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10章:追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接下来,段玉简短地把自己的推断告诉了林光寒。


        

里面的关键性内容,涉及到最艰森的炼金学,林光寒听不懂。


        

但作为守夜人的千户,他完全听懂了段玉推断中的逻辑,并且觉得非常有道理。


        

段玉道:“林大人,赶紧用最快的速度,带上兵马去月光寺,另外记得带一个死囚。”


        

林光寒道:“你说凶手在月光寺中?”


        

段玉点头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是的。”


        

林光寒问道:“你有证据吗?你也知道月光寺是什么地方,若没有证据就带兵前往,后果有多严重,你是无法想象的。”


        

月光寺?


        

听上去像是一个寺庙,但它其实是一个半独立的炼金师组织,但是又接受朝廷钦天阁的管理。


        

翻译成为大白话,就是钦天阁麾下的一个独立研究所。


        

因为从事某种神秘研究,月光寺周围也会发生一些离奇事件,久而久之,月光寺就被誉为瀛州城最神秘的地方之一。 一秒记住https://m.300xs.com


        

因为月光寺独立性非常强,瀛州太守府都管辖不了它,所以一贯来它和外面势力井水不犯河水。


        

而且因为它地位超脱,加上又经常出一些离奇诡异之事,几乎没有人愿意靠近月光寺。


        

甚至很多人都把它传成了魔窟一般。


        

段玉点头道:“我有证据,而且我的证据不但能找到凶手,还能立下巨大的功劳,这个功劳甚至能让您直达镇夜司的老祖宗耳中。”


        

林光寒沉吟不语。


        

段玉道:“林大人,您赶紧派兵去月光寺,越快越好,晚了就来不及了。”


        

林光寒道:“月光寺地位超脱,无凭无据,我镇夜司也不敢得罪。”


        

段玉道:“殷莫愁是太守大人的妹妹,有人竟然敢谋杀她,这里面肯定关系到不可告人的巨大阴谋,说不定会有损帝国利益啊,我们速度要快,晚了就来不及了。”


        

段玉知道,他的小命在这些大人物面前不值一提,大概没有人会在意他的清白,所以一定要把这个案子闹大,越大越好。


        

林光寒闭上眼睛,沉默了良久,正在犹豫。


        

足足一分钟后,他睁开眼睛道:“行,去月光寺!”


        

……………………


        

段玉被林光寒轻而易举带出了死牢,但依旧戴着枷锁,关押在马车之内。


        

林光寒带领着镇夜司的几十名武士,前往月光寺。


        

月光寺在一个深山谷中,背阳,显得阴森森的。


        

这里本是一个寺庙,香火旺盛,最多的时候有几百名僧侣。二十年前,寺庙爆发了一场可怕的瘟疫,所有的僧侣全部死绝,这里成为了鬼地,无人敢靠近。


        

十三年前,一群炼金师来到瀛州,选中了月光寺,进驻到这里做各种研究和实验。


        

从此之后,月光寺变得更加神秘可怕。


        

来到月光寺门口,尽管外面艳阳高照,但是两边山谷之中的月光寺,却依旧阴森灰暗。


        

林光寒来到门口,躬身道:“寺正大人,守夜人林光寒,前来拜见。”


        

“何事?”


        

林光寒道:“有一桩杀人命案,涉及到了月光寺,凶手可能就在这月光寺中。”


        

片刻之后,月光寺之门开启,走出来了一个中年男子,穿着黑色长袍,带着面罩,只露出两只眼睛,应该是月光寺的一名炼金师。


        

林光寒道:“请问大师贵姓?”


        

黑袍炼金师道:“莫三。”


        

接着,黑袍炼金师道:“林大人,我月光寺直属于钦天阁,清贵孤僻。你说我们涉及到一桩杀人命案,如果不给我们一个交代,今日你也就休想离开了。”


        

黑袍炼金师莫三的口气非常平淡,但是里面却蕴含着强大的自信。


        

别人怕镇夜司的守夜人,但月光寺是不怕的。


        

片刻后,一个又一个黑袍武士无声无息飞奔而出。


        

整整几百人,将段玉和林光寒还有几十名守夜人武士包围得水泄不通。


        

这还不算。


        

月光寺巨大的围墙上出现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孔,然后推出了几门火炮。


        

太夸张了,连火炮都有。


        

不止火炮,还有其他段玉完全不认识的武器。


        

月光寺果然牛逼,难怪没有人愿意招惹。


        

看来今天如果不给一个交代,林光寒和段玉都走不了了。


        

林光寒朝着段玉招了招手道:“段公子,接下来交给你了。如果事情不像你说的那样,我走不了是小事,你的尸体大概就要留在这里,让月光寺做实验了。”


        

接下来,几个守夜人打开了段玉的枷锁。


        

段玉上前,来到炼金师莫三面前。


        

莫三道:“就是阁下说,我月光寺牵涉到谋杀命案?指责我月光寺中人杀人?”


        

段玉道:“对。”


        

莫三道:“杀谁?”


        

段玉道:“太守大人的妹妹,瀛州水师副统领殷莫愁。”


        

莫三道:“证据。”


        

段玉道:“莫三大师,听闻月光寺研制出神药,重能治疗绝症肺痨,轻能治疗肺疾,对吗?”


        

莫三炼金师道:“这是月光寺绝密,刚刚上报皇帝陛下,你如何知道?”


        

段玉道:“请问有这回事吗?”


        

莫三炼金师道:“有,我月光寺研制出了神药月光散,能治绝症活命无数,功德无量,已经震动朝野,皇帝陛下闻之大喜,马上要下旨嘉奖。但这以殷莫愁之死又有什么关系?”


        

段玉道:“莫大师,如果我所料不错,月光寺所研制神药分为几种,最珍贵的可以治疗肺痨。普通的可以治疗肺疾对吗?”


        

莫三炼金师道:“对,红色月光散治疗肺痨,白色月光散治疗肺疾。”


        

靠,真牛逼啊。


        

连治疗肺结核的链霉素都研究出来,这让穿越者怎么活啊?


        

段玉望着包围的几百名月光寺黑袍武士,缓缓道:“好让莫三大师知道,这白色月光散者与酒相克,服用白色月光散之后饮酒,便会暴毙而亡。”


        

这话一出,炼金师莫三脸色一变,勃然大怒。


        

根据段玉的推测,这白色月光散就是头孢。


        

殷莫愁的肺部感染本来越来越严重,忽然就痊愈了,很有可能就是服用了头孢。


        

而且她来迎亲段玉之前,应该服用了大量的头孢巩固。


        

来到仙音阁之后,又跟着段玉大量饮酒,所以发生了双硫仑样反应,在昏睡中无声无息暴毙而亡。


        

这就是段玉大胆推断的殷莫愁死亡真相。


        

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的,因为殷莫愁原本非常健康,如同豹子一般,结果忽然得病了。


        

而且段玉用中药为她治疗,虽然效果缓慢了一些,但也应该是有效的。


        

结果不但没用,反而咳嗽越来越严重,肯定有人不断加重了殷莫愁的病情。


        

所以,这就是一桩谋杀案。


        

对方为何谋杀殷莫愁,是杀人灭口?还是有其他不可告人的阴谋,就完全不得而知了。


        

炼金师莫三寒声道:“阁下,我们的月光散能够拯救无数人命,皇帝陛下都赐名神药,下旨大赏。你说它反而会毒死人?你说这话,是要掉脑袋的。”


        

就在此时,传来一声高呼。


        

“太守大人到!”


        

紧接着,前面道路上出现了一队兵马,整整上百人。


        

片刻后,这上百名武士也到达月光寺之外,一名国字脸中年下马,他的身后还跟着另外一名官员,是段玉见过的临东县令。


        

瀛州总共有九县,光城区就有两个县,临东和临西。


        

这位国字脸的中年,便是瀛州太守殷天恩了,大武帝国在瀛州的封疆大吏。


        

林光寒上前行礼道:“拜见太守大人。”


        

殷天恩冷道:“林光寒大人,你守夜人什么时候也插手本府的案子了?僭越了吧?”


        

旁边的临东县令道:“段玉乃谋杀殷莫愁将军的凶手,三日之后便要问斩,怎可带出监牢?来人啊,将他带回死牢。”


        

“慢!”林光寒大声喝道:“太守大人,此事关系到令妹之死的真相,您难道不想知道吗?”


        

“慢!”月光寺的莫三炼金师道:“他走不了了。”


        

太守殷天恩目光望向了段玉。


        

段玉道:“太守大人,莫愁之前感染肺疾,缠绵半个多月,忽然痊愈。而她与月光寺的某位炼金师关系交好,所以服用白色月光散治疗肺疾,合情合理吧?”


        

众人默认。


        

段玉又道:“而这种白色月光散与酒相克,共服之后,便会暴毙而亡。”


        

太守殷天恩道:“你怎知道月光散与酒相克?”


        

段玉道:“小人喜欢杂书,所以对炼金知识,也略懂一二。”


        

听到这话,炼金师莫三一声不屑冷哼。


        

区区一个贱籍男子,在月光寺面前谈炼金术,真是班门弄斧,狂犬吠日。


        

太守殷天恩道:“莫三先生,月光散可有此毒副作用?”


        

莫三先生道:“闻所未闻。”


        

段玉道:“而且想要证明这一点非常容易,只需一副白色月光散,一个死囚便可。”


        

太守殷天恩沉默片刻,然后朝着月光寺的炼金师道:“有劳了。”


        

莫三道:“太守大人,如果此人不能证明我月光寺月光散能毒死人,又当如何?”


        

太守道:“您想如何?”


        

莫三道:“段玉此人以死谢罪。”


        

殷天恩太守道:“行!”


        

我艹!


        

太守大人,我可是你没有过门的小舅子啊,你把我的性命这么视如草芥吗?


        

然后,殷天恩太守朝着段玉道:“你做事吧,如果不能证明月光散能毒死人,你今天就死在这里,就算是提前斩首了。”


        

段玉大声道:“准备烈酒,准备白色月光散,准备死囚!莫三先生,今天就让你这个炼金大师大开眼界!”


        

……………………


        

注:第二更送上,急需大家的支持!推荐票还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