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最后的边境 > 第两百零三章 神经纳米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幽暗的隧道很长,杰洛特已经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但身体至少不再消失了,看来,掌控这个空间的“人”,至少是放开了一些束缚,不过,看这周围的场景还没消失,这个掌控者是并不想就这么快结束这场游戏。


        

既然对方不着急,那他也不会着急,反正在这里的一个小时放到外面也不过十秒钟而已。


        

但是即便是身为微脑的他,走了这么长时间,心里也是非常不爽,可每当他想放弃的时候,他就会发现自己的身体又开始消失了。


        

这就很尼玛恐怖了,这个神秘“人”甚至能读懂他内心的想法,这让他心里连一点抱怨的情绪都不能有(杨景仲:哈哈哈!你特娘的也有今天!)。


        

但是呢,神秘“人”还是给了他一点希望的,每往前进一步,都能感受到风力的进一步加强,头顶的吊灯也是晃动得越来越厉害。


        

突然间,杰洛特脚下一松,眼睛一黑,身体不受控制地向下滑去。慌乱中,杰洛特想伸手抓住什么支撑点,可他能够摸到的,只有光滑的岩石。


        

但是杰洛特有个好习惯,他在向下滑的时候,并没有放声惊叫,而是极快地镇定下心情,目光看向下方,随时做好重新才上陆地的准备。


        

这一刻很快来临,奇怪的是,他并没有以极快的速度踩在地面上,而是很正常地碰到地面,然后他就站立住了,连一点多余的动作都没有。


        

“滴答,滴答。”


        

杰洛特停下脚步,似乎周围有水滴滴在岩石上发出的声音,但是因为周围都是岩石,他无法判断那水滴是从哪滴落的。


        

借着一丝微弱的灯光,他从一块岩石上滑下,落点位置又是一处隧道,不过这一处隧道明显狭窄了很多,而且还非常低矮,杰洛特不得不弯下身子,从狗洞一样的隧道钻了进去。 一秒记住https://m.300xs.com


        

这回没爬多远,隧道的路是向上弯曲的,没花多少时间,隧道便已到达了尽头,而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无尽的海洋。


        

和平常星球上面那无尽的蓝色海洋不同,这里的海水完全是黑色的,杰洛特把手伸入海水中,被水淹没的手指立刻就完全看不见了。


        

他向四周看了看,周围已经完全被海水所包围,他所处的位置乃是极小的一片孤岛,除了走进海水,便无其他办法。


        

“这里便是尽头了吗?”杰洛特看向漆黑的天空,大喊了一声。


        

还是没有回应,那个神秘“人”此时是一点有用的信息都不给他了。


        

但杰洛特并不准备原路返回,他的直觉告诉他,这片海水就是揭开这个秘密的唯一路径。


        

当他踏入海水,汹涌的海水逐渐淹没了他的膝盖,淹没了他的肚子,甚至淹没了他的脖子,但杰洛特丝毫没有停下脚步,依然坚定的往前走去。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决心,当海水即将淹没他的眼睛时,杰洛特感觉自己的脚上一沉,紧接着,像是有一双大手托着他一样,他的身体快速钻出水面,一艘小艇如利剑般避开海面,黑色的海水则像是老鼠见了猫一般,以极快的速度从船上逃离。


        

一盏明灯在船头被点亮,海水的强大推力很快将他推得越来越远,那巴掌大的沙洲很快就消失在视野里。


        

杰洛特在船上翻找了一番,没有找到船桨之类的东西,他只能随波逐流,任凭海浪的摆布。


        

小船越来越远,周围已是漆黑一片,天上没有任何星光,但杰洛特的系统还是有效地根据海浪的速度和方向,有效地画出了一张地图。


        

但是很快,相对平静的海浪开始变得汹涌起来,小船在汹涌的海浪中越发地无助,甚至偶尔有几道数米高的海浪将小船重重抛起。


        

无奈之下,杰洛特只能抓住船的边缘,祈祷自己不要从船上掉下去。


        

凶猛的波涛来的快去的也快,杰洛特很明显感觉到海浪突然之间改变了方向,不再是有着可怕的攻击性,而是如同一双双轻柔的手,将他不断推向一个明确的位置。


        

终于,黑色的大海恢复了平静,他的目光向远处看去,似乎那遥远的海平面,有一抹同样的灯光在海上无助地漂流着。而自己的小船则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径直向那个方向驶去。


        

“那是?”


        

当双方的距离不断接近,那抹灯光也是逐渐清晰。


        

那是一艘同样的小船,船头的那抹灯光随着波浪左右摇晃,一个娇小的女孩双臂抱着腿,将头深深埋在自己的怀里,一头乌黑的长发如瀑般铺到腰部。


        

小船移动到女孩的旁边,海浪不再推动他前行,杰洛特站起身,拿起船头的小灯,弯下身子,灯光照亮了女孩的身体。


        

他想上前拍拍女孩的肩膀,可突如其来的光芒组织了他的行动,杰洛特意识到,女孩正被那这片领域的开创者所守护着,没有林砚熙的允许,他应该是无法和她产生接触。


        

“醒醒,孩子。”无奈之下,杰洛特只能轻声喊道,希望能叫醒这个女孩。


        

女孩似乎并没有睡着,杰洛特的声音刚出现,女孩就轻轻抬起了头,但奇怪的是,女孩只是稍稍展露目光,就又把头重新低了下去。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是不是叫,林砚熙?”杰洛特反应很迅速,女孩抬头的这一瞬间,他就捕捉到了她的目光,那目光中充满了恐惧、无助与迷茫,但细细挖掘,却还能看到一丝童真。


        

女孩怯懦地抬起头,仍然只是让一双眼睛露出来,但和之前不一样的是,女孩以极小的幅度轻轻点了点头。


        

杰洛特蹲下身子,将手里的小灯放回船头,让自己的眼睛和女孩的目光保持在同一水平线上,“你今年多大了?”


        

小林砚熙没有说话,但是怯生生地伸出了一只手,比了个八。


        

杰洛特趁着说话的时间,把林砚熙全身都审视了一下,他发现,虽然周围的海水都是非常污浊,但林砚熙的身上并没有任何脏乱的感觉,而且最重要的是,小女孩没有说谎,她真的是只有八岁。但她现实中明明已经是十八岁了,是个标准的大一学生啊。


        

“难道现在的这个女孩,是她希望记忆永远停留时候的样子?”


        

杰洛特回想起杨景仲给出的那个回忆,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八岁的这一年,在林砚熙的心中是跨不过去的一个坎,她的心也永远停在了八岁的那年。


        

“想出去吗?我可以带你离开这里。”他轻声询问道。


        

林砚熙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先点了点头,然后又迅速狠狠地摇了几下,苍白的嘴唇轻启。


        

杰洛特很识趣地将身体靠近她的嘴唇。


        

“逃不出去。”


        

短短四个字,让杰洛特心中警铃大作。逃不出去?难道即便是女孩本人的思想,也无法离开这个地方吗?


        

突然,林砚熙站起身,娇小的身躯几乎无法让小船产生晃动。她拿起船头小灯,指了指面前的海水。


        

虽然疑惑,但杰洛特还是朝着她指得方向望去。


        

他俯下身子,丝毫没有因为海水是黑色的而胆寒,反倒用双手捧起一抹海水,轻轻抹在脸上。


        

然而,这不经意间的举动,却是让他刹那间有着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恶心,暴戾,气馁,失望,恐惧……


        

种种负面情绪连同着无孔不入的海水,疯狂涌入到他的脑海中。情急之下,杰洛特极为果断地关闭了自己的情感系统,只留下自己的理智依然在工作中。


        

“这海水有问题。”杰洛特这回不敢大意,极为小心地从海里捧起一点水,极为先进的分析模块很快就检测出这海水里的东西。


        

“神经纳米虫?为什么在这个地方会出现这种东西?”


        

神经纳米虫,是埃文诺脑学家在对虫子进行了长时间的系统研究后,发现的一种极其怪异的生物,它并不属于虫子的一种,但它却能生存在母虫的大脑中,不仅如此,凡是已知的智慧生物,这种纳米虫都能进行感染。


        

但这种虫子怪就怪在,它们只找自己喜欢的生物进行感染,如果是它们自己不喜欢的,哪怕是对方的条件再合适,它们也不愿去感染他。


        

而被感染的生物,也不会有任何生理上的不适,因为这种纳米虫并不是寄生虫,反而更像是一种共生生物,它们以智慧生命体的负面情绪为食,短时间内可以帮助智慧生物调节自己的情绪。


        

可它坏就坏在,它们虽以负面情绪为食,却无法独立对情绪进行消化,而是进行一种积累,当被感染生物的负面情绪达到一定程度时,被感染者会变得异常狂躁。


        

此时,纳米虫便会开始吸收被感染者的狂躁心情,将之与积累的负面情绪相结合,这两种结合后的产物,才是可以供纳米虫食用的。


        

在纳米虫消化掉这些产物后,排泄出来的激素可以迅速让被感染者的肌肉生长起来,即便是再孱弱的生物,在这种激素的刺激下也会变得无比强悍,而强悍加上狂躁的结果,就是被感染者化身为冷血杀手,毁坏周围的一切,甚至杀死一切可以看见的生物。


        

当狂躁心情和负面情绪都消失后,被感染者的噩梦才真正到来。因为冲动已然消失,理智重新占据了智慧生物的大脑,被感染者会重新回忆起自己在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加上因为负面情绪的消失所造成的心灵上的空虚,由此带来的精神上的压力会瞬间压垮大部分被感染者。


        

而此时,神经纳米虫早已大摇大摆地通过排泄系统溜出被感染者,去寻找下一个目标了。


        

以杰洛特丰富的人生阅历,神经纳米虫这种奇异小生物的大名他自然是知道的,但是正因为这种虫子的口味非常刁钻,被感染者是少之又少,即便是通过全身检查,被发现的可能性也很低,所以他还真没碰上过真正的被感染者。


        

今天,他算是开了眼界了,因为即便是那医疗上的案例,被感染者体内的神经纳米虫的数量也并不多,但林砚熙这里却有着海一样广阔的神经纳米虫。他一方面惊讶于神经纳米虫之多,林砚熙的负面情绪之多,一方面又惊叹于她惊为天人的自控力,就算是负面情绪积累到了这么多,她也没有任何狂暴的迹象,仿佛这些纳米虫不过是她在身体里养的一种小宠物罢了。


        

但他随即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他惊恐地发现,船下原本平静的波涛已经突然变得汹涌起来,船头的小灯简直像是随时都有可能被扔出去,如果真的是林砚熙自己在压制着这些神经纳米虫的话,那么纳米虫此时不应该这么狂暴,而是应该非常平静才对。按照纳米虫现在的情况,林砚熙应该已经进入狂躁阶段了。


        

“难道是……”


        

杰洛特猛然想起了什么,抬头向天上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