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从收集金乌开局 > 第125章 传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场晚宴,不过寥寥数人。


        

除了询老沈牙之外,还有程家老爷子程威,以及长盛公刘洪。


        

赵延浩与刘淑仪两人前来赴宴时,顺便将赵学也一同带了过来。


        

府内没有外人,大家也都没了君臣之分。


        

况且彼此都是曾经在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如今一同用宴,自然毫无生分。


        

酒过三巡,杂事谈毕。


        

刘淑仪笑盈盈地站起身来,看向了秋幼枫和凝香两人。


        

“此次出宫我带了不少精美的首饰和蚕丝绢,两位妹妹随我一同去挑选几个吧!!”


        

秋幼枫知晓接下来韩鸣要与询老等人谈及国家政事,所以乖巧地应声站起。


        

倒是凝香征询般看了一眼韩鸣,韩鸣微微一笑,朝着她点了点头。


        

两人这才跟着刘淑仪离开了饭局。 首发网址http://m.3000xs.com


        

赵延浩瞥了一眼赵学。


        

此时的赵学正站在板凳之上,抬手勾着韩鸣的肩背,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起来。


        

“老韩,你不知道啊,小爷我如今在宫内可真是虎落平阳蛟搁浅滩,远不如宫外自由自在,也没那么多人围着小爷耍心眼!”


        

韩鸣毫不在意赵学勾搂肩背没大没小的行为,脸上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快然不已。


        

“学儿,让你师父先清静一会,出去玩吧!”赵延浩眉头一压,神色沉肃地开口道。


        

赵学无奈地拍了拍韩鸣的肩头,“回头聊,今天咱们爷俩不醉不归!!”


        

他跳下板凳,晃晃悠悠地出了客厅,没等走远,便听他与一个小丫鬟兴致勃勃地搭话。


        

“小姐姐,你怎生得如此漂亮,而且还与我小师娘有几分相似,本皇子与你真是一见投缘啊……”


        

赵延浩坐在宴席之上,脸色黑沉了几分。


        

刘淑仪带着秋幼枫凝香两人离席,赵学也跑到了外面瞎浪后,宴席的气氛不知觉就变得严肃起来。


        

赵延浩眉头轻皱,眼底闪烁着一丝忧切,踌躇许久后,抬起头来看向了韩鸣,正准备开口。


        

“是黑崖国传来动兵之意,陛下怕西疆战事爆发?!”韩鸣幽然开口。


        

赵延浩神情沉肃地点了点头。


        

“这么多年来,戍边军团早在西疆牢牢扎根,将帅勾结任人唯亲,打压忠良不分赏罚,致使西疆戍边将士怨声一片!!”


        

“如今的西疆戍边军团已是一片散沙,若是黑崖国出兵攻关,大胤国门必破无疑!!”


        

赵延浩此言一出,程威刘洪等人皆是面露担忧,赞同地点头。


        

韩鸣轻抿杯中酒水,沉吟片刻后,开口应道:“那我就去见一见那黑崖国女帝吧!”


        

赵延浩等的就是这句话,连忙起身敬酒,“有劳神武公了!”


        

韩鸣轻轻摆手,“先等等,我还有个要求!”


        

赵延浩大袖一挥,爽快道:“神武公尽管说。”


        

“我要带上沈兄和赵学一起!!”韩鸣咧嘴一笑,侧目看向沈牙。


        

沈牙面色错愕,指了指自己,“我?!”


        

“那就辛苦沈上宾一趟了!”赵延浩举了举酒杯。


        

沈牙举酒起身道:“既是神武公特意点名,又是国家大事,沈牙自然义不容辞!”


        

三人举杯相互敬酒,皆是一饮而尽。


        

黑崖国的事情交给韩鸣处理后,赵延浩长松一口气来,转头便将狼酋国的事情拜托给了询老。


        

询老无奈摇头,抬手抚须道:“好吧,趁我这把老骨头还未彻底入土之前,再为大胤出一份力。”


        

事情敲定,赵延浩心情大好,连连举杯畅饮。


        

第二日,韩鸣交代秋幼枫和凝香看好家门后,便离开了京都。


        

沈牙与赵学两人早就在京都城门外等待,沈牙身穿一袭白衫,轻摇折扇,骑着一匹纯血白马,颇有几分贵族公子的潇洒风流。


        

而赵学则是一身粗布烂麻,站在一旁牵着白马的缰绳。


        

纵然如此,能跟随韩鸣离开京都到外面游历,他已经是满心欢喜,嘴角都快要扯裂。


        

“韩叔!!”


        

赵学摆了摆手,雀跃地欢呼起来。


        

按照韩鸣的安排,去往黑崖国的一路上,沈牙的身份是京都世家沈府的长子。


        

韩鸣则是东疆退役的老兵,如今在沈府做仆,至于赵学,则是韩鸣从山沟里带出来的远亲侄儿。


        

沈牙外貌出众英俊潇洒,扮演京都世家沈府的长子,再合适不过。


        

韩鸣本身就是东疆退役的老兵,自然能演好自己的角色。


        

至于赵学,欢脱不羁放荡无畏的性格,倒是挺符合刚从山沟里出来,无所畏惧的娃娃。


        

三人一路从京都往西疆奔波。


        

沈牙骑马,由赵学牵绳,韩鸣随同步行,负责三人的日常起居。


        

刚开始赵学尚能兴致勃勃,后来随着景色空乏无味,便越发显得焦躁难安。


        

若不是韩鸣在一旁盯着,他恐怕早就放开白马缰绳,自己先脱缰而去。


        

韩鸣见赵学越发浮躁,便冷声提醒道:“连这点寂寞枯燥都忍受不了,你还修什么武道?!”


        

赵学见韩鸣神色严肃,赶忙收敛自己的浮躁之气,乖乖牵马。


        

“白大爷如何?!”韩鸣盯着赵学耷拉着脑袋的背影,暗暗问道。


        

白大爷轻啧一声,“这小子他娘的是个人才,我这里确有一套适合他的淬体法,但……”


        

“如何?!”韩鸣眉头轻皱。


        

“但那大自在天淬体法,我怕这小子炼了不成天反成魔!!”白大爷话声中透露出一丝担忧,却也隐隐带有几分期许。


        

“不过我还从来没见过有哪个人能和这小子一样,拥有这般符合修炼大自在天淬体法的性情!!”


        

“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修!!”韩鸣果决地开口道。


        

既然打心底里承认了赵学这个徒弟,自然要拿出最好的东西教他。


        

……


        

……


        

……


        

啪!!


        

火星从燃烧的干柴中迸溅而出,发出一声清脆短促的炸裂声。


        

沈牙坐在火堆旁静心打坐,韩鸣则用罡气不断打磨雷劫骨,声如磨石修刃,雷芒流坠。


        

经过之前三个月的打磨,雷劫骨已经初有剑形,只是刃口尚未开锋。


        

赵学拿了两根前端烧成红炭的木棍相互敲打,在夜色之中,火红色的碳渣四处飞溅,绚烂无比。


        

他一人竟然玩得不亦乐乎。


        

呼!!


        

韩鸣长吐一口浊气,用黑布将雷劫骨包好背在了身上,侧目看向赵学,开口道:“赵学,随我来。”


        

赵学手持两根木棍,屁颠屁颠地跟在了韩鸣身后。


        

韩鸣双手负背,带着赵学朝着浩大的旷野行去。


        

夜色茫茫。


        

两人一大一小一高一低,最终停在了旷野中风头最盛之处。


        

呼!!


        

凉风习习,枯草伏地。


        

韩鸣沉默良久后,才幽然开口道:“赵学,我有秘法传你!!”


        

啪!!


        

赵学丢开两根木棍,噗通一声跪在了韩鸣身后,激动地热泪盈眶,“老韩,你终于肯教我真本事了!”


        

“但学此法,有两条规矩,你要记好记牢,第一不可持强凌弱,第二不可善恶不明!”


        

“徒儿谨记在心,绝不违背!!”赵学叩头贴地。


        

韩鸣转过身来,低头看向赵学,声音暗哑:“抬起头来!!”


        

赵学抬头看去,只觉夜色朦胧之中,韩鸣好似换了一个人般,浑身散发着古远沧桑的气息,双眸宛如神邸一般闪烁着淡淡的金芒。


        

他探出一指,朝着赵学眉心轻轻按下。


        

轰!!


        

赵学顿觉脑袋如同即将炸裂般胀痛不已,大自在天淬体法的修炼秘知尽数灌入他的脑袋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