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最后的边境 > 第五十七章 芯片(新人求收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库拉普夫目光中的杀气仅仅显露了一瞬间,随着一声仰天长叹,他的眼睛又重新被灰暗所填满。


        

“听格奥尔基所说,你就是那个首任穿梭者是吧?”库拉普夫点起一根烟,只抽了一口后就放到一边任它自己燃烧。


        

“嗯,按照他们的说法,我应该是第一个被选出来的。”杨景仲点点头。


        

“身为一个老人,我想告诉你,不管你是否是埃文诺人选出来的,只要你和穿梭者这三个字挂上勾,你以后的日子都不会很好过。如果你以后不想浑浑噩噩地继续过下去的话,建议你从现在开始就培养自己的班底,至少要有一部分死心塌地的下属。记住,是下属,不是朋友,我那些所谓的朋友到头来反而是最快落井下石的人,倒是我的下属有不少选择继续追随我,只可惜,这些年来,我的那些下属都走得七七八八了,就剩下我这一个人还在继续战斗。”


        

“可是,我还只是一个军校生,怎么去培养自己未来的班底啊?”杨景仲身体略微向库拉普夫靠拢了些,对于老一辈人的经验之谈,即便是来自对手,他也愿意放下身段洗耳恭听。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军校里面应该有一个游戏软件叫天演对不对?”


        

“没错,但那个里面都并非实名制的,我如何知道以后他们是否会在现实里和我碰面啊?”杨景仲皱了皱眉。


        

“很简单,你知不知道联盟里有个专门的比赛就是为了天演服务的,听说最近两年联邦还靠着一个叫施泰特的年轻人在这比赛里拿到了一个议会席位。”


        

“我明白了,你是让我去参加这个比赛,这样一来,我就需要和他们在现实里碰面,而且通过团队上的配合,我能加深和他们的关系,未来遇到事情的时候他们还是可以靠得住的。”杨景仲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不错,只是这个过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啊,虽然只是个游戏,但其中暴露出的人性黑暗面一点不比现实中少,如果你能从那个游戏里面杀出一条血路,那你在现实里也不会差到哪去。好了,我要说的也就这些,剩下的路需要你自己去体会,人心这种东西,不是只言片语就能说清楚的。”库拉普夫双眼微微闭上,轻轻地靠在椅子上。


        

杨景仲看他不再说些什么,也不好问他关于重甲军团的事情,只好起身出去找格奥尔基。 首发网址http://m.3000xs.com


        

“等等,你应该还有什么事没问吧?”


        

杨景仲前脚还没踏出门,库拉普夫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这……前辈怎么知道?”杨景仲也没有狡辩,听他的口气是想要说些什么来着。


        

“哼,格奥尔基那家伙的伎俩还能瞒过我?当初我俩关系好得能穿一条裤子,在那么多人都背叛我的情况下,也就这老小子能主动找我了。”库拉普夫冷哼一声,一副看穿了所有事情的口气。“你啊,不过是他利用你穿梭者的身份和年轻,来套我话的工具罢了,他恐怕认为我看到你后,会想到年轻时的自己吧。但你这小子不会跟他要点好处吗?就这么听他的话啊?”


        

对于他的这句话,杨景仲只能尴尬地挠了挠头,事实也的确就是这样,没啥好辩解的。


        

“也罢,我可以把重甲军团的资料交出来,但是我希望你们不要将这个资料上交给总司令部。或者说,你们看了这里面的资料后,就不会去主动上交了。”


        

库拉普夫的指甲抠进左太阳穴的皮肤里,撕开表面的一层血淋淋的皮后,露出一个微小的芯片。


        

杨景仲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一步,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这个,给你,”库拉普夫咬紧牙关,硬生生地将芯片从太阳穴上抠了下来,“这个芯片里面,记录了重甲军团,准确来说应该是武卒军团的全部训练过程,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具体的你让格奥尔基看完就明白了。”


        

“不就是一个芯片吗,怎么都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杨景仲嘟哝着接过芯片,抽了点纸巾擦干上面的血迹。


        

“行了,你去吧,剩下的时间,就让我自己一个人好好休息休息吧。”库拉普夫把长袍盖在身上,不再多说什么。


        

杨景仲走出门正好看见格奥尔基蹲在门口,手里抓着那个空酒瓶子在那念念有词:“我可怜又可爱的酒啊,你死的好惨啊,我珍藏了你这么久,没想到你竟然是死在了别人的胃里啊。”


        

“咳咳。”杨景仲越听越不对劲,咋感觉这么别扭呢,但实在又不忍心打扰他。


        

格奥尔基听到咳嗽声,呆滞的眼神重新恢复生机:“拿到了?”


        

“嗯,就是这个。”杨景仲把芯片交给格奥尔基。


        

“你先等会儿,我去检查一下这个芯片里面具体的内容,时间可能会很长。如果你不愿意等我的话,就去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不过记住了,不要回这个司令部了,不然你会沾染上一些不好的东西。”


        

“不好的东西?啥啊?”


        

“说好听一些,就是止痛剂,不好听嘛,你懂的。”格奥尔基在杨景仲肩膀下拍了两下,脸上的笑容有点耐人寻味,“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腿上两处枪伤,却能跟正常人一样谈笑自如?真正的秘密就是在他抽的那些烟里。”


        

格奥尔基大笑两声,转身离去,身影消失在过道拐角处。


        

杨景仲眯着眼目送格奥尔基离开,不过确实,经过那么长时间的战斗,这会儿精神突然一放松,疲劳感就如潮水般袭来。


        

“赞普中校。”杨景仲向周围望了望,看到赞普中校正远远地站在一堆枪支旁边和士兵们聊天,虽说不太好意思,但现在杨景仲也找不到第二个认识的军官了。


        

“先生,有什么事吗?”赞普中校倒是没怎么不耐烦,一听到叫声就急忙赶过来了。


        

“附近有什么可以休息的地方吗?”


        

“叛军战舰我不是很了解,需不需要我派艘登陆舰将你送回NF号?”


        

“那倒不用,现在大家都在忙着做事情,我一个人为了休息就要动用一艘登陆舰,这行为不是很好。”杨景仲低头想了一下,“这样吧,你拿个单兵装甲过来,我就随便躺着休息会儿。”


        

“这……先生,是不是不太好啊?”


        

“没事,战争时期大家不都是穿着单兵装甲在野外休息的吗?大家是人我就不是人?拿过来吧。”


        

杨景仲接过赞普找来的的单兵装甲,把面罩颜色调到最暗,随便找了个安静的地方躺下,不得不说,联邦设计的单兵装甲还是很人性化的,充分考虑到了士兵们在野外休息时的舒适性,杨景仲感觉自己不是躺在一堆硬邦邦的钢铁里,而是睡在一个温暖舒适的睡袋中。


        

在杨景仲睡觉的时候,NF舰队也没闲着,经过刚刚的战斗,NF舰队损失也相当惨重,光是皓月级巡洋舰就有四艘被击毁,将近两万官兵永远地躺在了冰冷的战舰中。NF号损失也相当惨重,一半的光束炮台失去作战能力,护盾量只剩下正常情况的百分之十五。


        

而且并不是所有叛军都听从了库拉普夫的命令,虽然战舰投降了,但还有部分叛军依托战舰内的地形优势,杀伤了不少前来受降的联邦士兵。NF舰队高层也是手忙脚乱,既要布置舰队防守,防止逃散的叛军部队杀个回马枪,又要从各个战舰上调集兵力,肃清战舰内负隅顽抗的叛军。


        

对于一些实在无法修复的战舰,NF舰队选择直接放弃,战舰上的士兵被登陆舰运送到别的战舰上,附近的战舰则集中火力将无法动弹的作战舰只轰成碎片,绝不给叛军留下任何有用的元件。


        

当一切事情都完成的时候,NF舰队已经在原地呆了四个多小时了,现在是时候踏上回家之路了。而如今的NF舰队规模甚至比原来还要大,光是一艘缴获的烈日级战列舰就足以彰显出这场胜利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小子啊,醒醒,我们马上就能回家了。”


        

杨景仲睡得正香甜的时候,一个毛茸茸的大手掀开了他的面罩,刺眼的光芒立刻让他惊醒。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我睡了多久?”杨景仲睡得一脸懵逼,连自己在哪都弄不清楚了。


        

“说事情吧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我也非叫醒你不可,而且你都睡了四个小时了,也差不多了吧?”格奥尔基用手电筒在杨景仲眼睛前闪来闪去,就是让他睡不着。


        

“别闪了别闪了,我起来还不行吗?”杨景仲气呼呼地坐起来,要不是条件不允许,他都想一拳打在格奥尔基那张老脸上。“什么事啊?这么着急。”


        

“这个芯片先放在你这。”


        

杨景仲疑惑的看着被强行塞到手上的芯片,注意到格奥尔基的脸色似乎不太好:“这芯片不是要交给你的吗?干嘛又要给我?”


        

“我算是知道联邦为何一直要我找到这个东西,里面记录的事情可着实让我吃了一惊。”格奥尔基观察了一眼附近,确认没人后才继续道,“这里面的东西可以说是能让整个联邦都陷入混乱,我需要一定时间去消化、调查一下。在进入联邦控制区的时候,很有可能会有一批特工上来搜查,而你并不在NF舰队的编制之内,芯片放在你这里应该还是比较安全的。”


        

“至于这个芯片什么时候还给我,”格奥尔基停顿了一下,脸上的神情变得非常严肃,“等你能指挥三个省级舰队之前,这芯片一直放你这里,到时候你直接看芯片里的内容,然后再来找我。记住,不到那种实力之前,千万不要察看芯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