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创造大幻神 > 引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引子


        

这是一片由黑、白、灰三色所渲染的世界,所有异色尽皆被消融殆尽。


        

天空呈现出灰蒙蒙的色泽,仿佛是一片遭受污染的水塘,失去了往日的活性与自然的生机。昏暗的光线透过层层迷雾照射于大地之上,使这片天地的氛围极其压抑。


        

整个世界都定格在这种死寂之中,若不是那空气中依旧缓缓飘荡的浓雾,甚至连时间都无法察觉。


        

地面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山林。


        

山还在,林却几乎尽数化为腐朽,而那所剩不多的树木也尽皆“石化”。


        

其中的绝大多数都横倒在地,躯干犹如被酸液侵蚀般残破不堪。仅剩下的几棵依旧傲立于天地,却也是满目疮痍、岌岌可危。


        

......


        

“...”


        

某颗古树的不远处,突兀得传来水声。一只脏兮兮的赤足,踩在一小片黑色的粘稠液体上。


        

那是一个约莫七、八岁的男孩。 首发网址http://m.3000xs.com


        

男孩身上并无衣物,就连一双像样的小鞋都不曾拥有。


        

此刻那脚掌之上除了脏兮兮的泥土就是触目惊心的伤痕,心痛之余让人不忍直视。


        

男孩身上裹着一块不知从何处捡来的破布。


        

艰难行进之余,小小的身躯在破布的包裹下不断哆嗦。


        

诡异的是,男孩的那双瞳孔犹如一汪死水,毫无生机。


        

不知多久,男孩终于是在古树的不远处停下。


        

在他的小脚边,是一把残破的细剑和一些碎破的衣衫。细剑折中断裂,除了侵蚀的痕迹外还依稀能辨识出一些诡异的牙印,剑尖在撕咬下大幅度弯曲,险些崩断。


        

散落在一旁的衣衫上裹着层层轻纱,其上的色泽虽然极淡,但却并未完全褪去。其前主人大概是名女性,只是此刻尸骨消融,滋养着这方天地。


        

这些衣物虽然已被侵蚀,但残留的绸缎和轻纱却足矣为男孩带来温暖。


        

男孩眼目低垂,显然是困极了。


        

他木讷得捡起了衣服,蹒跚着走到古树旁就地躺下。小小的身体尽可能地蜷缩在一起,用衣物将全身都包裹在其中。


        

虽然依旧冰凉,但比起之前明显好的太多。


        

就这样,男孩的眼目低垂,在困意的驱使下逐渐闭合,沉沉睡去。


        

天地再次陷入死寂。


        

不知何时,树木的断裂声陡然响起。


        

男孩身旁的那颗斑驳古树终是无法支撑,向着男孩的方向倒塌而下。


        

此时男孩却是浑然不知,依旧沉浸在睡梦中。


        

然而想象中的一幕却并未发生,甚至变得颇为诡异和奇幻。


        

古树在与男孩接触的刹那,却仿佛触碰到了一层结界。穿透结界而过的部分尽皆化为一只只扑闪着翅膀的木蝶。


        

随着古树的侵入那木蝶越来越多,隐隐有着漫天之势。


        

至此,那古树的部分躯干尽皆消散,其中的生机和能量似是化为这些诡异之物残存着。


        

此时的男孩依旧在熟睡,只是之前皱紧的眉头变得舒缓、自然。


        

男孩并未被古树撞击时的巨响吵醒,反而睡得极为舒适且安宁。


        

在这熟睡之中,他的身体也在悄悄变化。


        

小脚处,伤口在迅速闭合,并凝结成血痂脱落,先前有些煞白的小脸也恢复了丝丝红润。


        

唯有那小肚子时不时得响起咕咕声。


        

......


        

不知过了多久一旁翩翩起舞的木蝶纷纷化为齑粉。这世界不知多久才重现的生机,却是昙花一现,重新被黑暗主导。


        

良久后,蜷缩成一团的衣物终于有了动静。男孩从中探出头来,他眼皮低垂着,似是依旧有些困意。


        

沉默良久男孩才艰难得从中钻出,小手翻动间,将破碎绸缎和轻纱缠绕在身,最后再披上破布。


        

穿戴完毕,男孩的小肚子再次不争气地叫了起来。原本无神的眸子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痛苦之色。随即转身,继续向着浓雾弥漫的方向走去。


        

临行前回头看了一眼那原本伫立在这片天地的粗壮古树,只是此刻的古树已然倒塌。


        

那为数不多,依旧傲立于这世界的身影再次少了一道。


        

一眼过后,男孩便头也不回地继续向着某个方向走去。


        

不远处。


        

一截直立的枯木陡然睁开单眼,其眼眸就犹如深不见底的深渊散播着恐惧与杀意,一抹妖异的赤红渐渐浮现,那血色中满是狰狞,紧紧盯着远处前行的小巧身影。


        

它的身躯开始颤抖,粉尘和碎石不断从皮肤上脱落。


        

显然,这玩意在此站定已经不知多少岁月。


        

脱落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一股股凶厉的气息弥漫开来。


        

直至达到某个巅峰时,那身影却是猛然一滞,脱落的速度顷刻间小了下去,直至重归平静。


        

那只诡异的眼眸却是并未闭合,盯着那道身影远去,直至消失。


        

至此,那瞳孔中的红光才一点点消散。


        

......


        

这里没有时间,没有日月。


        

男孩就在这无边的迷雾和灰暗中不断前行,他也不知道要去往何方,只是冥冥之中似乎有着不清不楚的感应,告诉他走这边,不断向前、不断向前....


        

时间无痕,甚至连男孩沉睡与苏醒的次数都无法计数。


        

这段期间,男孩的双眸却是有着极大的变化,原先的瞳孔中是一片灰暗,犹如人偶。现在却已经有了人性的光泽,其中时不时闪过劳累、痛苦和迷茫。


        

在这些情绪中,最为着重的就是痛苦。寒冷虽然已过,但那腹中的饥饿却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


        

正常来说男孩应该早已在某个角落中长眠。


        

但他每次睡醒时,除了那让人难受的饥饿外,身体的所有问题尽皆恢复如初。


        

这使得他遭受了近乎无尽的折磨,唯有在休眠时灵魂才能免受摧残。


        

此刻。


        

他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


        

那地面之上的泥土和身侧的植被开始转变,已经浮现出一丝该有的色彩。


        

显然,这灰暗世界的尽头即将抵达。


        

三次入睡后,灰暗已经消失殆尽,光明挥洒而下。


        

虽然依旧没有太阳,但那种压抑的氛围已然消散,植被上的光彩无不是在彰显着生机。


        

与先前的死寂、压抑相比,让人如坠天堂。


        

男孩欣喜之余似乎就连腹中的饥饿感都淡化了许多。


        

唯一让人难受的是...


        

更冷了。


        

冷了很多...很多...


        

男孩虽然裹着破布,身躯却哆嗦地更为厉害,这种寒冷已经远胜当初。


        

男孩紧咬牙关继续前行,那种寒冷让他数次生出了回头的念头。


        

回到那个灰暗的世界里继续承受饥饿,似乎都要比现在所忍受的痛苦好得多。


        

他有种感觉,再继续向前,似乎真的有可能会被冻死。


        

思索间,男孩突然停下脚步,似有所感。


        

小眼睛有些疑惑得看着面前的空气,良久才颤颤巍巍地伸出通红的小手。


        

只见那小手的触及处,犹如湖水般荡起了涟漪。


        

这使得男孩有些好奇,思绪间小手继续向前穿透而过,下一刹那却是猛然将手抽了回来。


        

他能感觉到,这之后似乎是另一个世界,一片极为寒冷的世界。


        

仅仅只是略作迟疑,男孩幼小的身躯便重新有了动作。


        

在对面永眠,似乎也比在这方世界苟活好吧。


        

那种饥饿、困苦与孤单,无法言喻。


        

默然间,通红的小脚踏着冰冷前行。男孩的双眸也随之愈发清明,神色变得更为生动。


        

......


        

“呼呼...”


        

寒风掺杂着大雪自天际而来。


        

男孩站在原地,后方的空间涟漪依旧在回荡。


        

面前是一片银装素裹的平原。


        

更远处是让人绝望的雪天一线。


        

这里除了雪,别无它物。


        

男孩的神色在剧烈地颤动,肉身却如木偶般挣扎着向前。


        

他单手前伸,似乎想要触摸这世界的尽头。


        

刺骨的寒风不断席卷着男孩瘦弱的身躯,那一身破烂的遮盖物在男孩两步后便尽皆化为冰片断裂。


        

第三步迈出时男孩已是不着寸缕。


        

此刻,男孩神色中的颤动已然停止,灵性的光泽浮现而出。


        

只是,那光泽只持续了刹那,便在冰雪中悄然淡去。


        

狂风大雪肆虐的雪原上,一个小小的身影,怀抱着自己的双臂,以一副挣扎行进的姿态冻结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