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从收集金乌开局 > 第93章 选拔大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韩鸣对于辛言正在默默策划的一切毫无知觉。


        

毕竟他这个一拳强到足以轰杀九品巅峰,令诸多一流氏族以及朝堂巨擘们,都骇然不已的变态,怎么可能会在意一个自视甚高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的嫉恨?!


        

而且那时的韩鸣连八品都尚未圆满,若是将来有朝一日,踏入九品境界,饶是连询老这种武师境强者,也能尝试独力搏杀!!


        

如此狂霸绝伦的战力,放眼整个诸国境,也是少之又少!!


        

一个小小的辛言,连七品境界都没能达到的“天骄”,可能永远也无法理解他心头所有的嫉恨,在韩鸣面前,是多么的可笑无知!!


        

韩鸣现在确实无暇顾及其他,全身心都投入到了修炼之中。


        

八品境界在他耐心打磨之下,早已浑圆无暇。


        

但晋升九品,依旧是看不到半分希望!!


        

四十颗髓窍在体内已经是灿若北斗,血气无论如何打磨,背后的脊髓也只是越来越热,其他并无异变!!


        

这种卡在瓶颈上的感觉,就如同尿意突临,可无论如何都难以解开腰带畅快淋漓的释放!!


        

着实窝火!! 一秒记住https://m.300xs.com


        

“瓶颈最忌讳的便是心焦气燥,长此以往,可能会走火入魔!”白大爷提醒道。


        

“实在难熬,突破瓶颈一般需要多久?!”


        

“短则一天两天,长则三年五载,也有些人一辈子都会驻步不前!”白大爷声音幽然。


        

韩鸣不免有些担忧,“你说我会不会就此止步?”


        

“说不好,毕竟本尊修炼之时,一路破境如吃饭喝水般简单,从未有过瓶颈……”


        

“打住,我知道了!!”


        

韩鸣每日在武场教学后,便真就成了无所事事。


        

一开始他想回到院中帮凝香收拾院落,只是还未有所动作便被凝香撵开。


        

“我一个人就够了,你只管专心修炼!”


        

后来他打算帮秋幼枫准备饭菜,两人挤到逼仄的厨房时,手脚难免有所触碰。


        

眼瞅着秋幼枫面颊绯红眼中秋水涟涟,他就怕自己兽性大发当场破功,只能落荒而逃。


        

思来想去,韩鸣决定去辛家的藏书室平复心境。


        

辛家虽然发家不久,但藏书室已经颇具规模,比之曾经的韩家,藏书要多出不少。


        

人文历史,奇闻怪谈。


        

书籍内容包罗万象,着实为韩鸣开拓了不少眼界。


        

譬如之前他以为诸国境内只有大胤、狼酋国、黑崖国、南北蛮族这些国家部族,后来才知晓诸国境广阔无比,有数百个的国家。


        

只是因为某些恶劣的地域,才将整个诸国境分割成了无数单独的区域。


        

而在整个真武大陆之上,诸国境只是边缘世界的一隅,在诸国境以南的远海,还有一片比整个诸国境都要广阔数百倍的群岛地域。


        

在那里,一个宗派便是一个王朝,统治着无数小岛。


        

强大的武者可以占岛为王,享受岛上所有的天材地宝。


        

在那里,有无数奇珍异宝真传秘蔵。


        

在诸国境内堪称一流强者的九品武侍境强者到了那里,不过才勉强能够称为武者而已!!


        

武师境才是那里的统治者。


        

他们飞剑十里之外,摘人头颅只需一念心转,而炼药制傀,更是巧夺天工,


        

书中所描绘的群岛繁盛之象,让韩鸣心往神驰。


        

两个月时间眨眼而过,禁军选拔大比如约而至。


        

整个辛南城如同其他京都卫城一样,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各大氏族,都多出了几分紧张的气息。


        

毕竟在禁军选拔大比之中的评级,直接决定了小辈们将来在禁军之中的待遇级别!


        

……


        

……


        

……


        

只等禁军选拔大比之日,一大早便能听到辛南城内各大氏族誓师大会上激情四射亢奋无比的呐喊。


        

“全力参比,勇夺第一!!”


        

“拿得头筹,光宗耀祖!!”


        

“奋力一搏,前程无量!!”


        

无数年仅十六七岁的小辈们在长辈们的护送下,从辛南城的各个街道上走出,最终在大街上汇成了一股浩浩荡荡的人潮。


        

在这人潮之中,自然也有辛家的队伍。


        

除了辛家家主辛正信亲自带队之外,韩鸣作为辛家武学教头,自然也是尾随其后。


        

“韩师,好!”


        

“韩师!!”


        

“韩师早!!”


        

一路上,辛南城内的各大家族族长都是笑呵呵地主动问候,就连辛家家主辛正信都没有如此待遇。


        

对于所有问好,韩鸣皆是有条不紊地一一点头示意。


        

经过书卷熏陶,他身上少了几分武者的冷峻,反而多出了几分儒雅的书卷气。


        

正是这几分书卷气,让他整个人的气势更加神秘幽沉了几许,难料强弱真假。


        

“老韩,你以为你嘴角一勾,就能学出人家儒生的气质了?你就别用大葱塞鼻孔装象了。”


        

就在韩鸣自我感觉良好之时,一道明显还没到变声期的娃娃音,便在耳边响起。


        

韩鸣敛起嘴角的一抹笑意,大手拍了拍身旁赵学的脑袋,“亲切”地开口道:“赵学,今天似乎还没到你来辛家求学的日子。”


        

赵学脑袋一低,灵巧地避开了韩鸣的大手,谨慎地跑到了辛苦的身旁。


        

“小爷我来去自由,你管得着嘛你!!”


        

说罢他双手撩着外衫,向后狠狠一甩,大摇大摆地向前走去。


        

韩鸣紧随其后大步一跨,探脚朝着赵学脚下一勾。


        

本以为赵学会被绊倒,哪知道这个贼小娃早有准备,双脚一跳,躲开了韩鸣的勾脚。


        

“幼稚!!”


        

躲开韩鸣的勾脚后,赵学还不忘转头朝着韩鸣做个鬼脸嘲讽。


        

生怕韩鸣报复,赵学连路都没顾上看,连忙快跑,刚回过头来,就怼在了身前一个妇人的屁股上。


        

啊!


        

那妇人以为自己在混乱之中被色徒乱摸了一把,顿然尖声长叫。


        

她转过身来一看是个不过刚满十岁的毛头小娃子,立马瞪圆了眼睛,“臭小子,这么小就心术不正,家里怎么教的?”


        

赵学连忙指向身后的韩鸣,“大婶不是我,是……”


        

“大婶?!!我有那么老么?”


        

那妇人的声调一下子起高了好几度,揪着赵学的耳朵,开始喋喋不休起来。


        

赵学吃痛,连忙踮起脚尖,眼巴巴地看着韩鸣从身旁优哉游哉地走过,满面皆是欲哭无泪的表现……


        

选拔大比的地点在辛南城的中心擂台。


        

早一个月前,中心擂台附近便已经搭设好了足以承载数千人的观众席台。


        

而如今在中心擂台的观众席台周围,更是分布了约莫数百名维护秩序的禁卫团士兵。


        

这些士兵大都是身材高大身披坚甲腰胯长剑,双目带着一丝军人的铁血和冷厉,气息幽沉绵长,实力皆在六品上下。


        

韩鸣跟随辛正信往前排坐席而去,辛苦等一众辛家小辈则前往裁判席位抽签。


        

而裁判席位的正中间,一个大马金刀的魁梧汉子极为显眼。


        

那汉子脸上虬着一条横肉,双目泛着湛湛凶光,有种不怒自威的雄壮气势,正是禁卫军卫城团的校尉马乐康。


        

坐在马乐康正后方的,则是辛言以及二姑辛念真。


        

此时那辛言正一脸得意地转过头来,看向韩鸣所在的位置,嘴角掀起一丝淡漠鄙夷的笑意,俨然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