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从收集金乌开局 > 第80章 安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女人的滋味,乃是世间百味中最好的一味!!


        

纵然以韩鸣坚定的心性,也不经回味起方才的美好!!


        

两人四目相视,眼底皆是甜蜜和激动。


        

“娘子,离家两年我有许多话要和你说!”


        

韩鸣情不自禁地拉住了秋幼枫的玉手,满目深情道。


        

“嗯,我也是!”


        

秋幼枫俏脸娇红地点了点头。


        

最后一层朦胧的窗户纸捅破之后,两人之间再无生疏。


        

相继落座后,韩鸣率先开口,从去往东疆充军的路上,一直讲到自己是如何来到京都。


        

这一路上的生死搏杀,常常令秋幼枫俏脸失色。


        

听到紧张处,她会不由自主地攥紧玉手屏住呼吸,美眸担忧地注视着韩鸣。 首发网址http://m.3000xs.com


        

知道了凝香从何而来后,她甚至为少女悲惨的遭遇眼含泪花。


        

等到韩鸣讲完自己的事情后,屋外已经是天色暗淡暮色融融。


        

“该你了!”韩鸣温声提醒。


        

秋幼枫轻轻摇头,柔声回道:“与相公的遭遇相比,幼枫的事情不值一提,天色不早了,我去做饭。”


        

“等等!!”


        

韩鸣赶忙拉住了秋幼枫的玉手。


        

“我有秘法传你!!”


        

秋幼枫听到此话,却是惭愧地吐了吐丁香小舌,眼底掠过一丝遗憾道:“相公,我资质浅薄不如凝香姑娘,这秘法还是留给她吧!!”


        

“这彭祖回春术,乃是增寿驻颜的妙法,不用什么资质,但须得每日坚持!!”韩鸣提醒道。


        

前两日韩鸣一直都在和白大爷软磨硬泡,为的就是这彭祖回春术。


        

修炼此法者,实力每增长一品,就能增加三十年的寿命。


        

不过此法太过注重长生,战力就不用再奢求什么了。


        

秋幼枫听闻此话,美眸顿然一亮。


        

哪个女人会对驻颜妙法不动心?


        

韩鸣微微一笑,便将彭祖回春术教给了秋幼枫。


        

“对了!”韩鸣忽然想起一事,老脸一红,有些不好开口。


        

秋幼枫诧然地眨了眨眼,“什么?”


        

“我……我修炼的秘法比较特殊,在没有达到某个境界之前,不能破去童子之身!!”


        

神阳锻体圣法至刚至烈,修炼者须得保存完整的先天阳气,提前破身,会导致修为大幅度地衰减,日后也难以寸进半步!


        

“哦,我……我知道了!!”


        

秋幼枫瞬间明白过来,双颊娇红一片,慌慌张张地便走出了主卧。


        

呼!!


        

所有都谈清楚后,韩鸣这才长舒一口浊气。


        

“强开四十倍霸王神印,修补暗伤须得数月静养,而且也得往九品早做打算了!”白大爷幽沉的声音在心海响起。


        

“嗯!”韩鸣面色沉肃地点了点头。


        

八品塑骨,九品洗髓。


        

髓分两种,一种是存留在骨头中专门负责造血的骨髓。


        

一种是存留在脑子里专门负责蕴养灵识的脑髓。


        

这两种髓液洗粹后,前者会让武者周身的血气得到一次本源上的进化,无论血气还是罡气都会达到一种非凡的地步!!


        

后者不仅仅会让武者的五感得到一次巨大的增强,还会对让武者对肉身的掌控力提升至细致入微的程度。


        

正因如此,神箭手对于九品武者而言,基本可以说是毫无威胁!


        

之前韩鸣能压制文恶书生,多是因为九元以死相搏,吸引了文恶书生全部的注意力,碧幽箭才能一击必中!


        

要不然就算韩鸣死上六次,文恶书生也不会伤及半分毫毛!


        

至于一拳击杀护国公王勃,那也是因为韩鸣强制将霸王神印提升到了四十倍,实力一样是九品巅峰。


        

若不然八品再强,也不过是八品,与九品武者绝不能相提并论!


        

因此韩鸣接下来不仅仅要朝着九品修炼,还要考虑晋升九品之后,该以什么手段和敌人战斗。


        

长距离射杀其实非常完美,但在九品武者的战斗中难以奏效,着实可惜。


        

“乖孙啊,乖孙!”


        

与韩鸣心意相通的白大爷略带得意地开口叫道。


        

韩鸣正为将来的战力发愁,听到白大爷无故挑衅,顿生恼怒,“你叫谁?”


        

“当然是叫你啊!!”


        

“你他娘的……”


        

“我有秘法,可让你对战九品武者箭无虚发!”


        

“早说啊,白爷!”韩鸣咧嘴一笑,后两字着重咬下。


        

白大爷愉悦地大笑起来,“乖孙,来再叫一声!”


        

“别太过分啊你!!”韩鸣脸黑如锅底。


        

“秘法名为会心,双眼看到的东西有时候会有很多虚假和变数,但心神所感知的东西,绝对真实!!”


        

“此法是要加强你对敌人气息的侦查和预知力,等到大成之后,甚至会让敌人感受到一种强大压迫力!”


        

“虽然这秘法适合九品实力修行,但你现在先行研修,等到境界突破九品,稍一领悟便能参透!”


        

韩鸣问道:“有无心法口诀?”


        

“听好了,知神知意,会心归一……”


        

暮色变为夜色。


        

晚饭做好后,秋幼枫叩门轻唤:“相公吃饭了!”


        

韩鸣应了一声,便走出房间。


        

只等落座,韩鸣看了一眼右侧空落落的座位,诧然地问道:“凝香呢?”


        

秋幼枫俏脸露出一丝无奈。


        

黄鹂忙不迭地告状道:“小姐亲自去叫她吃饭,她说肚子疼没胃口,还不耐烦地要小姐走开!”


        

“你该亲自去看看!!”秋幼枫柔声劝慰道。


        

韩鸣看了一眼凝香烛火昏黄的房间,眼底掠过一丝愠怒,面色淡然地抄起了筷子,“吃饭吧!”


        

他向来不娇惯少女耍性子发脾气。


        

凡事都得讲道理,更要讲规矩!


        

吃完饭后,韩鸣便回了寝卧开始调息养伤。


        

为了不影响韩鸣修炼,秋幼枫便与丫鬟黄鹂睡在了一个屋子。


        

夜色徐徐幽沉。


        

后半夜韩鸣稍稍疏通了体内几处瘀伤后,心头不知为何掠起几分躁意。


        

他索性推门而出,到院中溜达。


        

深吸一口幽凉的夜气后,竟发现凝香屋内的烛火还未熄灭。


        

他微微皱眉,眼底愠怒更胜,走到凝香的屋门前抬手叩门。


        

“晚上早睡,明天才能早起!”


        

屋内静默片刻后,少女委屈颤抖的声音才响了起来。


        

“早起做什么,你都已经有旁人伺候了!”


        

啪!


        

韩鸣压着怒意,推门而入。


        

他本想开口叱责,不过等到目光掠及床上少女之际,心头的恼怒便化为担忧和急切。


        

此时的凝香正无助地蜷缩在被褥之上。


        

她面色煞白,满额冷汗,秀丽的细眉痛苦地拧在一起。


        

一层幽寒的白霜从床榻之上,蔓延到了床下,乃至整个房间的墙壁地面桌面。


        

“怎么回事?”


        

韩鸣快步奔到少女身旁,将冻得瑟瑟发抖的少女,揽入了怀中。


        

“倒是忘了,这小妮子修炼的六绝太清淬体圣法,乃是绝情绝心的无上秘法,若是动了嫉恨执念,寒毒便会渗入腑脏……”白大爷急忙回答。


        

“少废话,如何补救?”韩鸣紧紧抱着少女,心头急切地问道。


        

“你修炼的神阳淬体圣法至刚至烈,可运转血气以手掌轻柔少女丹田发散热力!!”


        

“好!!”


        

顾不得男女之别,韩鸣连忙运转血气,将手掌敷在少女丹田之上,轻轻揉动。


        

呼!


        

温暖的热力顿然由丹田发散周身,少女颤动痉挛的身子迅速平复而下,神智徐徐恢复。


        

她覆满白霜的睫毛微微一颤,终于睁开了灵动的眼眸。


        

率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韩鸣担忧的面色,两行委屈的泪水便止不住地流淌而出。


        

“黄鹂说你有了幼枫姐姐,一定会把凝香扫地出门,是真是假?”凝香没顾得上体内的寒毒,鼓起香腮委屈地问道。


        

“你说是真是假?”韩鸣见少女俏脸恢复一丝血色,这才放下心来。


        

“不知道,但你和幼枫姐姐呆在屋内整整一天,我就担心她会不让凝香跟在你身旁!”


        

韩鸣伸手轻轻擦拭少女额头上的细汗,微微一笑。


        

“你幼枫姐姐温柔体贴,担心又心疼你,怎么会赶你走?”少女放下心来。


        

她眨了眨清亮的眸子,认真地看着韩鸣许久后,忽然开口。


        

“不如你也娶了我吧,幼枫姐姐能做的我都能做,而且会做的更好!”


        

韩鸣扯了扯嘴角。


        

“瞎说什么,这世界大得很,你年纪尚小,还不懂什么是情爱,等到将来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真正让你心动的男人,那个人才是你未来的丈夫!”


        

“我嘛,现在姑且算是你的兄长!”


        

凝香眼神湮灭了几许。


        

她伸手抱住了韩鸣的腰身,脑袋贴在了韩鸣的胸膛上,侧耳倾听韩鸣雄壮有力的心跳声,良久后喃喃自语。


        

“这世界不大,就只有韩鸣凝香……”


        

“嗯?”韩鸣没有在意。


        

少女晃了晃脑袋,不愿再说。


        

“以后若是寒毒发作,一定要通知我,还有……”韩鸣低头温声嘱咐道:“不许嫉恨你幼枫姐姐!”


        

少女吐了吐舌头,乖巧道:“知道了。”


        

夜更深了……


        

……


        

……


        

晨光熹微。


        

凝香起了个大早,提前做好了饭菜,打扫院落。


        

韩鸣早起虽然不习惯被人伺候,但在秋幼枫的执意要求下,只能让其侍奉更衣。


        

吃了早饭后,韩鸣便出门朝着辛家武场走去。


        

年末隆冬。


        

老一辈的辛家族人都是早起遛弯。


        

小一辈的辛家族人慌慌张张地往武场一路狂奔,鼻尖都被冻得通红,口中呼出的热气白嗖嗖的。


        

“韩教头早上好!”


        

“早啊韩教头!!”


        

无论年幼,辛家人见了韩鸣都是热情地问候。


        

韩鸣唇角含笑,一一点头回应。


        

等到了武场门外,他停在门口整理了一下仪表,这才推门而入。


        

嘎吱!!


        

大门一开,他并未抬步跨入,反而停顿半刻。


        

哗!!


        

门檐上放置的一桶凉水豁然浇空。


        

哎!!


        

武场内传来一片稚嫩失望的叹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