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从收集金乌开局 > 第102章 秦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赵氏皇府,清趣苑。


        

赵冬苓轻掩红肿的侧脸,委屈地向自己的娘亲秦姗哭诉告状。


        

那秦姗本是京都二流氏族秦家的庶出女,身份背景可谓普普通通。


        

但因其同胞弟弟在北荒成了抗蛮军的代表战将,所以在皇府内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只在正房夫人刘淑仪之下。


        

“反了天,一个小小的八品,真以为自己成了上宾,眼里就没了尊卑贵贱?!”


        

秦姗听闻女儿的哭诉,秀眉轻轻一拧,眼底流露出几分狠毒的光泽来。


        

虽然她不用多问就知道肯定是女儿有错在先,但无论如何,那刚来皇府的贵宾也不能对一个孩子出手!!


        

“娘,我看那上宾如此跋扈嚣张,都是爹爹给捧出来的!”


        

赵冬苓在韩鸣的别院门外不敢有怨言,可坐在自家苑内后,却是满面阴毒和狰狞。


        

根本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女孩,该有的心性和表现。


        

“你放心,娘亲一定会给你出气,只不过不是现在!!” 一秒记住https://m.300xs.com


        

秦姗眼底闪烁着幽沉地算计,站起身来沉默地走到了门前。


        

在阳光的折射下,她头上精美的头簪,以及脖颈上垂挂着的华贵吊坠,闪烁着耀目晶莹的光泽,看起来雍容而又华贵。


        

“哼,等你舅舅从北荒回来,你娘我就不必再在刘淑仪面前低声下气,就算你爹也要对咱们娘两礼让三分!!”


        

秦姗眼里闪烁着野心勃勃的光泽,唇角掀起一丝胜券在握般的自信笑意。


        

“娘,莫非舅舅已经突破了九品?!”赵冬苓听闻此话,顿然满面期待。


        

秦姗唇角一勾,“这件事不要宣扬,等你舅舅来了赵府,我们再慢慢清算!!”


        

“好!”


        

赵冬苓兴奋地一口应下,想起今天的耻辱,和日后的报复,小脸扬起一丝与娘亲秦姗如出一辙的笑意来。


        

府内的事情,赵延浩现如今自然是无暇分心。


        

宫内传出圣皇的伤势越发严重后,整个京都和朝堂内的局势便越发诡秘起来。


        

皇庭先是颁布了数条禁令,一是严禁东西两疆边境的将帅回京探望,二是严禁任何人散布关于圣皇病危的消息。


        

第三则是八品以及八品以上的武者,必须要拿到皇庭特发的通行证才能入京。


        

数条禁令颁布后,京都和朝堂虽然安定不少,但处处都弥漫着一股风雨欲来般的压抑感。


        

朝堂上的重臣老将都是纷纷开始站队,那些无心更无力参与皇位之争的皇子们都是自觉地离开了京都。


        

二皇子赵蒙觑与三皇子赵延浩的冷战对峙,徐徐拉开帷幕。


        

也不知从哪一天开始,赵家皇府内便开始夜聚群臣。


        

越来越多的八品武者们从四面八方而来,纷纷入驻皇府。


        

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赵家皇府内的八品武者便已经多达五十多人。


        

赵学来别院玩耍之时,常常询问韩鸣:“老韩,你说我爹能坐上这个国主之位么?”


        

韩鸣摇了摇头,“我说了不算,那得看对方的实力。”


        

“这不是废话么?!”赵学挠了挠后脑勺,旋即好心地提醒道:“老韩,我听说赵冬苓的舅舅要从北荒回来了,我爹可能会让你和老沈,还有我外公一起坐下了议事!”


        

“嗯!”韩鸣淡淡地应了一声。


        

“你估计不大明白,赵冬苓,我大姐,那家伙可不是省油的灯,你可要当心,我听说她舅舅在北荒可是屠了好几个蛮族部落,眼睛都不带眨的!”


        

赵学努力想要让韩鸣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没成想韩鸣听到这里,竟然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你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非要学人家吹牛逼,你知道一个最小的蛮族部落有多少人么?!”


        

赵学茫然摇头。


        

“至少有一千人!!”韩鸣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几个部落加在一起,没有一万,也有六千,砍六千多人,眼睛不眨一下,根本不可能!!”


        

赵学听到最后,才愣过神来。


        

他一脚踹翻了院内的石凳,恨铁不成钢地开口道:“那是眼睛眨不眨的事情么?”


        

“才换露裆裤,就闲吃萝卜淡操心!”韩鸣靠在院中的躺椅上晒着太阳,顺便又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老韩,莫要拉不开脸,不行,就让我陪着一起去,免得你被赵冬苓的舅舅欺负!”


        

赵学一改平日的混球,正经地开口提议道。


        

“放心吧,就算你爹一桌子的九品高手全部联手……”


        

韩鸣话未说完,赵学便学着大人的模样,无奈摇头。


        

“老韩,要是你的实力有你吹牛逼一半的本事,我也就不担心了!!”


        

韩鸣:“……”


        

如此又过了半个多月。


        

一天夜里,韩鸣如往常一般,正准备冥想修炼。


        

哒哒。


        

有人在外,轻叩院门。


        

“来了!”黄鹂应了一声,便匆匆前去应门。


        

她与门外人小声交谈了些什么后,便行至韩鸣的寝卧门外,轻声禀报。


        

“姑爷,三皇子有请,要你到群英厅内共商大事。”


        

“嗯。”


        

韩鸣双手按膝而起走出寝卧,朝着院外行去。


        

“韩上宾!”


        

门外的小厮连忙致礼。


        

“走吧!!”韩鸣淡淡地吩咐道。


        

小厮提着灯笼上前引路。


        

七月的仲夏,繁星漫空。


        

希希的夜风,带着让人舒爽的凉意。


        

行至中途,那小厮忽然停下步子,低声提醒。


        

“韩上宾,赵学少爷让我提醒您,赵冬苓小姐的舅舅今儿个也在聚会之中。”


        

韩鸣嘴角微微一扯,“还说什么了?”


        

“少爷说他替您去聚会,您就在别院好好休息吧!”小厮低头回答道。


        

韩鸣嘴角扬起的笑意依旧平淡,声音波澜不惊道:“引路吧!”


        

“韩上宾。”小厮踌躇再三还是提醒道:“那秦泽已是九品!!”


        

“引路吧!”


        

韩鸣安步当车,面色平淡自若。


        

小厮无奈摇头,只好继续带路。


        

秦泽,京都秦家的庶出子嗣。


        

在族内之时表现平平,并无半分出彩之处。


        

可自从加入了北荒抗蛮军,却是一路顺风顺水,实力和军衔节节高升。


        

从一个京都世家庶出子嗣,不到七品实力,变成北荒抗蛮军中的小战神,一举突破九品,才用了不到五年时间。


        

这秦泽在北荒必然是有什么大机缘,不然绝不可能在短短五年时间内,就完成如此华丽的蜕变。


        

传言秦泽在北荒屠蛮无数,手上的亡魂没有一万也有数千,让北荒蛮族闻风丧胆,可谓声名赫赫。


        

如今秦泽又突破九品,饶是赵延浩对待这位小舅子,也得礼让三分。


        

此时的皇府群英厅内,正是灯火通明。


        

府内十位八品核心下宾,以及沈牙莫老两位九品全都在场。


        

赵延浩坐在主位,左手位的贵宾座上,则坐着一个身披重甲,面色略带几分倨傲,一声血腥气势的北荒战将。


        

此人正是从北荒披星戴月赶回京都的秦泽。


        

除了秦泽之外,赵延浩的右手位还坐着一个白发苍苍,身穿王公长袍的老者。


        

此人正是赵延浩的岳父,当朝重臣长盛公——刘洪!


        

刘洪身旁坐着的,自然是皇府的当家主母刘淑仪。


        

虽然赵延浩在家中聚众商议朝堂要事,女眷一般不得参与其中。


        

但此次夺位之争一旦爆发,整个赵家都会牵连其中,赵延浩怕自己到时候难以顾及全局,便将夫人刘淑仪一同叫来议事。


        

无论是学识还是胆魄,身为长盛公府的女儿,刘淑仪都有独当一面的决断力。


        

赵学身为赵府最有前途的子嗣,虽然年龄尚小,但一样被叫来在此听会。


        

人只剩下韩鸣一个尚未到场。


        

秦泽不耐烦地抿了口热茶,正欲开口。


        

群英厅门口的小厮却突然快步奔来禀告:“殿下,秦夫人和赵冬苓小姐前来求见。”


        

“嗯?!”赵延浩眉头一压,眼底掠起一抹愠怒。


        

但秦泽就在身旁,他也不好发作。


        

按道理来讲,这种机密的要会,小妾根本没有资格参与!!


        

秦姗分明是觉得兄长秦泽来了赵府,自己有所依仗,所以才敢肆无忌惮地过来掺合。


        

不仅仅是赵延浩,饶是莫老和沈牙都是皱起眉来对视一眼。


        

长盛公刘洪更是白眉轻皱,面露不喜。


        

唯有当家主母刘淑仪稳坐泰山,珠圆玉润的娇容上并无显露半分不满。


        

“正好,我也许久没见姐姐和冬苓了,让她们快进来吧!”


        

秦泽咧嘴露出一丝霸道的笑意,声音沉肃地吩咐道。


        

那门外小厮抬起头来,瞄了一眼赵延浩,发现主子并未反对,便应声退下。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