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创造大幻神 > 第十二章 南秋雪的好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话出口,他并未觉得如何。


        

南秋雪却是有被震惊到,她如今对药材的辩识也不过才堪堪九品罢了。


        

虽然难以置信,但她也不会如他人那般武断地下定结论。


        

因为这种事是真是假一测便知,又岂是随口一说便能信服的。


        

所谓天才,其成长速度本就超脱于常人的认知。


        

因此,遭受质疑是常事,南秋雪当年也是如此。


        

但若是因为难以置信便随意出声质疑,反而显得目光短浅,与那卫青绝之辈无异。


        

以南秋雪的眼光来看,这陆凡定然是天赋绝佳,甚至很可能在自己之上。


        

便见南秋雪一拍腰包,三道流光从中激射而出,被南秋雪修长的玉手握住,随后一一摆在桌面。


        

“请”南秋雪伸手说道。


        

陆凡自然明白,这是对方在考验他。他也并未想过隐藏什么,这南秋雪未来潜力极高,再加上性子温和,与其交好自然是有益无害。 首发网址http://m.3000xs.com


        

但若是不露两手,又有什么资格让对方记住他。


        

陆凡起身来细细观察,约莫二十息后便开口道:“九品玄芝莹叶,主药效为治愈,强度足以使断肢重生。”


        

那是一株形如灵芝却生着厚实叶片的药材,通体翠玉色泛着碧绿光泽。


        

“这是,金鳞子皮,五品药材。看样子,是刚刚从金鳞母树上剥落。顺带一提,母树是八品。”


        

这是一片通体金色,外形似鳞片的树皮。


        

“最后这个是八品寒剑草,药效属寒,蕴含一丝锋锐的道意。可用于炼制淬体丹药和增强剑道明悟的丹药。”


        

那是一株外形通绿,其形如剑的药草,那笔直的躯干和锋利的叶沿似乎可以直接用来当剑使。


        

陆凡说得并不怎么详细,但这样已经足矣。


        

“秋雪姐,你身上的好宝贝还真不少...”陆凡辩识完后,有些无言得说道。


        

人漂亮,有天赋,身材超棒!背景不凡,又有钱...


        

说完,陆凡情不自禁地舔了舔突显干燥的嘴唇。神色中罕见地泛起精芒,一副小贪小贪的模样。


        

却见南秋雪笑而不语,纤细的玉指放在粉润的唇前,小嘴微微嘟起,做出噤声的样子。


        

示意陆凡不要说出去。


        

陆凡却是苦笑起来,这南秋雪还真就如此放心地将东西拿出来。虽说自己就算要抢也未必得手,可若是放出风声,那恐怕全万岳之境都要骚动起来。


        

到时候这南秋雪,恐怕就危险了。


        

不过,陆凡自然不会如此。只是,万一有人早就知道南秋雪会携宝归来。在未来某刻设伏抢夺,那么这笔账很大可能会被算到陆凡头上。


        

毕竟,目前明面上,只有他陆凡知晓这些。


        

不过,这也就是想想。南秋雪虽说战斗力较为普通,但既然敢带出来定然是有恃无恐。


        

想必是有人暗中保护。


        

南秋雪将草药收入后,这才一脸正色的看向陆凡。


        

“陆凡师弟,我看你天赋不凡,可愿意入我宗门?我可以帮你引荐。”南秋雪直截了当地问道,想必是先前就已经想好了。


        

“秋雪姐,宗门之事我暂时便不考虑了。师尊目前还在游历大陆,要等他老人家归来再做定夺。”陆凡回应道,言辞却是有些果决。


        

南秋雪虽然没说宗门名称,但陆凡却是心知肚明。


        

若是换作他人,哪怕是倒贴全部家产都乐意之至,可陆凡还是拒绝了。


        

闻言南秋雪虽然有些诧异,却并未太过于惊讶。


        

这陆凡应当是随着他师傅见过一些世面。


        

“嗯。”南秋雪虽然觉得有些遗憾,却也并未再多做纠缠。


        

“陆凡,你今后若是在丹道上有什么疑问,或者有其他事情需要帮忙,可以随时来找我。我还会在苍安城停留十四天。”南秋雪浅笑着,言语中的好意已是显露无疑。


        

她对陆凡本身就颇具好感,哪怕陆凡没什么背景,这话她今日也会说出口。


        

“那便多谢秋雪姐了。”陆凡起身拱手道。


        

“对了。陆凡,你现在居住于宋家?”似是想起什么,南秋雪询问道。


        

“嗯,家师将我暂时托付于宋家家主。”陆凡并未隐瞒,一个异姓常年居住于宋家,还享受着家主的特别待遇。


        

南秋雪若是有心,必然能够查到。


        

“噢~”南秋雪恍然,难怪陆凡这般天赋会出现在这苍安城。


        

若是与那宋家家主挂钩,就不显得奇怪了。


        

“秋雪姐我就先行告退了,宋元大哥还在等我。”陆凡讪笑一声,说道。


        

“去吧,帮我向宋元师兄问好,若是有空一起来我南家品茶。”南秋雪微笑着回应,那笑容温柔可人。


        

......


        

唉...”陆凡走出丹殿后,却是叹息一声,心情略有一丝沉重。


        

事实上,先前与南秋雪所言并非完全是真。


        

比如那句“宋元师兄在等候”之言,不过是离去的说辞罢了。


        

夜晚的武道广场略显空旷,行人已是所剩无几。


        

一块块巨大的青石地板在夜光下散着并不耀眼的光芒,为依旧忙碌的人们照明道路。


        

此时的陆凡困极了,恨不得倒头就睡。


        

他眼皮无力地低垂着,身影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老头,一摇一晃向着宋府的方向行去。


        

事实上并没有困到那种程度,只是单纯的懒散罢了。


        

“哟,还以为你小子要像乌龟一样,在里边缩一辈子呢。”嘲讽的语气却是不合时宜地响起。


        

来人身形还算结实,留着显眼的毛寸,正是卫虎。


        

其周围还跟着几个年纪相仿的小弟,一个个怒目圆瞪,仿佛与陆凡有着深仇大恨一般。


        

陆凡循声望去,脸色却是苦了下来:“你有完没完啊,不用回家睡觉的吗?”


        

闻言,那卫虎却是露出快意的讪笑:“呵呵,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今天我卫虎不把你揍到下跪就跟你姓。”


        

“劝你识相点,现在下跪向虎哥道歉,然后自扇耳光,今日这事就过了。”一旁的小弟冷冷喝道。


        

话音刚落,卫虎一巴掌拍在那小弟头上怒喝:“你说过就过?要不这个老大你来当好了。”


        

那小弟却是不敢回声,缩了缩脖子。


        

回过头来,卫虎又继续道:“我告诉你,今天这事没完。以后见你一次揍一次,直到劳资心情舒畅为止。”


        

说完,嘴角泛起冷笑。


        

身旁的几个小弟也是撸起袖子,准备动手。


        

看几人凶煞的神色,陆凡却是站在原地,面色泰然。


        

只见那卫虎,快步而上,右手宛若利爪般自上而下向陆凡拍来。


        

然而,想象中的画面却并未出现。


        

只见卫虎的手掌在距离陆凡肩膀约莫一尺时忽然放缓,随后轻轻在陆凡肩膀上拍了拍,就如同打招呼一般。


        

卫虎露出两颗门牙讪笑道:“还来这套啊,可惜劳资已经看穿了。”


        

同样的错误,他卫虎可不会犯第二次!


        

显然,这广场也是禁止武斗的。由于他们之间紧张的氛围,不远处的几个守卫已是紧盯着这边。


        

闻言,陆凡懒懒的回应道:“不错,学的还挺快。”


        

“呵呵,拜你所赐。放心,你到哪儿我们就跟到哪儿,有种今晚就别出这个广场。”卫虎冷冷地看了陆凡一眼,便转身而过,不近不远地跟在陆凡身后。


        

“唉...多事之秋啊...”陆凡叹息道,他现在只想回去睡觉罢了。


        

随即也不再理会几人,左右看了看,向着一处偏僻的角落走去。


        

陆凡一路向下,走出广场,窜入小巷。


        

跟在身后的卫虎几人却是一愣,随即一个个面露喜色,跟着冲了进去。


        

小巷子内,一阵杂乱之音传来。随后便见一道身影从中走出,拖着疲惫的身形渐行渐远。


        

小巷内,几个姿势不一的少年躺倒在地,口中不断发出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