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45章:实在太疯狂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这七十万斤煤全部运到船上的时候,船长雷横,还有所有船员都惊呆了。


        

船长雷横甚至都不会说话了,仔细看了段玉好一会儿。


        

这……这看着挺正常的啊,不是脑残啊?


        

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情呢?


        

足足好一会儿,船长雷横沙哑道:“段公子,您……您和钱有仇吗?”


        

段玉也这么怀疑自己啊,但此时他可不能露怯,依旧高深莫测道:“你们不懂,等着看就是了。”


        

船长雷横缓了好一会儿,沙哑问道:“段公子,我们这就出发?这批煤,您打算运到哪里卖啊?”


        

运到哪里卖都赔钱,只能说卖到哪里能少陪一些。


        

卖到瀛州的话,赔60%。


        

卖到京城的话,大概赔65%。


        

卖到南洋的大成王国的话,大概赔55%。 首发网址http://m.3000xs.com


        

总之这一趟生意,最少最少也要赔一半以上。


        

段玉心中道:“氪金魔眼,我们该出发了,这批煤要卖到哪里去啊?”


        

顿时,氪金魔眼里面又出现了一个新箭头。


        

导航有开始了,前往第三个目的地。


        

段玉道:“走,去雄江入海口处。”


        

雄江,是大武帝国的第二大河流。


        

听到这话,船长雷横道:“雄江入海口?莫非……您想要将煤卖到大武帝国?我们大武可是产煤大国啊,价格最多不超过2两银子一千斤,比您的采购价低一半以上啊。”


        

段玉道:“走就是了。”


        

船长雷横无语,只能下令起航,前往雄江入海口。


        

事实上,段玉也不知道究竟要把这批煤卖到哪里去。


        

因为氪金魔眼的导航,就只是到雄江入海口而已。


        

………………………………


        

三日后,段玉的船队再一次返回到大武帝国境内,到达了呈州。


        

呈州,大武帝国相当富庶的一个州。


        

这里不但沿海,而且还是雄江入海之处,海运发达,河运发达。


        

但是,这里煤炭的价格比瀛州还要低,仅仅只要1两6钱银子一千斤。


        

段玉也非常好奇,氪金魔眼把自己导航到这里来做什么?


        

结果刚刚到了雄江入海口,氪金魔眼又出现了新的导航。


        

让船队进入雄江,并且一路往西。


        

段玉跟随着氪金魔眼的导航,进入雄江之后,一路往西,一路往西。


        

这雄江之水,真是浑浊啊。


        

比起地球上的长江,它更加浑浊,水流也更加险一些。但比起黄河它更加宽阔,也更加平缓。


        

大武帝国利用雄江,在南北开凿了运河,不但能平息水患,灌溉农田,而且还能疏通经济,构建发达的河运体系。


        

…………………………


        

就这样,段玉根据氪金魔眼的导航,沿着雄江往西航行了三千多里。


        

风向良好,天公作美,仅仅三天后,氪金魔眼的导航结束了。


        

第三个目的地到了。


        

段玉心中问道:“氪金魔眼,这里就是我要卖煤的地方?”


        

顿时,氪金魔眼的视野中,出现了几个字:答对了,你真棒!


        

然后,段玉抬头一看码头上写着几个字:大通府码头。


        

这里是……晋西行省的大通府!


        

顿时间!


        

段玉天旋地转,几乎要昏厥过去。


        

晋西行省大通府,大概就相当于地球上的山西大同。


        

连名字都那么相似!


        

这个地方是大武帝国乃至整个世界最大的产煤地。


        

这里是全世界煤炭价格最低的地方。


        

大武帝国近一半的煤炭,全部都是晋西大通府出产的。


        

段玉遍体冰寒。


        

周围所有人,寂静无声!


        

所有人惊得完全说不出话来。


        

望向段玉的目光,就是彻头彻尾看傻子一般。


        

就是这个小白脸,去全世界煤炭价格最高的地方买了六十万斤煤,运到全世界最低的价格来卖。


        

谭秋掌柜望着管家福伯,眼睛充满了问号:你家少爷脑子,确定没有毛病?


        

别说别人了,就连段玉都觉得自己肯定是有病。


        

他终于实现了后世网络上的那个段子,从黑龙江鹤岗拉煤到山西大同去卖。


        

不过他更狠就是了,差不多相当于从东京拉煤到山西大同去卖。


        

段玉心中嘶吼道:“氪金狗眼,你玩我是吧?你嫌我赔得不够惨是吗?”


        

东桑国的高支城,煤炭是一千斤4两银子。


        

瀛州城码头,煤炭是一千斤2两银。


        

晋西行省大通府,煤炭一千斤1两银子。


        

这是要让他赔掉2200两银子,扣除掉其他费用,基本上是赔得干干净净。


        

所有人看着忙忙碌碌的码头。


        

全部都是运煤的船。


        

只不过所有运煤船,都是往外运。


        

唯独段玉是从外往里运。


        

一路上所有的钞关官员,还有河道上的其他商队都惊呆了,完全不敢置信。


        

我这是产生幻觉了吗?


        

竟然有人运煤到大通府来卖?


        

………………


        

此时,码头的官吏上船检查货物,段玉懒得接待,交给了许财主派来的掌柜谭秋。


        

官吏问道:“你们运的什么货物?”


        

谭秋颤抖道:“煤。”


        

官吏一颤道:“什么?”


        

谭秋脑袋恨不得低到裤裆去,沙哑道:“煤。”


        

官吏满脸惊讶,然后派人去检查了几艘船,发现真的是煤,几艘船都是运煤。


        

“你们运煤到大通府卖?”官吏嘶声道。


        

谭秋道:“对。”


        

官吏道:“那……那你们这煤是从哪里运来的?这个世界上莫非还有比大通煤价更低的地方吗?”


        

谭秋道:“东桑国,高支城。”


        

官吏再一次怀疑人生,看看谭秋,又看看船上的煤,又看看手里的登记册。


        

东桑国那边的煤,不是最贵的吗?


        

我……我这该怎么登记在册啊?上司看到了,肯定会怀疑我弄虚作假,尸位素餐的。


        

顿时这个官吏大声道:“快,你们都过来给我证明啊!确实有一支船队,从东桑国运煤来我们大通府卖啊。”


        

浑浑噩噩中,这个官吏终于检查完了穿上所有的货物,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这些船上运的都是煤,百分之百的煤。


        

检查完货物后,这个官吏就请假回家了,他需要缓一缓,好好接受这个荒谬的事实。


        

受不了啊,刺激太大了。


        

……………………


        

段玉的船队便寻找到港口的一个位置上停泊了下来。


        

凌霜的管家福伯心在滴血。


        

要不是主人说不得干涉段玉的任何决定,他都想要一掌劈死他了。


        

这三千两银子,可是救命钱啊。


        

结果现在好了,换来了六七十万斤煤,要赔死了。


        

家里的房子保不住了。


        

而且凌霜主人欠的2600两银子也还不掉了,林光寒大人挪用的一万三千两银子,更加填补不上了。


        

完了,一切都完了。


        

掌柜谭秋上前道:“段公子,这个码头的停泊费,一天20两银子,我们只有六十两银子,只够停三天。”


        

也就是说,需要在三天之内,将这批煤全部卖掉。


        

谭秋又小心翼翼问道:“段公子,这批煤我们卖多少钱一千斤啊?”


        

他这语气,就好像害怕刺激到精神病一般。


        

段玉道:“在大通府,通常煤多少钱一千斤?”


        

谭秋道:“一两银子,一千斤。”


        

段玉道:“我们的报价,7两银子一千斤。”


        

靠,你疯了!


        

所有人再一次被刺激得头昏目眩,不敢置信望着段玉。


        

不是疯子,谁能说出这样的话。


        

这里是全世界最大的产煤地,最高价格不超过一两银子一千斤,而且应有尽有。


        

你竟然想要卖到7两银子一千斤,绝对是脑子坏了。


        

你卖给鬼吧!


        

……………………


        

接下来,许多商人上船,准备买煤。


        

他们先检查了煤炭的质量,完全没有问题。


        

接下来,他们表示愿意收购,一两银子一千斤。


        

甚至有一个商人表示,因为这批煤就在河道上,省了一大笔运费,所以愿意多30两银子,总共730两收购这批煤。


        

但是他们的报价全部被拒绝了。


        

于是,商人问谭秋,多少银子他们愿意卖这些煤。


        

谭秋头皮发麻,内心无比羞耻道:“七两银子一千斤。”


        

“你疯了?脑子进水了吗?”商人惊骇道:“你这是煤,还是金子啊?到处都是一两一千斤,你却要七两一千斤,想钱想疯了吗?”


        

谭秋确实要疯了,因为每一个商人来问价,他都要报价一次,然后对方都要用看傻逼的目光一眼看他。


        

十几次之后,真的恨不得将段玉那张小白脸一拳揍烂。


        

我只是跟着来看热闹的而已,为何你小白脸要把所有的事情丢给我?


        

要让我受到这种精神折磨?


        

王八蛋啊!


        

我做生意从来都没有如此羞耻的时候啊。


        

………………


        

一天时间过去了,两天时间过去了。


        

第三天过去了一半。


        

段玉的银子就要花完了,连停泊费都交不起了。


        

但这批煤,依旧没有卖出去。


        

所有人穷尽一切想象力,也根本无法想象,会有哪一个傻叉会花七两银子的高价来买煤。


        

这笔生意,赔定了。


        

赔得连底裤都不剩,还想要赚一万六千两银子?


        

做你的白日梦吧。


        

………………………


        

注:恩公,新的一天,新的推荐票又静静躺在那里了。把它投给我,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