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第一薅神 > 第六百零六章 点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男子抱了许久,感觉到婴儿在看他,不自觉的笑了笑,勾了勾婴儿的鼻子道:“还真是像你的母亲,如果你是个女孩的话肯定会迷倒所有男人。”说着,抱着婴儿快步的走进门。


        

进门后,只见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女子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即使是如此,也无法掩饰那足以让人失神的容貌。


        

看见男子进来,女子刚想开口,却被男子抢先了。“雪琦,辛苦你了。”


        

雪琦笑了笑,显得有些惨白,调皮的说道:“擎天,还要叫我雪琦啊?”


        

被称作擎天的男子尴尬的笑了声,说到:“娘子。”


        

雪琦满足的笑了,“夫君,我们的孩子叫什么名字呢?”


        

擎天挠了挠头,“这个我还真没想好。”


        

雪琦白了他一眼:“就知道你没想好,还是我来取吧。”雪琦想了想,说到:“就叫云腾如何?”


        

擎天顿了顿,稍稍有些惊讶:“云腾?你还记得啊。”


        

“嗯呐,你不会忘了吧?”雪琦脸上浮现出一丝怒气。


        

擎天嘿嘿一笑“怎么可能?那可是我们第一次遇见的日子,哪敢忘啊?” 一秒记住https://m.300xs.com


        

雪琦轻哼一声,别过脸说道:“这次就放过你,下次你看我不打死你。”


        

擎天低下头往她额头上亲了一下,笑到:“看来你还是不知道我的厉害啊,等你恢复了看我不把你干的三天下不了床。”


        

雪琦雪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立马把薄薄的被单拉过头顶盖住……


        

在外面的虚空中,一双深邃且犀利的眼睛看了他们很久。而这双眼睛的主人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如果有人看到这个老人的话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位老者就是魔族的现任族长,马秋风。仔细观察会发现在这双眼睛中,有无奈,还有父亲般的慈爱。


        

老者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一年后,雪琦独自站在草屋的屋顶,任由寒风不断的吹过,眼眸中流露出无限的不舍。许久,雪琦脚踏虚空,身后幻化出一对冰蓝色羽翼,默默地向着远方飞去。身影是那么的决绝,更透着一股让人心生怜爱的柔弱。


        

草屋里,擎天呆呆的坐起,望着窗外,眼角不自觉的滑落下一颗泪珠。他知道,这次的离别很有可能就是永别。但是,他没有去追。他理解她的心情,更了解她对他们父子俩的爱,只是因为这注定是一场不可能相伴到白头的爱情,越到最后,越是不舍,而妖族的高层也不会允许他们到最后。


        

这时,一个灰色的身影出现在擎天身旁,定睛一看原来是马秋风。马秋风看着擎天,欣慰道:“天儿,她走了,我们也该回去了。走吧,等你突破神境这道坎,我便可以放心的把族长的位置给你了。”


        

擎天擦了擦泪珠,抬起头来看着马秋风道:“父皇,我们还有机会再见吗?”马擎天和雪琦都知道,这一别便是永别,但他依旧不愿意相信这就是事实,他心里的那一份渴望迫使他不自觉的问出这个他自己清楚无比的问题。


        

马秋风看着马擎天一阵心疼,安慰道:“忘了她吧,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以后好好修炼,或许当以后我们魔族能一统四大混沌空间的时候你们还能再见。”


        

马擎天沉默了许久,眼睛看着远方,握紧了拳头:“一统四大混沌空间吗?再给我一千年。雪琦,等我,千年之后我必带你回家!”


        

马秋风看着他,默默地点头,自己的儿子能有这般志气有哪个做父亲的会不高兴呢?


        

马擎天转过头看着已经睡熟了的马云腾,在他额头上轻轻的一吻,然后把他抱起。马秋风深深的看了马云腾一眼,突然露出了一副惊恐的表情,“大凶命格!”


        

马擎天点了点头“我知道,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


        

马秋风复杂的看了一眼,一股杀气从他身上发出。但是过了许久,他依然没有什么动静,反而突然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深深的叹了口气,将释放出的杀气收了回去。


        

马擎天笑了笑,看着怀里的马云腾,说道:“以后你就叫马尘吧,在外界我就宣称你是我在外面游历的时候捡回来的婴儿,再把你体内属于雪琦的那份冰凰力量给封印了,这样就不会有人知道你是我们的亲生孩子了。当尘埃飘散之时,便是你恢复云腾之名之时。”


        

说完,小心翼翼的将马云腾的衣裳脱去,一只手轻轻的放在马云腾幼小的左手臂上。随着一股血色的能量进入马云腾的体内,马云腾左手臂上原有的一个冰蓝色图纹渐渐消失,直到完全看不见了,马擎天才把手拿开。虽然说整个过程只有短短的一刻钟,但马擎天此时已是满头大汗了。


        

马秋风看着满头大汗的马擎天,满意的点了点头。封印一个人体内的一股力量本就是一件困难的事,特别是这样长时间的封印,一个弄不好就会毁了那个人的一身,但是马擎天不仅能顺利的做到而且还没有把熟睡的马云腾弄醒,足以见得马擎天对于力量的掌握程度有多娴熟。


        

马擎天休息了一下,起身下床,将马云腾抱起,对马秋风说道:“走了父皇,这些年让你担心了,放心吧,这次回去我就不会再像这次这样一言不说的就跑出来了。我要让魔族,一统四大混沌空间!”说着,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门,抱着怀里的马云腾向南方的魔族皇城飞去。不,应该说是抱着马尘了。当他毅然选择回去的时候,马云腾就已经被他尘封在了记忆深处。


        

转眼已是百年过去,百年之中,马擎天发动了不下十场大战,连续攻下了妖族的数十座城池。妖族无奈之下被迫与北混沌空间的神族合作,而神族也懂得唇亡齿寒的道理,于是三族的大战就此展开了……


        

魔族皇城,马擎天端坐龙椅之上,听着下方的诸位大臣上奏。


        

一位白胡子的大臣走出了队列,这位白胡子大臣便是魔族的兵部尚书,马垒。马垒恭谨道:“启禀魔皇,这些年来接连大战,魔族境内动荡不安,现在妖族又与神族结盟,老臣认为是时候该收兵了。”


        

马擎天眉毛一挑,点了点头道:“朕知道,即日起开始收兵撤退,有哪位将军愿意派兵殿后?”


        

一位身着白袍,面容清秀的白袍小将走了出来抱拳道:“臣苏沫白愿率手下的瑾雪军为大军殿后!”


        

马擎天点了点头,赞赏道:“好,你的瑾雪军经历过这么多场战役后算是保留的最完整的一支军队,由你率领瑾雪军做殿后任务再好不过了。等这次任务完成后,朕便册封你为镇南将军,到时候你便是我们魔族史上最年轻的将军了。”


        

当马擎天说出这话的时候座下的诸位大臣竟也没有一个说出反对的话来,要知道,苏沫白才八十多岁,而那些个大臣都是有着数百甚至上千的岁数了。由此可见,苏沫白的统帅能力是有多强。


        

在众人都在上早朝努力为魔族的未来出谋划策之时,某个人还在床上睡着懒觉,那个人便是魔族的大太子——马尘。


        

一缕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照在马尘身上。马尘懒懒的伸了个懒腰,然后揉了揉眼睛,一副永远睡不饱的样子。


        

突然,马尘身上的传音玉发出了一阵光芒,马尘连忙拿起,一看,原来是马尘的后妈,也就是魔族现在的皇后,韩月。


        

“尘儿,今天中午来自南方的荒蛮族就要来了,你父皇今天中午有事,所以你快些起床准备一下随我一起去迎接吧。”


        

马尘一排脑袋,差点睡过头了,连忙从床上跳下去,稍微洗漱了一下,头发都没梳好就跑出去了。


        

马尘匆匆跑到皇城门口,找到韩月,道:“母后,我来迟了。”


        

韩月微微笑道:“没事,快过来吧,他们可能马上就到了。”话还没说完,就见远方出现一支车队,正是南方荒蛮族的车队。


        

马尘看着这支队伍微微有些心惊,蛮夷族就是不一样,这一个个人高马大的,着实了不得啊。


        

车队在皇城门口停了下来,紧接着,一辆车中走出来一位蒙着轻纱的女子。女子身着金羽长裙,身材苗条,一眼看去,让人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美丽。面纱上,一双碧绿色的眼睛,更是让人迷失在她的眼睛里。


        

女子微微行了一个礼,说道:“小女子荒灵,见过皇后娘娘。”声音不大,却清晰无比,宛若天籁之音回响在众人耳边。


        

韩月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南方的客人,请进吧,我们已经安排好了宴席。”


        

荒灵再次行了个礼:“有劳皇后了。”


        

“请。”


        

一行人来到皇宫的偏殿,这里已经摆好了一大桌饭菜,大老远就闻到了一股香味。这让马尘这个睡了一个上午的大懒虫很焦灼,睡了一上午,早膳都没吃,现在看着这么一大桌好吃的别提有多难受了。


        

一番客气之后终于可以开饭了,马尘二话不说直接趴在桌上狂吃了起来,不一会就消灭了一大盘,就连荒蛮族的人都没有他这么快,看得众人一阵呆滞。


        

韩月虽然早已习惯,但是这可是有客人啊,就不能收敛点吗?


        

“咳咳,那个,不好意思啊各位,尘儿昨晚看书看得比较晚,所以今天早晨忘记吃早膳了,实在抱歉让你们见笑了。”韩月不好意思的说道。


        

荒灵笑了笑,从之前的惊讶中回过神来,答到:“客气了,太子为了学习如此努力值得我们学习,怎么会见笑呢?”


        

这时,荒蛮族的一人突然说了句:“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学习再努力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弱小书生。”


        

声音不大,但是在座的各位都是修为较高的,修为高的人,身体的各项机能都比普通人好很多。所以他说的那句话被众人听得一清二楚。


        

顿时,韩月的脸色一阵铁青,本来马尘的修为也是很高的,因为一次出去历练,也不知道他到底遇到了什么,当他回来的时候已经修为尽失了。


        

马尘此时也放下手中的碗筷,抬起头,眯着眼睛看着那个说出这话的荒蛮族人道:“这位客人,请问你的修为很高吗?在七境中的哪一境啊?”(PS:这个世界以武为尊,练武分为七个境界,从低到高依次为:黄灵境,玄灵境,地境,天境,王境,神境,圣境。)


        

那人冷哼一声:“鄙人不才,只是一个小小的王境,比不上我们公主,小小年纪已经半只脚踏入神境了。”


        

马尘冷冷一笑:“原来只是一个王境,也好意思说的如此自豪。”


        

荒灵见局势有些乱了,连忙出来打圆场:“太子息怒,族人不知轻重得罪了您,还望恕罪。”


        

马尘这才注意到这位来自荒蛮族的公主,戏谑道:“很多年前我就不做太子了,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你们荒蛮族竟然有如此水灵的公主。”


        

荒灵客气道:“太子说笑了,荒灵只是一介小女子罢了。”


        

马尘嘿嘿一笑,不搭理她继续吃了起来。这时,那位荒蛮族的人又不满起来了:“还太子呢,就知道吃,怪不得不做太子了。”


        

马尘听到了,不仅没有发怒,甚至笑了起来,道:“那请问你觉得要怎样才是做太子该有的呢?”


        

那人傲然道:“当然是像我们公主这般修为高深,有天赋,又长得漂亮,还懂礼节的人。”


        

马尘点了点头,看着荒灵道:“嗯,不错。看来等你们回去的时候不用担心你们的安全了,有个这么忠心的侍卫公主真是好福气啊。”


        

荒灵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她这时才意识到,马尘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试探这名护卫,试探他有没有可能被人收买。而且还能在刚见面的时候便想到离别时的事,这目光何其的长远。


        

韩月也意识到了马尘的用意,满意的点了点头,心里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荒灵很快的把心中的那份震惊压下,道:“谢谢太子关心……”


        

话还没说完就被马尘打断了:“不要叫我太子了,你那个侍卫说的没错,我没有那么好的修为,也没那天赋,不适合做太子,所以我很多年前就把太子之位让给了我的弟弟马枫,现在他才是太子,我只是一介书生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