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从收集金乌开局 > 第131章 骗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皎洁的明月在江水上倒映。


        

广阔的江面之上,夜风徐徐。


        

从沙岛往上游而去,约莫有一盏茶的功夫,江面顿然狭窄了许多。


        

放眼望去,原来是一侧江岸,变成了天门般的山壁。


        

水蟒将韩鸣带到山壁跟前,“大人,那老水鬼的窝就在上面,是一处鬼窟!”


        

“在此处等我回来!!”


        

不等水蟒应声,韩鸣便轻轻一点脚掌,身形轻如鸿雁般,沿着笔直的山壁一路飞掠而上。


        

不过向上有五六十米,果然在山壁内凹之处,看到一处鬼窟。


        

那石窟洞口有一人多高,尚未入洞便有一股子扑面而来的寒意。


        

啪!


        

韩鸣脚掌借着山壁外凸的岩石,再次狠蹬一脚,身形滚入石窟。 首发网址http://m.3000xs.com


        

黑暗,阴冷,洞内深处还散发着一股股尸身腐烂的恶臭味。


        

咔!


        

韩鸣握紧了雷劫骨剑,体内血气涌动。


        

嗞嗞嗞!!


        

没了外人,他自然不用担心再暴露实力,九品气势徐徐外放。


        

手中的雷劫骨剑纳入血气后,剑身雷芒窜动,隐隐散发着一丝雷劫威压与蛟龙威能。


        

借着周身炽烈灿烂的罡气,整个洞道内的景象清楚的映入眼中。


        

哗啦啦!!


        

一片倒挂在洞顶的蝙蝠受到惊扰都是从韩鸣头顶飞掠而出,脚下的地面上满是蝙蝠的粪便,潮湿粘脚。


        

洞道崎岖蜿蜒,约莫行有四十多米的距离后,洞道顿然宽敞,里面竟是一个房间大小的石洞。


        

入目之处,皆是皮肉干瘪死状凄惨的干尸。


        

浓烈恶臭充斥着整个石洞。


        

韩鸣一眼便看到了躺在众多尸体之中的小慧。


        

他连忙快步上前查探,发现小慧虽然面色苍白,但仍有呼吸。


        

松了口气,连忙运转一股精纯的血气,徐徐打入小慧体内。


        

小慧苍白的面色顿然多出了一缕红润,呼吸也变得匀畅起来。


        

“小慧,小慧?!”韩鸣轻轻摇晃小慧的香肩。


        

小慧睫毛微微颤动,徐徐睁开了眸子。


        

“韩鸣哥……”


        

一开始似乎还未反应过来,等到完全清醒,看到周围的干尸后,小慧吓得尖叫一声,顿然抱住了韩鸣。


        

“不用怕,有我在!!”


        

韩鸣轻拍小慧的后肩,温声安慰道。


        

只是方才还一脸惊恐的小慧,唇角陡然咧起一丝阴寒狰狞的笑意来,双目泛起幽绿色的光泽来。


        

她张开尖牙外翻的小嘴,前伏身子,朝着韩鸣脖子上的大动脉咬去。


        

“死!!”


        

韩鸣温和的面色毫无慌张,身形几乎瞬间后掠,手中的雷劫骨剑一剑抵在了小慧的心口之上。


        

嘭!


        

血气狂涌入剑,剑身顿然雷流涌动。


        

啊!!


        

小慧发出一声惨厉的长啸,被雷劫骨剑上的雷芒轰击,身形顿然飞射砸入石壁,浑身冒起了滚滚黑烟。


        

“看你是个可怜人,保证从此以后不再滥杀无辜,兴许还可以饶你一命!”


        

韩鸣面色淡漠,双目清冷地注视着小慧,冷声警告。


        

“嘿嘿嘿嘿!”


        

小慧非但没有丝毫惧意,反而戏虐地盯着韩鸣,狰狞地冷笑起来,体内散发出武师境的强大气势来。


        

“饶我一命,就凭你?!”


        

轰!!


        

下一刻,小慧身形一晃,周身翻涌着滚滚鬼气,朝着韩鸣狂掠而去。


        

“不知悔改?!”


        

韩鸣目光冰寒,周身罡气炽烈灿烂,宛如骄阳一般,将整个石洞都映照而亮。


        

他手持雷劫骨剑,嘴角微微向下一压。


        

“忘了告诉你,这幅脆弱的身躯,可扛不住几剑!!”小慧俏脸阴寒,双目戏虐。


        

嗡!!


        

韩鸣面色掠起一丝愠怒,中途收剑。


        

“嘿嘿嘿!”


        

小慧唇角扬起一丝得逞的笑意,玉手握拳,朝着韩鸣面门狠狠砸下。


        

轰!!


        

鬼气呼啸,强劲如崩。


        

韩鸣只能抬剑阻挡。


        

嘭!!


        

沛然难挡的劲力砸得韩鸣双脚轰然深陷岩石之中。


        

咔!!


        

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在石窟之中响起。


        

小慧俏脸阴狞,一脸可惜地看着断折的手臂,轻轻摇头道:“唉,还真是脆弱!!”


        

“冤有头债有主,你又何必滥杀无辜?!”韩鸣面色苍白几许,目光沉肃地盯着小慧,冷声劝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慧听到韩鸣所言,非但没有与因为仇恨和韩鸣辩驳,反而抱着肚子笑得前俯后仰。


        

“喂喂喂,你不会是真相信了那条蠢水蟒的话了吧,那些东西可都是当初为了让它庇护同情我才编造出来的假话,哈哈哈哈!!”


        

韩鸣微微一愣,眼底涌出一丝冰寒的光泽来。


        

“那条蠢蟒可真是天真,老夫当初只不过是利用它而已,没想到到现在它还没想明白!!”


        

小慧露出一丝洋洋得意的神情来,言语之中满是轻鄙之意。


        

“不过那蠢蟒还真是好用,老夫借着它出江偷食的机会,强掳过往商船上的少女,现如今所有人都还以为是它吃了那些少女,哈哈哈,蠢货!!”


        

韩鸣面无表情唇角紧抿,双目清寒如冰地地凝视着小慧,五指攥紧了雷劫骨剑,眼底怒意翻涌。


        

声音暗哑,“谢谢你。”


        

小慧诧异地颦起了秀眉,满是尸斑的俏脸露出一丝诧然,“谢我什么?”


        

韩鸣手持长剑,前踏半步,浑身长袍无风自鼓。


        

浑身血气滚滚流转,周身罡气炽烈如阳。


        

髓海深处,那神魄之中的一缕橙红剑意,疯狂闪烁。


        

“谢谢你这么恶毒阴险!!”


        

话声至此,韩鸣隔空抬手,朝着小慧递出一剑。


        

出剑剑式平平无奇,只是剑端抬起的一刻,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能量波动,从韩鸣体内漫溢而出。


        

嗡!!


        

锐不可当,朝气蓬勃,宛如旭日东升般的洪流剑气,从剑端轰然倾流而出。


        

“剑……剑意?!!!!”


        

小慧满是黑青色尸斑的阴狞面容,徐徐被橙红色的光芒映亮,眼底流露出一丝由衷的惊悚来。


        

诸国境内,练剑得意者,数不出一只手来!!


        

这种几乎神仙般的人物,怎么可能会赤沙江出现?!


        

小慧鼓动周身鬼气,决死一搏般怒啸,抬起双爪朝着倾流而来的剑气拍去。


        

呼!!


        

只是这剑气却如同透过渔网的江水一般,从她指间飞流而过,瞬间贯入髓海神魄。


        

嘭!!


        

老水鬼潜藏在小慧髓海之中的神魄顿然消泯破碎,毫无阻挡之力。


        

这便是剑意威能,不伤肉身,亦能让人神魄俱灭……


        

……


        

……


        

山壁之下的江水。


        

一条胖乎乎白滚滚的水蟒正在江面之上盘游。


        

“走?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不走?万一那人凶性大发真要蛇胆泡酒怎么办?!”


        

在走与不走之间难以抉择,以至于它像拉磨的驴儿般原地转圈。


        

“算了,早死晚死都一样!”


        

最后水蟒放弃了希望般,在江面之上翻过了肚皮,一副就地等死的模样。


        

嗡!!


        

却在此时,它头顶山壁之上的鬼窟,喷出浓郁的橙红光芒来。


        

宛如一片红霞般,将雄壮巍峨的山壁都映亮了几许。


        

“好美!!”


        

水蟒翻过身来,使劲地仰起了头。


        

忽见一道身影从山壁之上飞掠而下,怀中横抱着一名面色苍白的少女。


        

呼!!


        

韩鸣身形连续数个腾挪,从几十米高的山壁一路飞落,再次跃到了水蟒头顶。


        

“那老水鬼死了?”水蟒语声轻颤,莫名有些难过。


        

从初生灵智到如今,在它身旁的人儿,不过就是这只老水鬼。


        

不管这只老水鬼先前如何欺负它,但只要老水鬼尚在,它都能有个伴。


        

如今老水鬼神魂俱灭,偌大的赤沙江内生灵无数,却也显得寂寥空旷。


        

“作恶多端,早晚要死,我送他一程,痛快利落,决无痛苦!!”韩鸣声音幽然。


        

水蟒不由轻轻啜泣。


        

“临死之前,他说……”韩鸣低头看着泪水涟涟的水蟒,嘴角微微一扬,“他说前些年多谢你照顾他了!”


        

哇!!!


        

水蟒大哭起来。


        

“我原以为你打不过他该知难而退,没想到他竟然死在了你的手里!!”


        

“我也曾劝他不要吸人精魄,可他不听我的,若我早些规管他,他也不至于落得身形俱灭的下场,是我……是我害了他!!!”


        

韩鸣本想编造假话安慰水蟒,没成想竟让水蟒如此自责。


        

“你若真不舍得他,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你的蛇胆泡酒,你可以下去陪他!”


        

“……”


        

水蟒吓得连忙闭嘴,身形却因暗暗抽噎,轻颤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