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从收集金乌开局 > 第86章 冰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辛苦在年比擂台之上大发神威。


        

先是打穿了晟家小辈,而后又打穿了南家小辈,在五品这一轮上为辛家拿下了七胜的骄人战绩。


        

现如今辛家的名次高低,对于辛正信而言已经不重要了。


        

他满面红光地坐在主位之上,眼中迸发出自豪骄傲的光泽。


        

对于周围一些小家族代表们的吹捧,他表面不动声色,心底却乐开了花!


        

南家家主南无百再无之前的得意,面色难看地坐在辛正信身旁,眼中满是憋屈。


        

除此之外,那坐在教头位列之中的余丰终于有些坐不住了。


        

纵然他并不在意,但依旧能感受到从周围坐席中投来无数质疑和嫌怨的目光。


        

“可恶!!”


        

余丰非但没有从自己的身上找问题,反而埋怨起了辛家小辈们过于蠢笨,没能学以致用融会贯通。


        

最为可恨的当然还是那位韩教头,明明在辛家武场之上整日昏睡打盹,竟然教出了辛苦这般优秀的弟子。 首发网址http://m.3000xs.com


        

“不对,那辛苦本就天赋异禀,姓韩的一定是瞎猫碰倒了死耗子!!”


        

余丰喃喃自语,目光邪狞地看向了台上的辛苦。


        

辛家的佣金月供不低,如果想要尽快晋升八品,这个武学教头的职位就决不能丢!!


        

“哼,敢挡我财路,找死!!”


        

余丰面色阴沉地起身离席,朝着大厅之外走去。


        

听闻姓韩的来辛家担任教头之时,还带了两个貌美的妻妾。


        

正好他已经许久都没有尝过温香软玉的滋味了!


        

余丰伸出舌尖,猥琐地狞笑一声,朝着韩鸣的住处快步行去。


        

年比大厅。


        

辛苦刚一下台就被辛南城内的诸多二流家族代表围住。


        

“辛公子,哈哈哈,没想到辛公子乃是大器晚成的类型,这一轮比赛实在让老夫惊艳!!”


        

“辛公子,我是辛南城刘家长老,我孙女今日见辛公子在擂台上大展神威,非常仰慕,希望能与辛公子认识!”


        

“呸,老刘头,你还要不要脸,辛公子,辛公子,我是王家的,我有一个女儿貌美身娇,早就想和辛公子认识一下了!”


        

“……”


        

辛苦从未应对过这种场面,一时间被众人围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幸好一个经验丰富的辛家长老及时上前为辛苦挡下了纠缠。


        

“诸位,我们辛苦刚刚打穿了晟南两家的所有五品小辈,现在正是需要休息的时候,想要结识也不在这一会,来日方长嘛!”


        

说罢那位平日来不言苟笑的辛家长老,便满面温和的笑意,带着辛苦走出了重重包围。


        

“辛苦啊,家主说让你下台后,就坐到他的身边休息!!”


        

“啊!!”


        

从小到大辛苦哪里享受过这样的待遇,他看了一眼整个大厅中最为显眼的主座,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


        

不过正当他有几分意动时,忽然想起了韩鸣时常叮嘱的话。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要因为一点小成绩就不知所以,胜不骄比败不馁更重要!!”


        

辛苦深吸一口气来,脑子顿然清醒了许多。


        

他拱手朝着辛家长老致意,摇了摇头。


        

“请长老转告家主,辛苦多谢家主美意,只是韩教头时常叮嘱我,要谨记胜不骄败不馁,家主身旁那个位置对于现在的我而言,还是太过耀眼了!!”


        

那辛家长老听到此言,非但没有愠怒,反而眼睛一亮,面色露出明显的赞赏之色。


        

“好,好,你去吧!!”


        

辛家长老当即转身向辛正信原话转告。


        

“哈哈哈哈,好啊,韩师不愧是东疆神箭团的教头,不仅仅教艺,还能教德!!”


        

辛正信朗声大笑,敬佩地夸赞起来。


        

饶是南家家主南无百听到辛家长老所言,都是露出一丝由衷的敬佩来。


        

年少得意,很少能有人把持住心态。


        

这辛苦已经取得如此傲人的战绩,却依旧能够保持低调谦逊,这实在是千金不换的好品质!!


        

而能培养出这么优秀的学子的老师,更是家族难得一遇的瑰宝。


        

南无百眼中多了一丝意动,大手紧攥成拳……


        

……


        

……


        

大雪正急,夜黑风高。


        

辛家后府小院厨房。


        

黄鹂烧火打下手,秋幼枫凝香两人负责炒菜做饭。


        

韩鸣说过今晚会早点回来吃年夜饭,所以两女都是打算做几道拿手菜。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期间伶牙俐齿的黄鹂没少故意给凝香使绊子。


        

凝香没多说什么,倒是秋幼枫秀眉轻皱地训斥起来。


        

“黄鹂,给凝香妹妹道歉!”


        

黄鹂瞥了一眼凝香,不满地背过脸来。


        

“凭什么,她自己要炒菜,就该自己择菜,凭什么用我给小姐准备的!”


        

“你!!”秋幼枫俏脸掠起几分愠怒的红晕,正欲开口斥责。


        

却在此时,紧闭的厨房木门被人从外轻轻推开。


        

一道陌生的身影携裹着滚滚风雪,缓步走入屋内。


        

“谁?”


        

三女还未反应过来,那人便将厨房木门反锁。


        

“啧啧啧,韩教头也真是的,家中有如此美人,却不知道好好疼爱。”


        

余丰抬手轻捋几簇胡须,目光掠及凝香和秋幼枫时,眼底满是惊艳。


        

饶是对女色一向克制,看到如此美人,他也是心痒难耐。


        

三女看到余丰不怀好意的目光后,都是畏惧地聚在了一起。


        

黄鹂身为奴婢,自然挡在了秋幼枫的身前。


        

她杏眸圆睁,厉声呵责:“你……想干什么?我们家姑爷可是辛家教头一会就回来,你……”


        

“鼓噪!!”


        

余丰身形一晃,瞬间逼近黄鹂,大手五指犹如鹰爪一般捏住了黄鹂的脖子。


        

“你们家老爷不过就是个暗伤入髓的废人,回来又能如何?!!”


        

余丰想到方才的年比,心头妒火中烧。


        

他阴狞地盯着黄鹂,大手徐徐发力。


        

呃……


        

黄鹂面色涨红地扒着余丰的大手,血流从嘴角漫溢而出。


        

“黄鹂!”秋幼枫惊叫一声,连忙上前阻拦,却被余丰的另一只大手轻易地捏住了脖子。


        

“小姐!!”


        

黄鹂面色越发涨红,神智都有些昏沉起来。


        

“哈哈哈哈!!你放心先走,一会我会好好疼爱你家小姐的!!”


        

余丰自持七品实力傍身,足以掌控全局,笑容越发猖獗。


        

只是此时,那一直站在原地,从他方才进门,面色就毫无波澜的凝香,却突然开口。


        

“韩鸣说,不到万不得已,不让我出手杀人,所以你现在转身离开可以活命!!”


        

余丰这才把目光放在了凝香身上。


        

相比于秋幼枫的小家碧玉,冰肌玉骨俏脸冷漠的凝香,更容易激起男人的征服欲。


        

余丰嘴角扬起一丝戏虐的笑意,大手撒开了黄鹂和秋幼枫,朝着凝香走去。


        

“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希望一会跪下老子膝下的时候,你也能用这个表情来伺候我!!”


        

“凝香快走!!”秋幼枫轻揉白玉般的脖颈,轻咳不断。


        

啪!!


        

余丰伸出大手,钳住了凝香的脖颈,狞声冷笑道:“给我跪下!!”


        

凝香眼中的瞳孔,不知何时变成一片冰白之色,她唇角扬起一丝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声如断冰切玉。


        

“跪下!!”


        

“你!!”


        

余丰面色陡然狰狞,大手徐徐发力,只是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的五指已经全无知觉。


        

咔咔!!


        

一缕极寒之气开始从他接触到凝香脖颈的五指,疯狂蔓延。


        

白色的霜层瞬间便覆盖了他的整条胳膊。


        

余丰的面色这才由猖獗戏虐变为骇然惊恐,急忙抽身倒退。


        

咔咔!!


        

只是他手臂之上的寒气,眨眼之间便蔓延周身,整个人尚未抽离,便被白色的霜层冻成了一座冰雕。


        

其面容之上的惊恐和骇然之色,也在一瞬间彻底凝固僵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