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13章:女友七十大寿!(幻樱空盟主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接下来的时间内,不管是镇夜司,还是太守府,全部都外松内紧,整整派出了上千人,监控着瀛州城的各个角落。


        

第一,搜捕疑似左野的踪迹。第二,寻找殷莫愁的遗体。


        

守夜人和太守府,抓捕了几百人,花掉了许多银两在市井中购买情报,想要获得任何蛛丝马迹。


        

但全部都一无所获。


        

没人听过左野这个名字,更别说知道她长得什么样子。


        

就仿佛左野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这个世界上,完全是殷莫愁杜撰出来的一般。


        

太守和林光寒,甚至段玉都判断,殷莫愁的死仅仅只是这个巨大阴谋的开始,对方一定还会有下一个行动,更大更惊人的行动。


        

但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了。


        

整个瀛州城没有任何异动,压根没有什么阴谋,也没有什么大事件。


        

左野也仿佛没有任何行动,甚至她是不是真的存在,依旧是个未知数。


        

镇夜司偷偷派遣去监视月光寺的人马也不断汇报,月光寺同样没有任何动静,和往常一样连大门都没有开启过。 一秒记住https://m.300xs.com


        

一切都显得如此安静。


        

给人感觉,殷莫愁的死就完全是一个意外。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段玉真的就要将牢底坐穿了。


        

……………………


        

死牢之内,又有一个身影,出现在段玉面前。


        

竟然是太守殷天恩,他全身笼罩在黑斗篷之内,显得非常神秘。


        

显然,他的到来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包括林光寒。


        

“段玉,我如此隐匿前来见你,你心中可有数?”殷天恩道。


        

段玉道:“太守大人,您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殷天恩道:“莫愁临死之前,还与你说了什么?你是不是漏掉了一两句?”


        

段玉沉默片刻道:“我确实漏掉了一句,但不是刻意隐瞒,而是担心会给太守大人带来祸事。”


        

殷天恩道:“把你漏掉的那一句说出来。”


        

段玉道:“莫愁说她做了一件违心的事情,我问她是什么事,她说触犯了禁忌天条。”


        

这话一出,殷天恩目光微微一缩。


        

果然,这句话很重要。


        

殷天恩道:“那你是怎么想的?”


        

段玉道:“在这个世界,我知道的禁忌天条不多。但修罗妖器是其中一种。任何人一旦持有修罗妖器,必死无疑。就在不久之前的仙音阁,我亲眼见到总督大人的侄子因为持有妖器被斩首了。”


        

殷天恩道:“所以你怀疑,莫愁说的触犯禁忌天条一事和修罗妖器有关?”


        

段玉点头。


        

殷天恩道:“镇夜司专门剿灭修罗族余孽,所以你不敢在林光寒面前说起此事?”


        

段玉点头。


        

太守殷天恩盯着段玉良久,那目光甚至让段玉有些毛骨悚然了。


        

段玉问道:“太守大人,我猜对了是吗?”


        

然后他开始仔细地回忆,在仙音阁当林光寒抓到那个总督侄子并且处死的时候,殷莫愁的目光微微抽搐了一下,表情是不大自然的。


        

殷天恩移开了目光,缓缓道:“你就祈祷他们赶紧行动吧,否则他们永远处于暗处,这个阴谋就再也无法揭开真相,你也无法恢复自由。”


        

太守殷天恩离开之后,段玉开始回忆对方刚才的目光。


        

就那一瞬间,太守大人想要做什么?!


        

而且还有一点,之前太守拼死反对殷莫愁和段玉的婚事,为何之后又默许了?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都不可能啊。


        

段玉是青楼里的相公,贱籍出身。而殷莫愁虽然是寡妇,但毕竟是瀛州水师副统领,太守之妹。两人的地位天壤之别,说破天了殷天恩太守也不应该会答应的啊,哪怕是默许。


        

但莫愁说她的兄长默许了。


        

这也非常离奇啊!


        

走出门的时候,太守大人忽然道:“未来如果真相大白,你出去之后想要做什么?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呃?


        

段玉想了很久,觉得还是那条路子。


        

找一个非常有钱的寡妇,然后去嫁给她。


        

当然他也是有理想的,那个寡妇千万不能年纪太大,而且要貌美如花。


        

什么我的女友七十大寿这类事情,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


        

又几日过去了。


        

镇夜司,太守府的布控,依旧毫无所获。


        

左野仿佛依旧不存在于世间,所谓的巨大阴谋,也仿佛不存在。


        

如此一来,查清真相,段玉恢复清白就更加遥遥无期。


        

难道真的要将牢底坐穿吗?


        

而且被牵连坐牢的还有仙音阁的临娘,还有一些可爱的小姐姐,现在也在坐牢呢。


        

段玉一日不能洗刷罪名,她们也不能出来。


        

三日之后,太守府和镇夜司,瀛州驻军大营迎来了一件大事。


        

这日上午,瀛州城全部戒严,封锁道路。


        

一支两千人的武士队伍,浩浩荡荡,护送着一辆又一辆马车,离开了威海侯爵府。


        

防守密不透风,队伍所过之处,方圆百步之内,不能有任何人。


        

整整一个多时辰后。


        

这是两千名全副武装的队伍来到了太守府前。


        

太守殷天恩,镇夜司林光寒,瀛州守军将领张召仲,三方迎接威海侯爵府的队伍。


        

所有人目光都很严肃凝重。


        

威海侯爵府的这两千名军队,非常精锐的,令行禁止,行动如一。


        

名义上这也是大武帝国的军队了,但面对殷天恩太守,他们依旧冰冷肃杀,不掩杀气。


        

“卸货!”威海侯爵府的这名将领一声令下。


        

几十只沉甸甸的箱子,从马车上卸了下来。


        

“打开!”


        

随着一声令下,几十只箱子全部开启。


        

顿时,金光四射,所有人目光一颤。


        

这几十只箱子里面,全部都是黄金,真的把人眼睛都晃花了。


        

威海侯爵府将领道:“殷太守,请检验,确认无误后,请正式接收。”


        

殷天恩太守一挥手,顿时几十人出列,检查箱子里面的黄金,确定纯度,并且进行称重。


        

一个时辰后,全部核验完毕。


        

“启禀大人,总共十万两黄金无误。”主簿上前道。


        

威海侯爵府将领道:“殷太守,威海侯爵府去年所有应缴纳给帝国的税收,已经全部上缴,请查收签字,并且代为转交给京城国库。”


        

殷天恩太守接过公文,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并且盖上了大印。


        

威海侯爵府将领拿过公文,挥手道:“收队!”


        

“解除戒严,解除封锁!”随着这名将领一声令下,全城戒严解除,所有道路封锁也全部解除,整个城市这才活了起来。


        

威海侯爵府之威风,可见一般。


        

这十万两黄金是威海侯爵府上缴帝国的税收,一年一百二十万两白银,折合十万两黄金。


        

威海侯爵府段氏,一年交税就这么多,可见何等之豪富。


        

太守府,瀛州驻军,镇夜司三方总共一千两百名武士,正式接管了这笔黄金。


        

“入库!”


        

随着一声令下,1200名武士护送着十万两黄金,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城堡。


        

这座城堡便是瀛州大库,专门用来存放金银。


        

外面一圈厚厚的围墙,里面一座坚不可摧的银库。


        

瀛州,隆州的所有税赋,海上贸易的商税,盐务局,市舶司,织造局等部门的银子,也全部存放在这个大库之内。


        

这个大库,最多的时候存放银两超过六百万,最少的时候也有几十万两。


        

因为它的重要性,所以帝国花费了三年时间,修建了这个大库。


        

这个大库,都已经不能用固若金汤来形容了。


        

它的坚固,远远超过了军事堡垒。


        

可以这么说,连一只苍蝇蚊子,都休想进出这个大库。


        

先是一道又高又厚的围墙合围,进入之后,是空旷无边的空地。


        

空地的中间,有一座坚固之极的库房。


        

这个库房全部由巨石垒成,没有任何窗户,屋顶有钢铁和巨石铸造而成,墙壁足足三尺多厚。


        

“布防!”


        

随着一声令下,大库的守军,加上太守带来的一千多人,将整个库房包围得水泄不通。


        

“开库门!”


        

太守殷天恩,瀛州大营驻军将领,镇夜司林光寒,三个人各拿出一把钥匙。


        

三个人,三把钥匙,插入三个孔内,一起转动。


        

“咔嚓……”


        

库门的巨锁被开启了。


        

接着,走出来五个壮汉,全身一丝不挂。


        

“开!”


        

五个壮汉,用尽全力,推开库门。


        

这库门全部是钢铁铸造,整整一尺厚,重量惊人。


        

“黄金入库!”


        

随着一声令下,这五个光着身子的壮汉,捧着一块一块黄金,进入库房里面。


        

整整搬运了几十趟,终于将十万两黄金全部搬入银库之内。


        

堆在中间,成为了一座小山。


        

“查验!”


        

殷天恩、林光寒、瀛州驻军将领三人进入库房之内,检查每一个角落。


        

这里的墙壁,别说窗户,连一道缝隙都没有。


        

整个库房,密不透风,真的连苍蝇都飞不进来。


        

这里的地板更是惊人了,先是铁板,然后是一层石板。


        

因为这里常年都会储存银子,作为军费,或者盐务局,市舶司等开销之用。


        

如果银子超过半年不用,那么就会将银子融化,直接泼在地面石板上。冰冷凝固之后,这些银子就会成为新的地板。


        

所以如今整个库房的地面上,已经铺着一层银子了。


        

某种意义上,这是整个瀛州防守最森严的地方,也是最重要的地方。


        

可以这么说,一旦大库有失,太守和守夜人千户基本就必死无疑了。


        

不过几十年来,这里从未失窃过一两银子。


        

甚至有一句话,就算国库会丢一百万两银子,瀛州大库也不会丢一个铜板。


        

…………………………


        

注:求票真是一条不归路,一旦开求,就很难停止。恩公,给我推荐票,给我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