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最后的边境 > 第二百零六章 我能救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砚熙看似随意地点了点头,“没错,这个空间除非是有其他的人从外面搭桥,否则我们是出不去的。”


        

“那我马上叫人,我的子系统应该还能起到一点作用。”杰洛特一挺好啊,既然自己还能使用子系统的话,叫人来帮忙这种事情不是小菜一碟吗?


        

“等等,”林砚熙一声娇喝,如同冷水般一头浇在杰洛特兴奋的情绪上,“你说,这个地方是我的潜意识是吗?”


        

“没错啊。”杰洛特整理了下情绪,重新站好,“所以我很奇怪你为什么不能操控这个空间,我还以为你就是这个空间的主宰呢。”


        

“我和你一样,不过是个住客罢了,我自己对这个地方同样一无所知。”林砚熙无奈地摇了摇头,“但既然是我的潜意识形成的空间,那么我们在这里面的时间是不是过得比外面要慢很多?”


        

“额,这说的是没错,可是……”杰洛特心说不好,这尼玛意思是说反正现在时间多,咱不急,那出去的时间还得向后稍稍。


        

果然,林砚熙接下来的话让杰洛特大呼不好。


        

“没关系,既然我们有足够的时间,那我先问你几个问题。”林砚熙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在跳动的灯光照耀下闪闪发光。


        

她从太阳穴上轻轻按了下,做出了和杨景仲一样的手法,将自己的记忆缓缓抽出。


        

“你刚才不是说,杨景仲曾给过你一段回忆吗?我不知道这段回忆是否属实,但我确实是没有一点印象的,至于杨景仲他是否身处这段回忆,我也毫无印象。但是,我应该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这丝回忆虽然非常模糊,但它应该是后续发生的事情。你拿去看看,说不定能从中得到什么。”


        

杰洛特手指触碰到那泥鳅般的回忆,和杨景仲的回忆不同,林砚熙这条回忆明显要模糊了很多,简直就像是喝醉了看事情时一般,甚至连他都分不清这到底是真实的回忆还是虚假的幻想。 “这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光凭我自己应该是解决不了,但是我保证,我可以拿着这个回忆去交给我们的科学院去审理,想必应该是能找到一点讯息的。” 一秒记住https://m.300xs.com


        

杰洛特这说的倒的确是实话,不过他自己也很奇怪,按正常情况来说,以自己的水平处理这点小事应该不算什么,可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件比一件神奇,先是他一个堂堂高科技微脑,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一个女孩子的潜意识给锁进了一个封闭空间,然后又被神经纳米虫逼得不得不关闭了自己的情感系统,到现在,竟然连一个回忆都解读不了,这事儿要是传出去,可不得被那帮子同僚微脑们笑话死。


        

但眼下,他必须实话实话,要是自己耍什么小心眼,去骗面前的这位女孩的话,恐怕真正掌握这个地方的主宰会马上将他撕成碎片。


        

林砚熙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目光似乎有些呆滞地看向远处。


        

“那我现在可以联系外面了吗?”杰洛特不敢大意,小心翼翼地问道。


        

林砚熙又轻轻点了点头,杰洛特这才放下心来。


        

然而,他刚把信息发出去,林砚熙突然像是从胡思乱想中突然醒过来了一样,一双眼睛重新恢复了神智。


        

“请你帮我和杨景仲说一声谢谢。”


        

林砚熙低下身子,微微向他鞠了一躬,随即便昏厥倒地。


        

这可把杰洛特吓了个半死,在这个节骨眼上只有她才能帮到自己,可千万不能让她出什么事儿。


        

可当他伸手托住林砚熙的时候,杰洛特这才发现,原来那亭亭玉立的大姑娘,现在又变回了那娇小的女孩。 而另一边,杨景仲只在脑子里听到了杰洛特的呼喊,然后就没有下文了,他自己也是一脸懵逼,鬼知道这个微脑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唯一听到的有效信息,只有让他赶去宿舍里一趟。


        

“老邢,青木,我离开这里一下,马上回来!”


        

他冲着不远处的两人大喊了一声,还没等到两人的回应,他就先一步跳下高墙,冲向林砚熙所在的宿舍。


        

“该死的,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啊!”杨景仲在心里默默祈祷着,虽然照现在来看,百分之九十九绝对是出事了,而且还是连杰洛特这样的高级微脑都解决不了的大事。


        

他一头撞上宿舍的门,但本应随便就能打开宿舍门,这会儿却像是完全被封死了一般。


        

“可恶,怎么回事?”杨景仲用自己的学生卡去扫描了好几次,又撞了几次,那门却像是扎根在这个地方一样,根本没有任何动静。


        

“喂,快开门啊,再不开门会死人的!”他急得头上汗直冒,卯足了力气疯狂敲门。


        

“你特(码才死了呢,你死了这里都不会死人!”里面的人终于发出一声怒吼。


        

杨景仲心中一喜,只要里面的人愿意说话,这事儿就好办了!


        

“金锡琛!你赶紧把门打开,不然,林砚……林弦断真的会有生命危险!”


        

“你放屁!砚熙她好着呢,不用你操心,你赶紧回去,守不住防线大家都得死!”


        

杨景仲很明显感觉到,金锡琛其实就在门后头,虽然他嘴上仍然说着狠话,可实际上语气却是已经逐渐缓和下来。


        

“请你相信我,我有办法治好她,如果你是真心对她的话,还请把门打开!”他深呼吸了两口,尽可能压低声音,用沉重的语气说道。


        

门后的声音没了,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但杨景仲还是沉住了气,这时候千万不能急躁,否则前功尽弃。


        

“嘎吱!” 金锡琛似是做了强烈的思想斗争,杨景仲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但有一点肯定是好的,至少现在门已经打开了。


        

宿舍门缓缓打开一段距离,刚好够他一个人通过,杨景仲不敢迟疑,快速侧身走入宿舍。


        

然而,门后的黑影却是让他始料未及,那黑影迅速关上门,在杨景仲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只胳膊已经按在他的喉咙上,甚至将他整个人都按在墙上动弹不得。


        

“咳咳,你干什么……”即便有着单兵装甲的保护,但这一下力度之大,如果没有单兵装甲,此刻杨景仲已经是身首分离了,而他现在还算幸运,只是喉咙被撞到而剧烈咳嗽几声。


        

“哼,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有办法,告诉你,我现在让你进来,那也是看在你我都是金卡持有者的份儿上,但是如果你拿不出让我信得过的东西,那就不好意思,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将你一脚踢出去!听懂了吗?”金锡琛把脸贴在杨景仲耳朵旁,嘴里的威胁话语连同手上的力度,让他感受到精神和身体上的双重压迫。


        

“呵,你似乎对自己的身手过于自信了吧。”


        

杨景仲眼睛突然露出一抹凶光,左手手腕快速向外画出一股弧度,重重地击打在金锡琛的右肩膀上,趁着他吃痛微微松开力道之际,右拳猛然捶打在他的心口上。


        

突如其来的攻击让金锡琛有些措手不及,即便是他身上的单兵装甲优于杨景仲,但也并不代表他的就能无视一切物理攻击。


        

在这一击之下,金锡琛捂着胸口接连向后退了几步,脸上竟露出一抹惊讶的表情,似乎很好奇杨景仲什么时候竟然能做出这种高强度的反击。


        

杨景仲冷哼一声,将身上的单兵装甲整理了一下,脖子上破损的位置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但金锡琛没看到的是,杨景仲悄悄地把右手收回了背后,几滴微微发黑的血液凝聚在手指上。


        

其实如果放在一天前,杨景仲碰到这个情况的时候,他是无论如何都打不出这种程度的反击的,但是巧就巧在,杰洛特利用在基地空间站的那段时间,将自己完全和杨景仲绑到了一块,这会儿虽然杰洛特的主体意识还被困在林砚熙的身体里,但他的子系统同样可以一定程度上行使在这个封闭行星上的权力。


        

在刚刚金锡琛将他顶在墙上的那短短一分钟时间里,杰洛特将一套反击动作程序输入到了他的微脑中,还顺便加强了他单兵装甲的恢复能力。有了这两者的加持,杨景仲才敢放开手去反击金锡琛。


        

不过,让杨景仲没有料到的是,金锡琛的单兵装甲比他想象的还要坚固,尤其是胸前的那一块,酷似古代铠甲的护心镜,他这一拳捶上去,虽然的确让金锡琛被迫后退几步,但实际上这几步却是杨景仲用右手几近骨折的代价才换回来的。


        

“我现在前来,不是为了和你打架的。”杨景仲装作无事的样子,随意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我知道你很担心林弦断,但是光靠担心是救不了她的,希望你能弄清楚这一点再和我动手,而不是像你妈个傻逼一样冲上来就动手!”


        

金锡琛没有说话,只是略微不服地哼了一声,但他还是主动让开位置,让杨景仲走到林砚熙身边。


        

“杰洛特少校,如果你想做什么的话,现在可以开始了。”


        

杨景仲闭上眼睛,故作玄虚地将左手放在林砚熙的额头上,当他的话音刚落,一股电流直击他的大脑,瞬间就让他失去了直觉,但他的身体还是站立在那 ,始终保持着这个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