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79章:地狱填满!左野妖女相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段玉望着这个深渊发呆,久久没有动弹。


        

忽然,他直接拦在林光寒面前,张开双臂道:“师傅,您……您该不会也跳下去吧?”


        

林光寒摇头道:“放心,我不会的。”


        

段玉道:“您跟我回家。”


        

林光寒道:“我这个样子,怎么回家?”


        

段玉道:“您把这个修罗战甲脱下来就是了。”


        

林光寒沉默了片刻道:“脱不下来的。”


        

脱不下来?怎么可能?


        

接下来,林光寒闭上眼睛,全身的修罗战甲的鳞片一寸一寸消失,只露出一个骨架。


        

段玉看得清清楚楚。


        

这修罗战甲,真的脱不下来的。 一秒记住https://m.300xs.com


        

有一根特殊插口,直接插入脑子深处。


        

还有脊椎上,也有十几处凸起,完全刺入了林光寒后背脊椎之内。


        

这个修罗战甲已经完全和林光寒的身体融为一体了。


        

不可能再脱下来了。


        

林光寒道:“孩子,你接下来会听到我在京城牢房自杀的消息。从我穿上这身战甲开始,林光寒就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段玉道:“需要我带着师娘,还有两个孩子来这里吗?哪怕让您看一眼,您不用出现。”


        

“不!”林光寒道:“小玉,从今以后就当我死了。”


        

段玉沉默了片刻道:“接下来,您打算做什么?”


        

林光寒道:“我有我的任务,但是不能和你讲的。”


        

段玉又往下探望深渊,但是什么都看不见了,只有非常缓慢流动的黑色岩浆。


        

“小玉,你该回去了。”林光寒缓缓道:“这里环境有毒,你不能呆太长时间。”


        

段玉道:“那您呢?”


        

林光寒道:“现在外面不太平,我必须等到夜里,从海底下离开。”


        

段玉依旧没有走,盯着林光寒。


        

“走,走,走,你这个破孩子。”林光寒开始赶人。


        

段玉这才缓缓离开。


        

林光寒又道:“小玉,告诉凌霜,如果真有喜欢的人,就嫁了。千万不要耽误了,也不要一辈子孤苦伶仃一个人。”


        

段玉没有说话,继续往外走。


        

林光寒挥手道:“走,走,走吧。”


        

段玉依旧扭着头,后退着走。


        

林光寒朝着他一笑,然后全身的鳞片一寸一寸恢复,再一次变成了修罗的外形。


        

“别回头了,赶紧走。”


        

段玉彻底离开了。


        

通过枯井密道,来到了地面上,离开这个秘密的宅邸,返回瀛州镇夜司。


        

此时,已经天亮了。


        

整个瀛州依旧静谧,但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充满了压抑和恐惧。


        

封城也结束了。


        

对于整个瀛州的百姓来说,危险已经结束了,最可怕的日子也已经过去了。


        

那只修罗死了,田归农大人舍身取义,已经和修罗同归于尽了。


        

街道上,也已经渐渐有人了,有生气了。


        

街头上的军队,也渐渐少了。


        

此时,段玉依旧穿着守夜人的黑袍,路上经过之人见到他之后,很多人点头致意。


        

有些人甚至停下来,朝着段玉鞠躬。


        

段玉知道,这些人并不是在向他敬礼,而是在向田归农大人敬礼。


        

于是,他点头回礼。


        

就这样,一直走到了家里。


        

家里正在吃饭。


        

早餐又非常丰盛了,甚至比之前还要丰盛。


        

彤彤又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说自己要吃这个吃那个,搞得胃口好像很好的样子,结果吃了一点点就饱了了,食量就和小猫一样。


        

林书同这个呆子,依旧一边看书,一边吃包子,根本不知道自己吃的什么。


        

李兰山先生死了,又有一个致仕的大儒,接替了他的位置。


        

尽管少了很多学生,但兰山书院还是勉强恢复了正规。林书同人呆胆子大,已经开始上学了。


        

师娘依旧吃很多。


        

见到段玉进来,师娘直接道:“吃饭。”


        

段玉来到自己的位置上,端起碗吃完,同样是不知道什么滋味,就只是一直吃。


        

“娘,师兄,我吃饱了,去上学了。”林彤彤道。


        

然后,非常娴熟地把书包挂在弟弟的脖子上,揪着他的耳朵往外走道:“走了,走了。”


        

呆子林书同就这么被姐姐牵走去上学了。


        

家里就剩下师娘和段玉二人。


        

师娘很快吃饱了,见到段玉还在吃,就把他手中的包子拿走了。


        

“别吃了,已经吃很多了。”师娘道。


        

然后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道:“有一点点烧,不过不要紧。”


        

她也没有问,昨天晚上段玉去了哪里。


        

“你今天就不用去衙门了,在家里睡觉吧。”凌霜道。


        

段玉点了点头。


        

然后,凌霜再一次洗漱,换上了官袍,离开家去镇夜司上班了。


        

…………


        

段玉回到房间,躺在被窝里面。


        

此时是大夏天,但段玉还是盖着被子,这样才恢复了一点点温度。


        

外面的世界,已经渐渐恢复平静了。


        

民众的恐惧大概还会维持一段时间,但很快就会消散。


        

因为人都是健忘的,最多再过几个月,整个瀛州就会再一次歌舞升平。


        

但是段玉心中却知道。


        

此时的瀛州,应该是最最危险的时刻。


        

那只真正的修罗,依旧潜伏在瀛州,变成了人类的模样,没有人知道是谁。


        

也没有人知道,这只修罗谋划了几十上百年,究竟有什么惊天的阴谋。


        

当这只修罗真正出现的时候。


        

会是何等模样?


        

是不是真的成为森罗地狱?


        

在被窝里面躺了好一会儿,段玉渐渐恢复了温度,然后拿出了月魔盒。


        

之前蓝色妖姬一再发出警报,瀛州剧变,天翻地覆。


        

那么现在呢?


        

这个警报会消除吗?


        

段玉开启了月魔盒。


        

………………


        

此时,那个修罗巢穴。


        

段玉离开之后,林光寒再也支撑不住了,整个人直接瘫坐在地,拼命地大口喘息。


        

整张面孔,苍白无色。


        

只见到他呼吸,越来越脆弱,呼吸频率越来越低。


        

最后,渐渐几乎停止了呼吸。


        

还有他的瞳孔,一点点在发散。


        

而就在此时。


        

一道声音响起,仿佛从地狱深处发出的恶魔之声。


        

这声音,不分男女,不分雄雌。


        

“就凭借你的修为,还想要穿这身修罗战甲?真是可笑之至。”


        

这个恶魔一样的声音响彻整个深渊,又仿佛直接在林光寒脑子里面响起。


        

林光寒用尽最后一丝力量,要猛地站起来。


        

“你能够支撑到现在都不死,意志力还真是坚强,是害怕你的徒弟太痛苦吗,承受不住这个噩耗吗?”恶魔的声音笑道:“人类的情感,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啊。”


        

“你们人类,可真有意思啊。田归农区区一个人类,竟然能做出这样的大事?竟是害得这个地狱之门无法再隐藏了。”


        

“原本可以更加从容的,更有胜算的,但是现在却不得不改变了。”


        

“这就像是在黑暗的海面上,有人点燃了灯塔,告诉海面上的船只,这里有危险。”


        

“燃烧自己,点燃灯塔,警示世人,这非常伟大,但是没有半点用处。”


        

“原本在黑暗之中,所有人都看不见,可以舒舒服服离开这个世界,为何要警示他们呢?如此一来,他们想要安安静静地死去也难了,这对世人岂不是更加残忍?”


        

“田归农,太残忍了。”


        

“哈哈哈哈。”


        

随着这恶魔之声的微笑。


        

深渊地步的黑暗岩浆,不断蔓延,不断上升。


        

与此同时。


        

这个笑声,变成了无比可怕的武器。


        

整个洞穴之内,所有的岔道,还有那个实验室,手术室。


        

纷纷在这笑声之中,不断崩塌,不断粉碎。


        

整个过程,几乎是没有声音了。


        

墙壁,房屋,铁门,药瓶,书本,等等一切的一切,全部都无声无息粉碎。


        

短短几秒钟后。


        

这个修罗洞穴里的一切,全部消失了。


        

全部化为了灰烬。


        

最后,这个黑暗岩浆直接蔓延到了深渊的顶部,灌入整个巢穴之内。


        

短短片刻。


        

整个洞穴之内所有的通道,全部被黑暗岩浆填充。


        

这个地下密道消失了。


        

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


        

黑暗岩浆渐渐冷却,变成了坚固无比的石头。


        

“尽管比预计中早了一些,但时间差不多到了,可以开始了!”


        

“地狱之王,呵呵呵,地狱之王。”


        

“早一日,晚一日,也不打紧。”


        

这个恶魔之声响彻在整个大地之下。


        

与此同时。


        

“轰……”


        

整个瀛州地面,还有海面,一阵颤抖。


        

地震!


        

是地震。


        

方圆百里之内,都猛地一颤。


        

与此同时!


        

百里之外的一座悬崖高山,猛地从中裂开。


        

这座悬崖高山,原本如同利剑一般矗立在海面之上,人称天剑山,航海之人,哪怕隔着上百里,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而此时,这座天剑山直接粉碎,散落海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


        

段玉打开了月魔盒。


        

一下子,又接连跳出来了十几条消息,都是一模一样的消息。


        

“亲爱的,赶紧离开瀛州!”


        

“瀛州即将发生剧变,天翻地覆。”


        

“亲爱的,赶紧离开瀛州,快,快,快!”


        

“再不离开,就走不了了。”


        

蓝色妖姬的消息,一条比一条紧急,一条比一条急促。


        

果然……


        

这一切都没有结束。


        

“轰……”


        

忽然段玉感觉到整个地面,猛地一颤。


        

这……这是地震了?


        

不过,这个地震的级别很低。


        

接下来,段玉冲出了房间,站在外面等。


        

害怕接下来有更严重的地震。


        

但是……并没有。


        

这只是一场小地震而已。


        

段玉眯起眼睛,思考了一会儿,然后重新回到房间之内。


        

此时,蓝色妖姬忽然发过来消息。


        

“亲爱的,你还没有离开瀛州?!”


        

“赶紧走,赶紧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段玉沉默了下来。


        

接下来,他面临一个选择。


        

要不要问蓝色妖姬?


        

这个人非常神秘,根本不知道她是谁,但真的神通广大。


        

很多情报,帝国高层都不知道,她就已经知道了。


        

接下来这条情报,是问蓝色妖姬?还是问天机阁呢?


        

他想要问的问题是:瀛州有修罗,潜伏在何处?


        

足足犹豫了好一会儿。


        

他还是决定去问天机阁,因为已经在天机阁面前暴露过一次了,也不在乎第二次。


        

于是,段玉翻身上马,前往天机阁的秘密接头人那里。


        

就是那个棺材铺。


        

差不多半个时辰后,段玉来到这个棺材铺门口。


        

然后,他发现整个棺材铺直接消失了。


        

不是说改行了,也不是说店铺关闭了。


        

而是……直接消失。


        

人间蒸发。


        

段玉记得清清楚楚,这里一定是一座棺材铺的。


        

但是现在,却成了空地,连建筑垃圾都没有留下。


        

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这是见鬼了吗?


        

如果不是段玉有氪金魔眼,如果不是他记得清清楚楚,还真的以为那天晚上是在做梦的。


        

而就在此时,刮过了一阵风。


        

灰尘在空地上飞舞,组成了一行字。


        

“天机阁泄露天机,正式退出瀛州,躲避是非,公子好自为之。”


        

片刻之后,这一行字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段玉不由得惊呆了。


        

天机阁何等牛逼啊?


        

现在竟然连它们都撤退了?


        

接下来瀛州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啊?


        

竟然连天机阁都害怕了?


        

段玉不由得一阵阵毛骨悚然。


        

在他的了解之中,天机阁完全牛逼到极致,是一个非常非常超脱的组织。


        

然而现在它竟然都撤退了。


        

它肯定是提前知道什么事了。


        

究竟会发生什么啊?


        

段玉抬头看天,晴空万里,艳阳高照。


        

再看海面之上,船只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数量,但已经非常繁忙了。


        

完全是一派安静祥和啊。


        

看上去和谐又美好的。


        

而天机阁却摆出了一副山雨欲来,大祸临头的架势。


        

………………


        

段玉回到家中,发现多了一个人,正在家里吃饭呢,福伯正在招待他。


        

这个老乞丐,双手并用,大快朵颐。


        

福伯道:“少爷,这个老先生说是您的故人,正等着您呢。”


        

段玉盯着这个老乞丐良久,这人是谁啊?


        

莫非就是当年把他卖到仙音阁的丐帮帮主?


        

哦,也不是。


        

段玉在氪金魔眼中,不断地搜索记忆。


        

“你找我,什么事情?”段玉问道。


        

那个老乞丐看了福伯一眼。


        

福伯顿时朝段玉望来,他要保护段玉安全的啊。


        

段玉道:“福伯,您去忙,我和他说说话。”


        

福伯道:“好勒,您有什么吩咐,喊我一声就行。”


        

然后,福伯便走了。


        

段玉道:“阁下,有什么事情,说吧。”


        

那个老乞丐望着外面的天,看了看太阳的方位道:“不急,不急。”


        

接下来,他就一直吃吃喝喝。


        

菜上了一茬又一茬,他的肚子就仿佛无底洞一样。


        

整整吃了好几桌子的饭菜,喝掉了整整九壶烈酒。


        

但是肚子依旧是平坦的,整个人依旧是骨瘦如柴,就仿佛他的身体是黑洞一般,不管吃多少下去都不见动静。


        

这段饭,他一直从中午吃到了傍晚,太阳西下了。


        

终于,这个老乞丐吃完了,擦了擦嘴巴。


        

接下来,他还要洗脸,洗手,刷牙。


        

完成这一切后,他又抬头望了望外面的天色道:“段公子,您还记得左野吗?”


        

这话一出,段玉心脏猛地一抖。


        

能不记得吗?


        

这个妖女,几乎是段玉来到这个世界后,最刻骨铭心的一个人了。


        

老乞丐道:“她让您今天晚上去仙音阁老地方见她,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十万火急。”


        

老乞丐道:“对了,您之前的那个宝贝盒子,还是我转交给您的呢。”


        

就是月魔盒,还有天佛舍利等宝贝,当时段玉在人群之中,忽然之间,手中就多了一个盒子。


        

果然是故人啊。


        

接着,这个老乞丐道:“左野小姐说了,六点钟见面,过期不候,一分钟都不等,十万火急,十万火急。”


        

段玉一看座钟头,都已经五点半了。


        

我日你大爷。


        

六点钟见面,十万火急,你五点半才告诉我?


        

而且从中午吃饭一直吃到现在,慢吞吞吃了几个小时。


        

现在却告诉我十万火急?


        

段玉二话不说,飞快出门,骑上马,朝着仙音阁狂奔而去。


        

…………


        

注:第二更终于写完了,构思了很久,恩公手中可还有月票吗?拜托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