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63章:段玉鬼宅追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田归农道:“水正家人本就不多,总共二十七口人,男的全部杀了,女的全部自杀而死,唯一活下来的就是水正大人的儿子,水如镜。”


        

“当年他才十二岁,是一个天才少年,仅仅十一岁就考中秀才,当年江东行省院试第二名。本来是第一名,但考官看他年龄太小,害怕承受不住魁首之名,所以判为第二名。”


        

段玉问道:“那这个天才少年水如镜呢?”


        

田归农道:“受水正大人的牵连,这个水如镜年龄不到,虽然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本要送到西北边关给军队为奴,但是在半路途中,被人救走,不知所踪。”


        

如果这个水如镜还活着,那今年二十二岁了,已经是一个男子汉了。


        

田归农问道:“段玉,你是不是怀疑这个水如镜是凶手?他回来复仇了?”


        

段玉道:“我很怀疑,但这种怀疑也很可怕。因为可能会陷入一种偏执思维,先预设结果,然后根据这个结果寻找条件,最后强行吻合。”


        

田归农望着段玉,道:“你很同情水正大人,同情水如镜?”


        

段玉道:“是。”


        

田归农道:“所以,哪怕水如镜是凶手,你内心深处不愿意抓他?”


        

段玉想了一会儿道:“我对真相非常执着,但破了真相之后,我不愿意抓他。” 一秒记住https://m.300xs.com


        

“胡闹。”田归农厉声道:“这种思维会害死你的,情深不寿。那个凶手没有悲惨的往事,如果你这个也同情,那个也不抓,早晚有一日会害死你的。”


        

“段玉,我这次来瀛州,本来是要强行带走凌霜,让她去京城给某位公主做剑术老师。因为在她身上我看不到赢的希望,但是见过你之后,我改变了注意,我愿意让她试一试。”


        

“因为我从你身上看到了希望,不仅仅是瀛州镇夜司的希望,乃至整个镇夜司的希望。”


        

“你是一个天才,作为一个天才,怎么能被同情心所累?你若有这种同情心,怎么复兴镇夜司?你对凶手的同情,就是对凌霜,对宋青书,对你这些亲人好友的残忍。”


        

“这件案子已经通天了,朝廷很快就会派钦差下来。吕成凉死在瀛州镇夜司,你们所有人都难辞其咎,不要忘记吕成凉是干什么来了?他是来查林光寒和凌霜挪用公款一案的,结果死在了镇夜司,朝廷的人会不会怀疑,这是凌霜在借机报复啊?”


        

“二十几年前,琴女诅咒案没有查出真相。那么这一次如果还查不出真相呢?你觉得谁会死替死鬼?当年他们把水正大人推出去做替死鬼,你觉得这次谁是替死鬼呢?”


        

这话一出,段玉顿时毛骨悚然。


        

毫无疑问,钦差团队来了之后,也没有查出琴女诅咒案的真相,那么凌霜就是最好的替死鬼。


        

到那个时候,宋青书,祝连城,郑一官,王思思,段玉要么倒戈一击,出卖凌霜,就如同当年的李兰山,吕成凉,吴友德那样出卖水正大人,推他一个人去送死。


        

要么,宋青书等人陪着凌霜一起死。


        

田归农拍打段玉的肩膀道:“段玉,人性是受不了考验的。当年的李兰山、吕成凉,吴友德三人,难道道德不高吗?难道他们想要害水正大人吗?”


        

“段玉,收起你对任何凶手的同情,好好查案,争取早一日水落石出。”田归农双目炽热地望着段玉道:“这是一次劫难,但也是一次机会,如果能在钦差大人到来之前,查清此案,你就能脱颖而出,瀛州镇夜司就能一锤定音。”


        

“段玉,我可以给你任何支持,整个瀛州镇夜司的守夜人,黑甲武士,还有我带来的几百名武士,全部可以归你调遣。你尽管调查,不管调查到任何人,不管闯下任何祸,我都帮你担着!”


        

有些人的话,重达千钧,言出必行。


        

而田归农大人,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上一次田思思强闯瀛州地下银库,田归农大人当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还是在第一时间赶来,并且担下了所有责任。


        

而当时他站出来,就直接牵扯进入了所谓的林光寒挪用公款一案了。吕成凉当时说的很清楚,如果次日打开银库里面空空如也,那田归农的前途也就到头了。


        

而当时田归农大人,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段玉的计划。


        

作为东南镇夜司的镇抚使,这样级别的巨头,关键时刻没有推手下去顶锅,反而站出来承担风险,承担责任,保护下属。


        

这样的领导,怎么能不让人敬仰?


        

田归农望着瀛州镇夜司的牌匾,缓缓道:“段玉,我知道关于这个案子,你已经有思路了,大胆去做,大胆去查!有任何后果,由我承担!”


        

“是。”段玉道。


        

……………………


        

接下来,段玉开始发号施令。


        

“祝连城兄,水如镜曾经在临东书院读书,那里肯定有人会记住他的长相,请想尽办法,弄到水如镜十二岁时候的画像。”


        

祝连城道:“好。”


        

然后,他二话不说,直接出门办事去了。


        

段玉又道:“郑一官兄长,对于三个死者的奴仆家人肯定都有审讯日常,而且会有相关笔录,麻烦您去拿来,就算拿不来,也抄写一份。”


        

郑一官微微皱了皱眉头,不是因为段玉指挥他,而是因为这件事不容易。


        

因为这里面的审讯笔录,有些是在县衙,有些时在太守府,有些是在于连虎手中。


        

郑一官想要拿到这些笔录,不容易。


        

但是他还是正色道:“好,我去。”


        

然后,他也出去办事了。


        

“宋头,你留在家中策应,万一我们发出了信号弹,你立刻带领精锐的守夜人和黑甲武士,前来接应。”


        

宋青书道:“好。”


        

段玉道:“师娘,您跟我去水正大人的老宅故居。”


        

凌霜拿起一支剑,道:“走!”


        

凌霜麾下的嫡系,接受段玉的指挥,兵分三路,出门查案!


        

………………


        

半个时辰后!


        

段玉和凌霜来到了前临东县令水正大人的老宅。


        

这个宅子已经荒废多年,而且还死了那么多人,算是有名的凶宅。


        

刚刚到大门口,就已经见到了烧纸的痕迹,足足有上百处。


        

很显然昨天晚上,瀛州城的许多百姓,自发来水正老宅的大门口烧纸纪念他。


        

当年水正大人救了十几万人的性命,哪怕十年过去了,依旧有无数人缅怀他。


        

来到大门口,房门紧闭,已经生锈。


        

这扇大门,没有被开启过的痕迹。


        

“师娘,我们进去。”段玉道。


        

凌霜提着段玉的脖子,轻轻一跃,直接腾空而去,越过了围墙,进入到水宅之内。


        

这个老宅已经荒废了十年,到处都是破败的气息,已经成为了动物的乐园。


        

“喵……”


        

刚刚进入,段玉就听到了几声猫叫。


        

因为这个宅子死了很多人,所以流浪汉都不敢来住,所以现在竟成为流浪猫的聚居地。


        

段玉刚刚进来,这些流浪猫四处飞散,但是很快又小心翼翼凑上来,盯着段玉和凌霜的手。


        

这些流浪猫并不是很怕人,显然是有人固定来喂养的。


        

而且每一只猫,都没有想象中脏乱,显得挺干净的。


        

“喵喵,你们在哪里吃饭啊?”段玉问道。


        

这些猫咪当然不会回答他们,只是围着段玉转了好一会儿,发现他手中没有吃的,就懒得理他,纷纷走了。


        

有一只很小的白猫,好像尤其黏人,抓着凌霜的腿就要往上爬。


        

凌霜将它抱起来,发现这只小猫是受伤的,腿断过,而且有一只眼睛受伤了。


        

凌霜爱怜地把它抱在怀里,这小白猫咪也就舒服地一动不动。


        

接下来,段玉果然在一个房间内,找到了流浪猫的食盆,还有水盆。


        

而且里面很干净,并不是到处都是猫屎,显然是专门打扫过的。


        

不仅如此。


        

这里面还有专门的猫架,猫咪玩具,里面有十几只猫咪在玩耍。


        

其中超过一半的猫咪,都是有残疾的,要么腿断了,要么眼睛瞎了。


        

这些残疾的猫咪如果没有人养的话,一定活不了的。


        

那么养这些猫咪的人,一定很有爱心。


        

然后,段玉在这个房间里面发现了一个书架,还有一张书桌,上面刻着一个早字。


        

再看到书房上,还挂着一个牌匾,刻着稚嫩的字迹。


        

如镜书斋。


        

这就是水如镜当年的书房。


        

接下来,段玉进入了氪金魔眼视野,寻找地面上的脚印。


        

可惜都被这些猫咪破坏掉了。


        

接下来,段玉在老宅内继续搜索,来到了一间大书房。


        

这里已经被打扫得一尘不染了。


        

而且还有一个牌位,水正大人的牌位,地上还有一个铁盆,上面有烧成灰烬的纸钱。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纸钱应该是昨天晚上刚烧的。


        

这应该就是水正大人当年的书房。


        

这个书房基本上都是关闭房门和窗户,所以猫咪并没有进来。


        

果然……


        

段玉很快就在这个大书房的地上找到了脚印。


        

普通肉眼是看不大清楚了,需要进入氪金魔眼视野。


        

熟悉的脚印,42码的大脚。


        

而且……


        

这个脚印几乎和王思思房间里面的一模一样。


        

段玉呼吸顿时急促起来,他感觉自己距离真相已经越来越近了。


        

忽然!!


        

而就在此时,外面传来响动。


        

有人进入水正大人的老宅。


        

不等段玉说话,师娘凌霜如同影子一般冲了出去。


        

………………


        

注: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诸位恩公,手里有票吗?推荐票投给我吧,千万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