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最后的边境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近地轨道上的混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杨景仲不知睡了多久,等再度醒来时,窗外已经变成了一片由星光点缀着的夜空,绿色植被,高楼大厦都不见了踪影。


        

“砰!”


        

突然间,一发炮弹贴着舰表飞过,将背后的一只蝎子炸得粉碎,炮弹炸出的碎片瞬间在登陆舰上开了几个口子,舱内的气体刹那间疯狂奔涌出去,原本平稳飞行的登陆舰开始止不住地颤抖,少数。位于座位背部的气囊立刻将乘客牢牢包裹住,给每个人穿上了一件宇航服。


        

至于旁边最后上船的一家三口,却是不知何时全都穿上了宇航服,而且看他们衣服的质量,肯定是远远超过飞船提供的。


        

这一突发状况,让不少乘客都大惊失色,不管是女人还是小孩,都扯足了嗓子尖叫,要不是宇航服有着良好的隔音效果,杨景仲绝对不会怀疑这声音能穿破他的耳膜。


        

而这声音在两名靠缺口最近的乘客因为安全带松弛而被吹出船舱后,变得更加可怖。好在飞行员第一时间就将船舱里的空气全部排除,不然被吹去的绝对不止这两个人。


        

“雨洁,不用担心,无论今天发生什么,你和熙熙都不会有事的。”


        

相比那些惊慌失措的乘客,杨景仲身旁的这一家三口明显要淡定很多,哪怕是最害怕的小女孩,也只是小手紧紧攥着妈妈的衣角,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带着满满的害怕看着周围的人。


        

作为父亲的男人一手握着爱人,一手握着女儿,虽然由于深色面罩看不见他的脸,但不难猜出,此时男人的眼睛一定是充满温柔,充满爱意的,甚至于,还有一丝不可察觉的坚毅。


        

“廷鸿,我没关系的,只要你照顾好女儿,我就是死也心甘情愿。”


        

“说什么瞎话呢,今天我们一家三口一定能平平安安的。等回到地球,我就和上级辞职,好好陪陪你们娘俩。” 首发网址http://m.3000xs.com


        

夫妻俩的头依偎在一起,两人的身体共同组成一张柔软舒适的床,他们的女儿就睡在这张“床”上,只要床不塌,女儿就会一直很安全。


        

杨景仲把头扭过去,他不愿再看着这一幕,不然他的眼睛都会变成两个又黄又大的大柠檬。


        

“狂战士号,这里时AH舰队肥东号驱逐舰,请不要离开我舰附近三千米的区域。”


        

“收到,正在更改航向。”


        

杨景仲转身看向窗外,只见登陆舰左侧喷出一股强劲的气流,舰首向右划出一道漂亮的角度,流线型的驱逐舰出现在登陆舰前方。周围还跟着数艘同样满载平民的登陆舰,而且他们看起来似乎也是受了不小的伤,没有一艘是完好无损的。


        

伴随着驱逐舰牵引光束的引导,登陆舰的速度明显加快,和舰体表面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近。直到这时,乘客们沉重的心情才总算是放了下来,毕竟有了战舰的保护,受到攻击的概率应该会少很多。


        

“警报,所有附近的登陆舰马上远离,重复,所有登陆舰马上远离!”


        

然而,大家的还没放松两秒,凄厉的警报声就从驱逐舰上传来。只见驱逐舰一边迅速向上作出规避动作,躲过两只飞来的震爆虫,一边用防空激光炮组点杀了三只,然而,由于震爆虫数量太多且从不同方向进攻,还是有两只突破战舰防空圈,朝着战舰中心位置冲去。


        

第一只震爆虫被护盾挡住,但同时,爆炸的威力也将护盾的厚度削弱到了最低限度,因此,第二只震爆虫几乎毫无阻拦地撞击在驱逐舰舰表。


        

和巡洋舰战列舰不同,追求机动并作为战列舰外挂装甲的驱逐舰的装甲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杨景仲只看见震爆虫在舰表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洞,穿透了薄弱的装甲带,一直钻到战舰最中心的位置方才停了下来。


        

“快跑!”他的瞳孔猛然缩小,几乎是发自本能地朝着被眼前景象惊呆了的飞行员大吼。


        

伴随着一团刺眼的光球在战舰中心地带爆起,几道高达数十米的火柱从战舰表面的缝隙中窜出,战舰内部的压缩气体因为温度升高而膨胀,不断冲破一处处战舰外壳。紧接着,剧烈的爆炸发生了。


        

整艘战舰被火球所吞噬,剩余的气体随着火球一同冲了出来,形成了一道肉眼可见的、夹杂着大量被打碎零件的球形冲击波,以势不可挡的态势撞击在四处漏风的登陆舰上,原本已经排尽了空气的登陆舰瞬间被气体充得满满当当。甚至由于距离过近,爆炸产生的音波也随着气体一同传到登陆舰中。


        

“轰!”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登时让所有人都陷入了五感尽失的境地。


        

冲击波蕴含的能量之大,直接让登陆舰的引擎失去作用,整艘船如同断线的风筝般旋转着向后飞去。


        

杨景仲一头撞到背后的墙壁上,,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大脑撕裂般的疼痛让他几乎陷入昏迷。


        

“小伙子,醒醒。”


        

恍惚中,他感觉似乎有人拍了拍他的头盔,见他没什么反应,那人又把什么东西插在他的头盔上,随即,一股清凉的气息进入他的鼻孔,一直钻入他的大脑。刹那间,大脑一阵清明,所有的负面情绪都烟消云散。


        

“好些了吧,你的大脑因为受到严重撞击,差不多是重度脑震荡了。不过这东西能让你的脑子暂时恢复正常。你先休息下,一会儿来帮我清扫附近的残骸。”男人摸了摸杨景仲的圆形头盔,转身飘向飞行员的位置。飞行员在冲击波撞击的瞬间就当场毙命,加上巨大的冲击力,登陆舰的外壳也被完全撕成碎片,所有仪器全部失效,甚至连引擎都抛了锚,这艘登陆舰几乎完全成了一块飞行的棺材。


        

杨景仲晃了晃脑袋,确认暂时无事后,解开身上的安全带飘荡出去。


        

此刻,舱内意识一片狼藉,绝大部分乘客都是耳鼻流血,死在座位上,他自己也同样鼻血横流,这会儿他的面罩里还飘着不少血球呢。坐在他对面的那一排乘客,更是被一块碎片齐刷刷地切开宇航服的背部,毫不例外,他们都成了干瘪的尸体。


        

整艘船内,活着的除了他,就只剩下那一家三口了,由于他们没有紧贴墙壁,因此受到的音波伤害要小很多,而且应该是得益于他们较为先进的宇航服,看样子他们没有出现和他一样的脑震荡情况。


        

小女孩这会儿显然吓得不轻,娇小的身躯止不住地颤抖,颗颗晶莹的泪珠飘浮在眼角,小脸蛋更是紧紧埋在妈妈的怀里,压根不敢抬头看外面。


        

女人能做的只有双手紧紧抱住女儿,一边轻柔地抚摸着女儿的背,一边轻声抚慰。


        

“夫人,我……”杨景仲走到女人面前,一时间竟惊得说不出话来。


        

好家伙,女人的面罩不知何时掉落了下来,一副天仙般的面孔出现在他的面前,如果说林弦断和唐菁澜是被上帝之手摸过,那眼前这位就是上帝他妈了。光是看到她的第一眼,杨景仲的内心竟生出一股强烈的保护欲,他甚至敢发誓,只要这个女人对他笑一下,他绝对会为了她付出自己的一切。


        

“没事,我们没关系的,你去帮我丈夫吧,现在他更需要你。”女人抬起头苦笑了一下,随即又低下头去安慰怀中的小女孩。


        

“是……是!”


        

杨景仲狠狠咬了下舌头,几乎是用尽气力将目光从女人的脸上挪开,好在他并非下半身思考地动物,在眼下,他还是分得清事情的轻重缓急的。


        

“先生,怎么称呼?”他飘到男人身旁,此时的男人还在为面前的仪器发愁呢。


        

“姓林,你称我为林先生就行。”林廷鸿头都没抬,依旧在那自顾自地查看线路,“该死的,这艘船的电子设备几乎完全损坏,不过我应该能恢复二号引擎百分之五十的动力。这样吧,你先去激光炮那里,解除它的自动控制,改为手动,帮我把飞船附近的残骸都切割成小块,越小越好。”


        

“好的,马上去做。”杨景仲点点头就准备转身离去,却又被林廷鸿叫了回来。


        

“等下,你知道激光炮那东西怎么解除自动模式吗?”


        

“额,不知道。”


        

林廷鸿无奈地摇了摇头,从控制台下方的抽屉里抽出一台便携式对讲机扔给他。


        

“带上这东西,一会儿到了之后按我说的做就行。路上小心点,如果被飞过的碎片击中,即便是我也救不了你。”杨景仲刚把对讲机接在自己的头盔上,林廷鸿的声音就从其中传了出来。


        

“知道啦。”


        

他一脚踩在墙壁上,借着力道穿过船舱,短短数十米的路,因为登陆舰不受控制地旋转,导致他碰壁了十几次,最后还是抓着快要断裂的栏杆才勉强到达了位于船尾的机枪塔。


        

“我到了,该怎么做?”杨景仲侧身躲过一颗飞来的钉子,纵身一跃飞到机枪后面,他试着想要转动机枪,可就像林廷鸿说的,机枪没有解除自动控制模式,他无论怎么用蛮力,都不能动摇其半分。


        

“你摸摸机枪下方有没有一个小圆盘?”


        

杨景仲顺着机枪边缘向下摸去,果然,在柱形支架的侧面,有一块凹下去的圆形区域,由于刻满了花纹,所以圆盘只需稍加用力便可轻易实现转动。


        

“找到了,然后呢?”


        

“先逆时针转动一圈,再顺时针转动两圈就行了。”


        

“真是的,一艘破船弄这么麻烦干嘛,一破机枪都要弄得跟保险柜似的。”杨景仲撇了撇嘴,一边按着林廷鸿说的做,一边小声嘀咕。


        

“废话,联邦要面对的敌人可不止是虫子,万一哪个存心作乱的家伙冲进登陆舰,用没有加密的机枪对着周围一阵突突,那时候你就知道加密的重要性了。”


        

林廷鸿不屑的声音从对讲机中传来,杨景仲这才想起来他可是对着对讲机吐槽的,只好吐了吐舌头不再瞎比比。


        

“搞定了吗?我这边已经差不多能让登陆舰恢复运转了。”


        

“OK没问题!这就开始清理。”杨景仲舔了下干裂的嘴唇,一想到自从出生以来就没有亲自用过这么先进的武器,他现在可是一身干劲,“激光切割,马上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