一日大早,辛家家主辛正信正在喝早茶,顺便与夫人提及了辛家教头空缺的事情。


        

“是啊,总不能一直空着,现在小辈们一个个在府中无所事事不是办法!”


        

“老爷!!”


        

辛家夫人话声刚落,守门的小厮便屁颠屁颠一脸兴奋地跑了进来。


        

“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


        

辛家近年发迹,府中奴仆还都没有适应大家大院的规矩。


        

那守门小厮立马低头赔罪。


        

“什么事?说吧!!”辛正信这才不慌不忙地放下了茶碗。


        

“老爷,门外来了一男三女,男的说是东疆校尉范大人推荐而来的!!”


        

那小厮说着话,脸上便不由荡开了一丝兴奋的笑意。


        

“走,随我看看!!”辛正信连忙起身,跟着小厮去往府门外。


        

路上辛正信不忘斥责道:“以后通报别没规没距的,让夫人记住了,少不了你的苦头吃!”


        

“老爷,以往我决不会犯错,只是今天府外来的客人,太让小人失神了。”小厮笑嘻嘻地搓了搓手。


        

“怎么?”辛正信听出小厮话里有话。


        

“老爷,那门外的汉子倒没什么,可随同而来的三女之中有两人都如同那仙子下凡,当真是美得让小人魂不守舍!”小厮说起此话,脸上仍有陶醉之色。


        

“瞧你那点出息,辛南城好歹也是京都卫城,什么漂亮的女子没有?”


        

辛正信治家宽松,与家中为奴数年的仆人们熟络得如同朋友家人一般,因此彼此说起话来毫无忌讳。


        

“老爷,您出去看看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