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最后的边境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危难之中,方显人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森格曼星系?!森格曼星系不是十年前就失守了吗?”杨景仲一时间瞪大了眼睛,难道舰队这么快就把森格曼星系夺回来了?可刚夺回来就又被虫子攻击是不是着实有点没牌面……


        

“失守?怎么可能,森格曼星系可是我们Z国舰队控制区的中心地带,要不是这次那个天杀的穿梭者送掉了我们一支省级舰队,我们肯定是能把那些虫子打回去的。”中年大叔愤懑地踹了一脚油门,破旧的悬浮车颤抖着发出几声闷哼。


        

“穿梭者?”杨景仲摸了摸鼻子,他生活的这个年代,除了之前投靠叛军、被枪毙的库拉普夫,就没有其他穿梭者了,那么他说的人是……没错,只有一个了!


        

“你说的是,谢司少将?”


        

“对啊,除了他还能有谁,妈了个巴子的,老子就知道这帮子穿梭者没一个顶用的。”


        

这句话彻底坐实了杨景仲心中的猜测,果然啊,他特喵的这是穿越回十年前了!眼前的这一幕幕不是别的,正是森格曼星系中正在发生的景象。


        

十年前……这简直和做梦一样,前一秒他还在医院的病房里,后一秒他就回到了这十年前。


        

大叔依旧在那骂骂咧咧,但杨景仲的大脑像是被B-52轰炸机来来回回炸了十几遍一样,整个成了一团粉碎的渣滓。


        

“哎呀!痛!”


        

后座的惨叫声让还在不停抱怨的大叔奇怪地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杨景仲捂着带有一丝血迹的嘴角,满脸歉意地向他点了点头。


        

“我去,这么痛都不醒,我难道真的穿越了?” 记住网址m.3000xs.com


        

杨景仲往窗外吐了口血沫,刚刚那一拳他可是卯足了劲往脸上打的,可眼前的景象该是咋样还是咋样,甚至嘴里的被打破的伤口都能用舌头清楚地舔到。


        

如果按照记忆里的战况,应该逃出去的就没几艘舰船,绝大部分,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死了。那么,他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无穷无尽的虫海,和冰冷的太空。


        

随念这么一想,杨景仲背后一阵发凉,面对一只蜘蛛他不怕,可想到自己的身体会被无数恶心的东西分食殆尽,再被消化后从某个部位拉出来,他就胃里一阵恶心。


        

“那大叔你清楚现在战况如何了吗?如果还有登陆舰可供撤退的话,舰队应该没有完全战败才是。”杨景仲心说这会儿看看能不能有幸登上一艘较为快速的轻型运输舰,到时候目标小,跑快点也好啊。


        

“你说得没错,舰队的确扔在抵抗,但情况似乎很危险。”大叔从口袋里抽出一根拇指粗细的雪茄,点燃后一口浓烟喷出,呛得坐在后面的杨景仲直咳嗽。


        

“看到刚刚天上掉下的那颗火球没?那是M国南达科他州舰队布朗号驱逐舰。”


        

“驱逐舰?他们不应该守在环恒星系防御圈上吗?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杨景仲愣了一下,这好像和记忆中的不一样啊,记忆里,行星附近应该都是很平安的,至少在防线没有完全崩溃前,绝对没有战舰在行星附近被击毁的记录。


        

“你说得没错,可环恒星系防御圈哪有你想的那么神,处处设防,可不代表处处都防得妥善。有部分虫子冲过防线薄弱地带不是很正常的吗?”大叔手指伸出窗外,将烟灰弹去。听他的语气,似乎对此早已习以为常,并没有因为虫子冲到头顶而惊慌失措。


        

杨景仲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的目光转向了大叔的手,那不像是正常干农活粗活的手,反倒像是一个从业十余年的职业军人的手。虽然这年代士兵战斗都是靠着单兵装甲,枪械的后坐力相对一千年前已经大幅减轻,可滴水穿石,即便再轻柔的后坐力只要有了时间的陪衬,同样会在手上留下那明显的痕迹。


        

“注意到我的手了?”大叔似是注意到杨景仲的目光,随手将烟丢掉,故意将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想得没错,我是退役军人,而且是十年的老军人。可惜啊,我的那些老兄弟都死了,我也不想再去训练那些新兵了,所以,就退役准备享个清福。谁知,又摊上这么个事情。可你要是对比我当年战斗的时候,现在的情况已经算是天堂喽。”


        

二人说话间,悬浮车已然到了星港,和杨景仲想的一样,好家伙,那叫一个人山人海,黑压压的一片,一眼都望不到头。


        

少数士兵组成人墙,站在人海里维持秩序,当然,仅靠这些穿着单兵装甲的士兵肯定不行。但周围站着的全自动化机甲就不一样了,只要有哪个不长眼的敢不遵守规矩,这些机甲的机枪马上就会把他打成筛子。


        

正因这些暴力手段控制秩序,所以这聚集了数十万人的地方才没有陷入混乱。最重要的是,每个人都坚信舰队能依托环恒星系防御圈将虫子打回去!好歹是人类防御排名靠前的防御圈,加上那么多的省级舰队,很多老人过了一生都没见过如此大的阵仗,在他们眼里,平时一支省级舰队守在星系里就已经是不得了的事情了,如今八支舰队齐聚一堂,那击败虫子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小兄弟,我俩在路上碰见也算有缘,我把这个给你。”


        

大叔把车停到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从怀里掏出一块刻满花纹的金块交给杨景仲。


        

“大叔,您,您这是?”


        

杨景仲一时半会脑子没反应过来,突然间一个陌生人把这么一个贵重的东西放到他手上,论谁都会起疑心吧?


        

“放心,这不是我偷来的贵重之物,”大叔看杨景仲没接,便将金块放在眼前端详了起来,“这东西啊,是给退役老兵的特权证明。”


        

“本来,我是想把这东西留给我儿子的,可惜啊,他两年前死了。”大叔轻声叹了口气,又把金块放回杨景仲手上,“算你小子走运,半路上碰见我。我看你和我儿子年龄相仿,这玩意儿,咬咬牙,就送你了。”


        

“可是,那您自己怎么办?”


        

“我?我已经是年近半百的人了,既无后,也无友,与其苟且偷生,倒不如把生的希望留给你们这样的年轻人。欸,你别谢我,要谢,就谢你自己的运气好吧,这东西我本来是准备到这来随便送给一个年轻人的。如果你今天在路上碰不到我,那就只能呆在路上等死了。”


        

大叔哈哈一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径直下了车,朝着与人群的反方向走去,走出十几步,回头对着杨景仲咧开一嘴烂牙难看一笑。


        

“去吧,活着的路已经为你打开,至于能走多远,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杨景仲对着大叔的背影略微鞠了一躬,手上的金块虽然并不沉重,可握在手心里,又有一丝冰凉。


        

他把金块收到自己胸前的口袋里,这东西他也不知道怎么用,但反正走到人群里是一定需要的,虽然等排到他的时候,恐怕早就没了位置。


        

“喂,那边那个刚进队伍的,站到前面来。”


        

杨景仲正发愁的时候,一道强光照在他的脸上,即便这是大白天,灯光依然刺得他睁不开眼睛。


        

“除了你还有谁?过来检查。”


        

杨景仲哦了一声,顺着灯光的指引穿过人群,走到一个身穿单兵装甲,身高足足有三米的士兵面前。


        

“原Z国JS舰队第三十四师一零一团团长,他是你什么人?”士兵的声音穿过装甲的变声器透露出来,给人一种很不真实的机械感。


        

“额,”杨景仲愣了一下,什么什么人?刚刚那么长一段话,他就听清了团长两个字。等等,这个士兵咋突然问起这么个没头没脑的事情?除非……


        

他低头看了眼胸前的金块,好家伙,哪怕是被衣服遮挡,可泛出的白光可是一点都不模糊。那这么说来,刚刚那老家伙是个团长?那起码也是中校级别的军官啊,放在一千年前那种和平时期,都是不得了的人物了,在这个年代,却是落魄得和一个乞丐一样。


        

“哦,是我的一个亲戚,他说他不想离开这个地方,所以就把能证明他身份的东西给我,让我离开这里。”杨景仲不敢抬头,怕眼对眼看的时候心虚露出破绽。


        

好在士兵没有过问,直接让身后的人墙放开一条道路,他则带着杨景仲径直走到一艘登陆舰前。


        

“上去吧,系好安全带,一会路上可不平稳呐。”


        

士兵话音刚落,几只受伤的蝎子突然从天而降,跌落在人群中,当场砸死数十人。原本还算有序的队伍立马混乱起来。苦恼声,尖叫声响作一团。


        

周围的军队反应倒是相当迅速,机甲的计算机第一时间锁定了那些还活着的蝎子,穿甲弹瞬间就将蝎子打成碎块,可这依然无法潮水般的人群疯了般冲破人墙,爬上机甲,朝着登陆舰冲去。


        

“你快上去。剩下的人,你们几个,跟我来!”


        

“是!”


        

士兵把杨景仲推进登陆舰,带着守在舰船周围的士兵们迅速组成一堵临时人墙,暂时将人群阻挡在登陆舰前。


        

杨景仲回头看了眼外面的人海,一双双眼睛同样看向他,那里面,有羡慕,有嫉妒,但更多的,是疯狂和嫉恨。纵使船上的人都是一线战士的家属,但在这种大难之前,谁管你的家人曾为联邦,为他们做出过多少贡献,这时候,只有自己活着,才是最重要的道理。


        

“大难之前,方能看出人心之真实啊。”杨景仲摇了摇头,重重地叹了口气,走进了灯光昏暗的登陆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