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从收集金乌开局 > 第110章 同生共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轰!!


        

地面巨大的震荡波,一直传递到地底。


        

整个密室顶部簌簌地落下一层灰尘,吓得所有妇孺都是惊叫一声,紧紧抱在了一起。


        

凝香心头不知为何莫名一紧,素来清冷如冰的心境,荡起了一层层细微的波澜。


        

噔噔噔!!


        

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所有人都是面色紧张忧虑地看向了当家主母刘淑仪。


        

刘淑仪心头虽然也有几分怯意,但此刻肩担重任,她绝不能流露出半分胆怯迷茫之色。


        

嘴唇轻抿,面色庄重,她不慌不忙地走到密室门前,并未着急开门。


        

噔噔噔!


        

又是三道敲门声,但这一次的三声轻缓不少。 一秒记住https://m.300xs.com


        

刘淑仪闻声这才赶忙将密室大门打开。


        

“夫人,我们得赶紧走!!!”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身血迹面色匆忙的沈牙。


        

作为赵家唯一一个九品实力的上宾,从沈牙入府到现在为止,这是刘淑仪见过他最为狼狈慌张的一次。


        

出了什么事?!


        

是什么能让一个九品一流强者如此惊慌?!


        

“好,我们走!”


        

事情紧急根本容不得多问,刘淑仪当机立断,带领密室内的所有人离开。


        

“韩鸣呢?!”


        

正待所有人动身,一道断冰切玉般的声音忽然开口。


        

“韩上宾在府外接应,凝香姑娘不用多虑!!”


        

沈牙头也没回地开口说道。


        

隐瞒真相并无恶意,只是为了让凝香和秋幼枫安心离开。


        

“老韩也太不仗义了,小爷还在密室,他竟然已经跑了!!”


        

赵学忍不住吐槽起来。


        

往日他可没少和韩鸣贫嘴,这种玩笑再正常不过。


        

“闭嘴!!!”


        

只是赵学的玩笑话,却让站在一旁的长盛公刘洪瞬间圆睁双目。


        

此时的刘洪眼圈微微发红,满面愠怒开口呵斥道:“韩上宾是你师父,以后再这么没大没小,老夫打断你的腿!!”


        

“爹?!”


        

饶是刘淑仪都没没想到赵学的玩笑话,能引来父亲如此盛怒。


        

赵学更是一头雾水,从小到大他还从来没见过外公对自己如此气恼过。


        

“走!!”


        

刘洪不愿解释,走到了队伍的最前面肃清阻碍。


        

一出密室口,晦暗如夜的天色,以及瓢泼大雨便让所有人都是心头颤俱。


        

“他们在这里!!”


        

有人高呼一声。


        

周围从周围激射而来数道身影。


        

这些都是赵家皇府自己的八品下宾,但他们包围而来,却不是为了保护赵家血脉,而是围歼!!


        

原来这赵家皇府之中的八品下宾有一大半都被赵蒙觑威逼利诱着叛变。


        

一时间风雨晦暗,杀机涌现。


        

数道身影飞跃而来,吓得一群妇孺们都是尖叫起来。


        

刘淑仪如同护崽的母鸡一般,伸展双臂将所有妾室子女护在身后。


        

她虽然满面紧张害怕,但始终没有半分退缩。


        

“死!!”


        

长盛公刘洪周身罡气流转,九品气势滚滚铺展开来。


        

他一马当先,以徒手拍碎身前两名叛徒的天灵盖,又转身一拳砸爆了另外一人胸口,浑身满是血迹。


        

“走!!”


        

他在先头领队,带着一群妇孺朝着赵家小门行去。


        

平日养尊处优的妾室少爷小姐们哪里见过满地残肢断臂的场面,都是小心翼翼趟过满地血污,压着不断翻涌的干呕感,浑身颤抖地跟队前行。


        

秋幼枫与黄鹂自然也被这种场面吓得满面惨白,只是两人身旁有凝香一路陪同,心头这才安稳不少。


        

一路上遭遇数次截杀,刘洪与沈牙两人配合,杀得满目血红气喘吁吁,终于带领所有人出了小门。


        

当初为了防止出现最坏的结果,赵延浩早在京都设了一处只有长盛公刘洪知晓的安全屋。


        

因此一出赵家小门,刘洪便带领所有人前往安全屋。


        

唯有凝香拉着秋幼枫黄鹂两人左右张望,见不到韩鸣的身影后,她再次追问沈牙,“韩鸣呢?!”


        

“韩上宾已经在安全屋等着了!放心吧!!”沈牙转身咧嘴一笑,只是话才刚刚说完,面色顿然一僵。


        

只见平日娇俏可爱的少女,此时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般。


        

她双目满是冷漠,宛如荒无人烟的沙漠,浑身散发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清冷之意,脚下流淌的雨水皆是瞬间凝成冰层。


        

“我要听实话。”


        

不仅仅是表情,就连说话的语气都是清寒无比,沁着一股子让人心神颤俱的漠然。


        

少女此刻再无掩盖体内的九品气势,散发而出的气息竟是让刘洪都忌惮无比。


        

沈牙面色错愕,从没想到韩鸣身旁的少女竟有九品境界。


        

因凝香问话,队伍停下了进程,赵家妾室们方才还在冷眼埋怨凝香多事。


        

现如今感知到凝香体内的气势后,都是一个个紧张地闭上了嘴。


        

“那……那赵蒙觑不知从哪找来了一位武师境强者,韩……韩上宾一个人拖住了她,让我们带你们先行离开。”


        

沈牙说到此处,满面愧疚地轻叹一声。


        

“老韩……”赵学愣在原地。


        

旋即他咧嘴一笑,摇了摇头,不愿相信道:“老沈你撒谎也要有个水准啊,老韩哪有那么厉害,他不过就是个八品,怎么会一个人留在赵家,更何况对手是个武师境强者?!”


        

“他一个人留在赵家,岂不是等死吗?”


        

说着话,两行热泪便从赵学眼角流淌而下。


        

“赵学,韩上宾就是那位一拳轰杀九品巅峰护国公王勃的人!!”


        

事到如今,沈牙才终于将韩鸣的真实身份告诉了赵学。


        

当初听闻此事,赵学一门心思地想让父亲赵延浩找到这个震荡京都的狠人当面见上一见。


        

可没成想自己拜师求学的人,正是他崇拜不已的狠人!!


        

一时间,往昔与韩鸣开口互怼的场景在赵学脑海中回转不止。


        

他抬头远望在晦暗的风雨中模糊不清的赵家,仿佛看到了一道雄壮的身姿坚毅地矗立在赵家中心。


        

那个人手持大弓,周身血气如龙,身形巍峨高大,气势吞龙纳海……


        

原来那个人是我师父!!!


        

悲伤、感激、后悔、骄傲等等情绪一股脑地从赵学心头翻涌而出,热泪如同溃坝一般滚滚而落。


        

“我要去救老韩!!!”


        

赵学声音颤抖哽咽,笃定地看向了自己的母亲刘淑仪。


        

刘淑仪见儿子眼圈通红,自己也难受起来。


        

她蹲下身子抱着赵学摇了摇头劝阻道:“学儿,现在千万不要犯傻,韩上宾就是为了让我们离开才孤身犯险的!”


        

“娘亲。”


        

赵学紧紧攥住了拳头,小脸认真而又严肃,话声颇有男儿的血性气概。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学儿岂能为了保全性命,背弃自己的师父?!”


        

“敌人太过强大,你去了不仅于事无补,反而会搭上自己的性命!!”刘淑仪捧住了赵学的小脸,再次劝阻道。


        

赵学眼中热泪翻涌,嘴角却是咧嘴一笑,“老韩能为我们甘愿赴死,我赵学为什么不能为他赴死?!”


        

“学儿……”刘淑仪神色感动而又悲伤,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


        

感动是因为赵学虽是个混世不羁的小魔王,但还是个重情重义的男子汉大丈夫!!


        

悲伤则是自己身为母亲,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能劝下赵学不要枉送性命!!


        

“好,身上不愧是有我刘氏的血!!”


        

长盛公刘洪目光赞赏地看着赵学。


        

父亲如此开口,刘淑仪自然不好再说,一想到赵学要返回赵家赴死,泪水便是止也止不住。


        

素日里常和刘淑仪争权夺宠的一群小妾们看到此幕,都是由心感慨,既倾佩赵学的勇气,又倾佩刘淑仪的大气和大义。


        

毕竟同为女人和母亲,她们对刘淑仪此刻的无奈和悲伤最能感同身受。


        

“五弟!!”


        

常拿赵学当枪使的赵炎此刻也是感动无比,对往日的做法自愧不已。


        

赵宇赵照以及赵妙竹三人也都是面色忧切难过不已。


        

更不用提那赵冬苓,她万万没想到自己最为嫉恨轻鄙的八品上宾,最后竟是整个赵家的救星!!


        

“小师娘,我们走!!”


        

等赵学安抚了自己的娘亲,他转身看向凝香。


        

“嗯!”凝香轻轻点头。


        

“凝香妹妹,救他回来!!”


        

秋幼枫知道凝香早一点回去,韩鸣就早一点多出个帮手,也能早一些多出几分生还的希望,便没有执意一起跟着回去。


        

她紧紧地握住了凝香的玉手,眸中满是莹莹泪光。


        

“幼枫姐姐放心,我定会救他回来!!”


        

凝香浅浅一笑,眸底却已有死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