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70章:庆功宴!天机阁!(4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接下来的一切,超乎寻常的顺利。


        

白冰冰被正式逮捕,关押进了瀛州镇夜司的地牢之内,并且派遣了一百多名武士把守。


        

接下来,镇夜司,黑龙台,瀛州太守府三方联合预审。


        

这种预审是暗中的,并没有公开。


        

因为朝廷已经派遣钦差下来了,所以瀛州方面要先进行预审,把整个案子彻底审理清楚,并且把卷宗交给钦差大臣审核。


        

但是真正审讯的时候,却要钦差大臣在场。


        

毕竟那可是钦差大臣啊,代表朝廷的啊,肯定要领走最大的功劳。


        

而三方联合预审的过程非常顺利。


        

白冰冰几乎没有做什么抵抗,就在供词上签字画押。


        

整个琴女谋杀案,从头到尾,全部交代得清清楚楚。


        

但是在关键点上,她的证词做了隐瞒。 一秒记住https://m.300xs.com


        

比如,这幅琴女图原本是王思思画,但是在白冰冰的供词中,却变成了是白冰冰自己画的了。


        

如此一来,就帮助王思思撇清了在这个案子所有的关联,反而变成了彻底的受害者。


        

这份供词,整整两万多字。


        

每一份细节,几乎都无懈可击。


        

当然了,如此巨大的案子,换成其他的领导,肯定要拼命往身上揽功劳的。


        

但这次是镇夜司破的案子,所以黑龙台和瀛州太守府都失去了话语权,镇抚使田归农就获得了最大的主导权。


        

于是,这次破案最大的功臣就是段玉,接下来是凌霜,于连虎,宋青书,祝连城,郑一官。


        

完全实事求是,谁的功劳大,谁的功劳小,一点都没有抹杀。


        

哪怕某种程度上,于连虎是镇夜司的政敌,但他的功劳,也依旧写得清清楚楚。


        

整个预审进行了三天。


        

彻底完成之后,镇抚使田归农拿起供词,看着上面的签名,还有手印,田大人长长松了一口气。


        

这一仗终究是打赢了。


        

而黑龙台的万户,脸色就非常难看了。


        

这次案子太大了,但段玉仅仅只用了三天时间就彻底破案了。


        

这功劳,这能力,太惊人了。


        

镇夜司露脸了,黑龙台就丢脸了。


        

可以这么说,这个案子一旦交上去,于连虎担任瀛州镇夜司千户一职就希望渺茫了,吞并瀛州镇夜司的步骤也就会被彻底打乱。


        

他心中忍不住腹诽于连虎,你不是号称断案神手吗?怎么连一个段玉都比不过?


        

段玉仅仅二十来岁,而且还是从青楼相公过来的,从来都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啊。


        

田归农大人拿着供词,朝着太守和黑龙台万户道:“两位大人,对这份供词可要再一次过目?”


        

“不用了。”


        

“不用了。”


        

田归农大人道:“如果没有异议,等钦差大臣到来的时候,我就将这份供词递交上去?”


        

“好,就依照田大人的意思。”


        

接下来,田归农在这份供词上签名。


        

瀛州太守,犹豫了片刻,也在上面签下了名字。


        

江东行省的黑龙台万户尽管非常不情愿,但也在上面签下了名字。


        

………………………………


        

当天晚上,田归农大人在瀛州镇夜司摆宴庆功。


        

喝了几杯之后,一贯来冷酷面孔的田归农大人也显得有些憨态可掬,朝着段玉道:“好孩子,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你让咱们镇夜司露脸了,你是镇夜司的功臣。”


        

段玉赶紧起身,端起酒杯道:“这一切都是在田大人的带领下完成的,您才是我们的擎天玉柱。”


        

田归农大人指着段玉笑道:“小滑头。”


        

接着,田归农大人道:“我已经上报京城了,把你们的功劳都详细汇报给了老祖宗,相信很快京城就会有嘉奖下来了。这个功劳不仅仅属于段玉,也不仅仅属于凌霜,而是属于全体镇夜司。”


        

段玉等人一起举酒杯道:“敬镇夜司,敬老祖宗,敬田归农大人。”


        

在场所有人全部举起酒杯,高呼道:“敬镇夜司,敬老祖宗,敬田归农大人。”


        

这里的庆功宴,如火如荼。


        

而另外一边,副千户于连虎喝着冷水,掰着饼子在吃,整个人显得非常萧索。


        

而他背后,就是吕成凉大人的棺材。


        

事实上,这个庆功宴田归农大人亲自来请于连虎了,只不过于连虎拒绝了。


        

于连虎的心腹,那个戴绿帽的巡查总旗李纯风道:“于大人,我们这一场是不是输了?”


        

“对,输了。”


        

李纯风道:“那我们是不是完了?”


        

于连虎沉默道:“不知道。”


        

他确实不知道,他是带着使命来镇夜司的。


        

这次的琴女诅咒案,原本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但也是巨大的危机。


        

如果是他于连虎破案了,那他执掌瀛州镇夜司就毫无障碍。但偏偏是段玉和凌霜破案了。


        

于连虎就不仅仅是输了一场比拼这么简单,而且破坏了黑龙台吞并镇夜司的计划。


        

他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不知道!


        

而就在此时,田归农大人来了。


        

带着凌霜,段玉等人来到了吕成凉大人的临时灵位之前,整整齐齐躬身下拜。


        

算是对吕成凉大人的一次悼念。


        

于连虎大人微微一愕,然后恭敬地还礼。


        

“多谢田归农大人。”


        

……………………………………


        

楼阁之内,只有段玉和田归农大人二人。


        

“段玉,你觉得于连虎此人如何?”田归农问道。


        

段玉想了一会儿道:“不错。”


        

田归农道:“他胜负之心很强,而且自视甚高,斗争手段也比较激烈,但终究还是讲规矩的,内心也颇为高傲。”


        

“还有一点,在林光寒挪用公款一案上,吕成凉大人算是网开一面了,这个人情我们要记住。现在吕成凉死了,那这个人情就要记在于连虎身上,大丈夫做事要恩怨分明。”


        

段玉道:“是。”


        

接着段玉问道:“这个白冰冰,什么时候押解京城?”


        

田归农道:“要等到钦差大臣到了瀛州,正式公审定罪之后,再行定夺,或许在瀛州直接处死,或许押解京城,但是在此之前,都要关押在瀛州镇夜司之内。”


        

段玉道:“所以我们接下来所有的重点,就是防守瀛州镇夜司,绝对绝对不能让人劫走白冰冰?”


        

田归农道:“对。”


        

接着,田归农道:“案子破了,你立了大功,但是看上去你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


        

段玉犹豫了一会儿,道:“大人,我觉得这一切,有点太过于顺利了。”


        

田归农大人道:“怎么讲?”


        

段玉道:“第一点,白冰冰有一个爱人,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她称之为修先生。白冰冰非常非常痴恋他,甚至说这次谋杀李兰山三位大人,不全是为了报仇,而是为了这个修先生的理想。”


        

“第二点,白冰冰如果真的是为了复仇,那么杀了李兰山三人之后,完全可以消失得无影无踪,为何依旧留在瀛州?”


        

田归农大人的眼眸微微眯起,脸上的酒气酡红也消散,整个人再一次冷峻。


        

“你怎么想?”田归农大人问道。


        

段玉道:“我担心,这次琴女诅咒案,仅仅只是开始。这个白冰冰仅仅只是一个杀人的工具,幕后还有更深之人。”


        

田归农道:“你是说,这个案子还有更大的阴谋?”


        

段玉点了点头。


        

他这个话,不是空穴来风。


        

在月魔盒的讯息中,蓝色妖姬接连发了许多条信息过来:瀛州即将发生剧变,天翻地覆。


        

而且在禁忌之会中,蓝色妖姬也分享了这个情报。


        

所有人都给打了9分。


        

要知道,朝廷即将设立东海行省这样的绝密情报,这样关乎到帝国战略的情报,也仅仅只是六分而已。


        

而瀛州即将发生剧变这种情报,竟然有九分。


        

可是按照目前的琴女诅咒案来说,从三个死者的分量来说,虽然非常惊人,但远远谈不上瀛州剧变,天翻地覆的级别。


        

还有,白冰冰的被捕确实太过于顺利了。


        

田归农道:“我知道了,我会将你的担忧写成密信,上报京城。并且我会下令,调遣更多的守夜人进入瀛州。”


        

段玉道:“那我是不是要去再秘审白冰冰?”


        

田归农大人想了一会儿,点头道:“好。”


        

………………………………


        

瀛州地牢之内,白冰冰白衣胜雪,一尘不染。


        

段玉和凌霜走了进来。


        

“白大家。”段玉行礼。


        

“段公子,你好。”白冰冰道:“这几日,你可有写诗吗?”


        

段玉道:“不曾写。”


        

白冰冰道:“你这次来,是想要秘审我吗?”


        

段玉道:“第一个问题,王思思何时会醒来?”


        

白冰冰道:“等到他该醒来的时候,自然就会醒来了,他太纯洁善良,所以还是置身事外比较好。”


        

段玉道:“其实这次的琴女诅咒案,仅仅只是开始对吗?你们还有更大的阴谋,惊天的阴谋,对吗?”


        

白冰冰道:“段公子,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段玉想了一会儿,道:“我不知道。”


        

白冰冰道:“你可知道,一个人的感情是有限的,一个人的爱是有限的,或者更直接地说,一个人对异性产生的生殖冲动也是有点的。遇到一次,就磨损一次。你或许经历了太多的女人,以至于失去了爱别人的能力了?”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


        

在这个关键时刻,她还在关心段玉有没有爱人的能力。


        

但偏偏她还说得这么真诚,发自内心的真诚。


        

接着,白冰冰望向凌霜道:“凌大人,您真的爱林光寒吗?”


        

凌霜沉默不语。


        

白冰冰继续道:“段玉,我那天和你说过,有理想的男人最有魅力,仿佛全身都闪烁着光芒。但是现在看来,我的那句话还是有所欠缺。应该是有理想,有智慧的男人,最为迷人。林光寒这个人理想是有的,但是才华智慧稍许欠缺。段玉你的才华智慧是有的,但有缺乏智慧。”


        

段玉真是无语了,但是却完全能够理解,为何白冰冰不唱歌,不跳舞,不弹琴,却能够在短短一年时间内,成为第一花魁。


        

就是因为她的这种特质,她无比真诚的对待和她面对面的每一个人。


        

她是发自内心地要和人探讨话题。


        

白冰冰道:“段玉,如果一定要有一个理想的话,那你的理想是什么?”


        

段玉想了一会儿道:“那就世界和平吧。”


        

然后,白冰冰就沉默了。


        

段玉道:“我再问一遍,所谓的琴女诅咒案,是不是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你们还有更大的阴谋,这个阴谋是什么?”


        

白冰冰盯着段玉好一会儿道:“如果我说我不知道,你相信吗?”


        

……………………………………


        

此时段玉真的有一种直觉。


        

这件案子背后,一定还有更大的阴谋。


        

白冰冰仅仅只是幕前之人而已,真正的幕后黑手,还隐藏在后面。


        

于是,他开始在脑子里面推演。


        

如果自己是这个幕后黑手,那么策划这一起琴女诅咒案,究竟是为了什么?


        

还有一点,当时白冰冰用一种装备在天上滑翔,曾经影子降落在威海侯爵府的领地镜湖。


        

所以这个阴谋和威海侯府,有没有关系?


        

如果有这么一个巨大的阴谋,那么破解这个阴谋的关键是什么?


        

修先生!


        

那个神秘的修先生。


        

让白冰冰如痴如醉爱上的修先生。


        

所以接下来,段玉要想尽一切办法,找到这位修先生。


        

而找到这个修先生,唯一的线索就是十年前,究竟是谁出手救走了水如镜。


        

当年的水如镜才十二岁,被阉了之后,送到西北去给军人为奴。


        

根据目前段玉对白冰冰的判断,此人是极度专一的,甚至是那种变态级的专一。


        

所以,那个救走她的人,可能就是修先生。


        

而这一场营救,应该不是完全没有蛛丝马迹的。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内,段玉就想尽一切办法调查十年前水正大人的案子卷宗。


        

想尽一切办法查询,水如镜是在哪里被救走的,当时救走的情形是如何的。


        

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年了,而且有太多真相被隐藏起来了。


        

所以尽管段玉找到了大批的资料,但对于救走水如镜的人,还是毫无线索。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


        

段玉几乎找遍了一切能够找到的资料,也问过了一切能问的人,依旧毫无所获。


        

而这个时候,他想到了两个人。


        

第一个,蓝色妖姬!


        

这个女人不知道什么身份,但是她好像拥有许多绝密的情报。


        

第二个,天机阁。


        

这是这个世界上,专门贩卖情报的机构,号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而现在的情形是,段玉无法联系到天机阁。


        

而且就算联系到了,他也没有足够的钱去购买情报。


        

天机阁的情报是非常非常昂贵的,尽管段玉手中还有将近两万两银子,但还是远远不够的。


        

那么去问蓝色妖姬?


        

这条路也不是那么完美,因为一旦问了蓝色妖姬,那么段玉的身份有可能会暴露。


        

因为此时在月魔盒的虚拟世界中,他继承的是妖女左野的账号。


        

左野凭什么会去关心水如镜的情报呢?


        

于是,段玉很快想到了氪金魔眼。


        

他不知道天机阁的人如何联系,但氪金魔眼应该知道吧?


        

于是,段玉心中道:“氪金魔眼,带着我去找天机阁的接头人。”


        

顿时间。


        

一个箭头出现在视野之内。


        

一个全新的导航出现了。


        

段玉跟着这个导航,一直走一直走。


        

整整走了大约五里地,显示目的地到了。


        

抬头一看,这竟然是一个棺材铺,阴森森的棺材铺。


        

要不要进去?


        

段玉深深吸一口气,走入这间棺材铺之内。


        

棺材铺里面,一片昏暗。


        

只有一个驼背老者,见到段玉进来,问道:“客观,要买棺材吗?给谁买啊?要什么木头的?”


        

段玉道:“是天机阁接头人吗?我是来买情报的。”


        

这话一出。


        

瞬间天旋地转,段玉只觉得脚下一空,整个人不断坠落,坠落。


        

仿佛要坠入十八层地狱。


        

………………………………


        

注:第四更送上,拜求月票,拜求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