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从收集金乌开局 > 第85章 拜师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辛苦,五品?!!”


        

刚刚才恢复少许神智的辛言挣扎着坐起身来,难以置信地看向了备战区。


        

“那家伙绝不可能!!!没想到身为东疆神箭团的退伍老兵,竟然这么不要脸,还帮一个废物说谎!!”


        

饶是一向吊儿郎当的辛子都是双手环抱胸前,冷声讥笑起来。


        

“还不到两个月时间,辛苦绝不可能从三品晋升到五品!!”


        

辛茜茜亦是鄙夷地讥笑道。


        

他们三个小团体代表着辛家小辈的最强战力,平日里他们最看不起的便是与他们相同年纪,实力却始终驻步三品的辛苦!!


        

三人才各自经历大败,如今让他们相信一个曾经的废物竟然不知不觉已经和他们比肩,这确实令人难以接受。


        

“韩教头,三族年比可不是儿戏!!”


        

别说辛言三人,饶是主位上的辛正信都是难以接受。


        

辛苦的资质悟性极差,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一秒记住https://m.300xs.com


        

一个废物短短两个月时间,从三品连升两品成为五品武者,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韩鸣也没想到辛苦连升两品,还这么沉得住气,竟然将所有人都蒙在了鼓里。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站在教头位列之中,侧目看向辛苦,而后朗声叫道。


        

“辛苦!!”


        

“是,教头!”


        

啪!!


        

辛苦抬起双手,右手握拳猛然砸在了左掌之中。


        

他上前一步,体表顿然涌溢出浓郁灿烂的金焰罡气来,五品气势从体内滚滚铺展而出。


        

“这……”


        

辛正信面色愕然,惊喜地看着备战区的辛苦,“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饶是南无百和晟家家主感知到辛苦体内散发而出的浑厚气势后,都是面色一怔,目光诧然。


        

“家主!!”辛苦拱手致意,实话实说道。


        

“家主,我是按照韩教头所教的内弓炼体法,苦修一个月后血气顿增,由此突破了四品!!”


        

韩鸣接下话头,继续说道。


        

“辛家主,在下所教的炼体法并不简单,能在一个月内就掌握的人,悟性和天资绝不算差,所以我就用秘法探查了辛苦的身体,想知道他为什么会修炼得如此缓慢,后来才发现……”


        

“才发现什么?”


        

望子成龙的辛苦夫妇已经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眼含热泪地开口问道。


        

“爹,娘,韩教头发现儿子的周身大窍比旁人更加闭塞,所以境界较低血气稀薄时,破境自然要比旁人困难很多!!”


        

“可修炼了韩教头的内弓炼体法后,我的血气本就浓郁了不少,顺势突破四品境界后,血气浓度更胜,一个月苦修,再加上这么多年的厚积薄发,也就突破了五品!!”


        

辛苦也是难掩心头喜悦地将事情讲了个明白。


        

“爹,娘,这都多亏了韩教头给儿子的信心和指点!!”


        

辛苦想到以前所受的鄙夷和嘲讽,眼中同样是泪光闪烁。


        

“韩教头,你就是我们家辛苦的再生父母啊,请受我们一拜!!”


        

辛苦父母连忙从席位上走出,双双朝着韩鸣下跪。


        

饶是辛苦也是感激地跪在了父母身旁,朝着韩鸣磕头拜谢。


        

“受不起,这都是辛苦自己努力修炼的成果!!”


        

韩鸣赶忙走出坐席,将母子三人扶起。


        

如此令人潸然泪下的一幕,落在某些人眼里,却成了做作的表演。


        

“哼,惺惺作态,两个月连升两品,谁知道是用了什么歪门邪道的方法?!!”


        

与韩鸣同为辛家教头的余丰最为不屑。


        

“说不定如今这幅场面就是故意给我们欣赏的戏码,就是为了给辛苦无故晋升五品打掩护!!”


        

辛言身为辛家骄子,从来都是万众瞩目。


        

今天的年比,他不仅丢了人,还受了严重的内伤,早就窝了一肚子火。


        

更何况他最看不惯韩鸣和辛苦两人,自然眼红得很。


        

“放心吧言哥,这辛苦的五品实力绝对如同薄冰一般虚浮,上了台就会原形毕露!!”


        

辛子亦是站在一旁,说着风凉话。


        

“小人得志罢了,我就不信辛苦那个榆木脑袋能从姓韩的废物手里学到什么东西!”


        

辛茜茜在台上丢尽了女儿家的脸面,自然也不希望辛苦会比她更胜一筹。


        

“差不多行了吧辛家主,我们是来看年比的,又不是来看戏的!”


        

南无百听到不少辛家族人的低声议论后,放心不少,不耐烦地催促道。


        

辛正信虽然摸不准辛苦的真实水平,但辛家想要扳回一局,也只能靠这匹黑马了。


        

“辛苦上台吧!!”


        

“爹,娘,我去了!!”


        

辛苦先是朝着自己的父母拱手鞠躬。


        

“去吧,去吧,小心点!!”


        

旁人的议论,夫妻两人不是没有听到,因此压下激动的心情后,难免会有些担忧。


        

辛苦最后朝着韩鸣深鞠一躬,“教头,我去了!!”


        

“放心大胆地打,同品之内,放眼整个大胤,你也是上游!!”韩鸣鼓舞道。


        

“哼!”


        

坐在教头位列的南晟两家武学教头听到此话都是扬起一丝不屑的笑意来。


        

连自己的位置都搞不清楚的退伍兵,竟然还敢说出这样的大话来,简直是贻笑大方!


        

辛苦缓缓登台,晟紫儿早就等得有些不耐烦。


        

只等裁判一声令下,晟紫儿便迫不及待地朝着辛苦狂掠而去。


        

“看掌!!”


        

晟紫儿搞不清辛苦的虚实,先以一掌拍去。


        

呼!!


        

第一次登台作战的辛苦紧张地屏住了呼吸,体内血气不由间便开始极速运转。


        

他双肩微微耸动,体内筋骨力三者融为一体,瞬间将内弓拉满。


        

轰!!


        

力量在体内犹如泉涌一般迸现。


        

因为从未与韩鸣之外的人交过手,所以他很自然地便将晟紫儿当成了和韩鸣一样的强者,因此一出手便动用了全力。


        

辛苦双目精光陡然一凝,大手咔地一声紧握成拳,周身罡气瞬间炽烈数倍,一拳朝着晟紫儿的手掌砸去。


        

轰!!!


        

气浪滚滚,罡气如焰。


        

辛苦一拳砸出,整个大厅都瞬间明耀了一瞬。


        

咔!!


        

晟紫儿的周身罡气瞬间溃散,整个人直接飞出擂台之外,口中鲜血涌流。


        

全场议论戛然而止。


        

坐在主位之上的辛正信面色陡然红润了几分,双目湛湛生光地盯着擂台之上的辛苦,情不自禁地猛然站起。


        

“好!!”


        

咦?!


        

南晟两家的武学教头皆是诧异地倒吸一口凉气。


        

那余丰更是膛目结舌,面色如同吃了屎般难看到了极点。


        

之前还嘲讽辛苦韩鸣的辛言三人一个个也都如同石化般僵在原地,彼此对视一眼,竟是无话可说。


        

站在擂台之上的辛苦瞬间被各种惊诧赞叹的目光聚焦。


        

他自己亦是难以置信地低头,看向了紧攥的拳头。


        

明明之前与教头交手,他感觉自己弱得一逼!!


        

难道说不是自己太弱,而是教头太强?!


        

辛苦连忙将目光投向了擂台之下,寻找韩鸣的身形。


        

只是方才还站在擂台之下为他打气的韩鸣,如今已经不见了踪影。


        

年比大厅外。


        

韩鸣双手负背刚刚走出大厅,便一道熟悉的声音叫住。


        

“韩教头!”


        

韩鸣诧然转身,微微皱起了眉头,语气淡漠道:“三皇子?”


        

赵延浩满面笑意,捧着礼盒熟络地走到了韩鸣身前。


        

“韩教头,我膝下四子两女,考虑一下,到我皇府之内做个武学教头?”


        

“不考虑!!”韩鸣毫不犹豫,断然拒绝。


        

“我小儿子赵学是个武学奇才,这颗洗髓丹就当是拜师礼吧!”


        

赵延浩如同没有听韩鸣的回答般,将礼盒塞了过去。


        

韩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