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从捡到离家出走的沙优开始重生东京 > 106、恋爱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死川大楼。


        

轻小说编辑部,第二会议室。


        

几乎是马不停蹄的,吃过午餐后的悠介带着诗羽来到了这里。


        

身穿深蓝色西装套裙的副主编——町田苑子正坐在对面,就这么皮笑肉不笑地盯着他们,或者说盯着自己的宝贝作者,眼神恨不得像是要剜下来一块肉。


        

诗羽对此倒是显得安之若素,一副随便你怎么说我都无所谓的表情。


        

基本上,如果不是他的悠酱非要拉着她来,她也不会来这边自讨没趣,毕竟双方最近的关系一直比较紧张,实在没必要找上门犯冲。


        

不过既然悠酱开口了,那么这些便不再重要,所以她来了。


        

“小~~~诗~~~~~♡”


        

似恶鬼一般的声音从町田苑子口中发出,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深刻印象。


        

“真亏你有胆量敢在这个时候来找我呢~~~没记错的话,你上次不是还说过再也不见之类的话吗~?”


        

“……我也不是自己想来这边的。” 首发网址http://m.3000xs.com


        

诗羽垂下眼皮的同时双手抱胸,双脚习惯性地翘起二郎腿,像是在尽量保持从容。


        

如果说整个不死川唯一一个让她稍有忌惮的,那么除了眼前这个大龄未婚的、与她亦师亦友的女编辑之外,便再没有其他人了。


        

即使两人平时的关系算不上和睦,反而经常因为对方的坏心作弄导致双方常常吵嘴。


        

然而面对这个一直照顾她、指导她,对她帮助良多的人,她的内心也早已将其视为了家人般的存在。


        

也正因为如此,诗羽此时其实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淡定,实则极为忐忑。


        

“你说是那么说~但是今天既然会出现在这里,就代表你找回理智了吧?”


        

“不好意思,不论是智商还是情商,我自认要比社会上的大多数人强,因此「找回理智」这种说法,从本质上就存在问题!”


        

“既然如此,那能麻烦你说说看自己前几天做了什么吗?嗯~?小诗♡。”


        

“……我只是做出了正确的人生选择,仅此而已。“


        

“真亏你能讲得出口呢~那么你倒是解释一下,即便要担上高额的违约金也不惜要解约的做法,到底有哪里正确了呢~?”


        

“……”


        

面对大动肝火的町田苑子,诗羽默默把脸别向一旁,小声嘀咕着。


        

“具体的情况你已经解释过了,我也非常清楚,没必要再把情况说得那么严重了。”


        

“不严重?我说啊,小诗,你真的对自己的处境有所了解吗?”


        

町田苑子不禁气急反笑,抽搐的眼角旁边浮现出一个井字,继续说:


        

“要知道你跟不死川出版社签的可是专约喔?在作品尚未完结的时候提出解约,姑且不论稿费,就连你先前的版税收入也有大概率会被追回的,明白吗?”


        

诗羽轻轻抖动着双脚,直言道:“就算你这么说,但我对钱也不是那么感兴趣,所以可以不要再纠结这个话题了吗?”


        

“唉……”


        

深深的叹息声响起。


        

町田苑子扶着额头,同样对自家这个小宝贝没什么办法。


        

虽然她确实非常生气,然而真叫她因此而做出苛责,却又忍不下心。


        

若是单纯是写作上所出现的问题,作为霞诗子专属编辑的她可以做到比谁都严厉,逐行逐句地去检查作品里的错误,并督促其改正。


        

可是这次问题的本质却根本不在这上面,她就算再怎么着急和不赞同,也无法对手下作者的人生指手画脚。


        

唯一能做的也仅是从旁给出一些建议,若是对方执意不听,便也没了办法。


        

恰好诗羽还是一个固执到极点的人,这在某方面算得上是优点,但一旦遇到特殊情况时,就会变成非常棘手的问题了。


        

这阵子的解约风波让整个不死川都有所领教。


        

令人颇感无奈的是,当诗羽铁心做下这一决定时,就连其家人似乎也无力阻止。


        

在她为此头痛不已时,在一旁听了一会儿的加藤悠介开口了。


        

“抱歉打断你们,町田小姐,可以容我说一下吗?”


        

对方没说话,只是向外摊开一只手掌,表示「请便」。


        

“总之非常抱歉,我认为这件事的责任在我,所以对不起。”


        

“嚯~?”


        

“等下、为什么悠酱要道歉,我说过了……”


        

诗羽说到一半,加藤悠介便摇头打断了她。


        

“这不是什么值得否定的地方,如果我之前没有对你讲那些话,你也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总之,这里可以交给我吗?诗羽学姐。”


        

“好……”


        

“那么,町田小姐。”加藤悠介抬眼望向对面,“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关于诗羽学姐之前提出的解约一事,可以取消吗?”


        

町田苑子反手支起下巴,不做什么评价,只是淡淡道:“是呢……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需要确定一下,加藤小弟你可以代表小诗做出决定吗?”


        

“我不会说替学姐做出决定,我只是希望表达自己的想法,最后要不要那样去做还是取决于诗羽学姐自己,所以抱歉。”


        

“抱歉么……唉,就算你这么说,如果不能确定当事人的意思,这么做还有什么意义吗?况且……”


        

或许是真的火气很大,换了一口气的町田苑子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恕我直言吧,老实说这件事情造成的影响不算小,你觉得仅凭一句道歉就有用吗?


        

我不知道你想到了多少,不过小诗所做的这一决定影响的远不止是她一个人,搞不好最后连我都会受到上面的处分。


        

就算她真的从不死川解约了,她的写作生涯也就到此为止了。即使以后还想在这条道路上发展,霞诗子在业内的口碑与声誉也全毁了,已经不足以换来信任了。


        

在此基础上,哪怕你现在的漫画成绩还不错,但是如果真的发生以上这些问题,你能负起这份责任吗?”


        

说到最后,町田苑子已是满脸严肃,平时总是笑着的那张脸上罕见的没有一分一毫笑意,仅是紧紧盯着他不放,清晰地传达着此事的严重性。


        

压抑的气氛在会议室里蔓延。


        

诗羽不自觉地抓紧胳膊,手指深陷其中,双脚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大,整个人充满了烦躁。


        

町田苑子所说的一切她都非常清楚,也是在了解所有的情况下做出的这一决定,但这并不代表加藤悠介也需要知道这些。


        

就像她说的那样,她想要证明的是自己感情的纯粹性,而不是借此来要挟什么,更不想加藤悠介因为感动或者愧疚跟她在一起,那样让她无法接受。


        

就在她忍不住想要说些什么,从旁边伸出的一只手忽然按在了她腿上。


        

「记得我们说好的,这里交给我。」——少年的眼神里传来这样一层意思。


        

诗羽不禁为之一怔,过了两秒钟以后,又慢慢放松肩膀。有些不开心地闭上嘴唇,并把一只手塞到他手中与他十指相扣,赌气似的故意不去看对面的町田苑子。


        

加藤悠介也反手握住她的手,并用大拇指轻轻摩挲她光滑的虎口一带,一边安抚一边重新看向对面。


        

稍作沉吟,然后说了起来。


        

“谢谢你的告知与说明,町田小姐,事情我已经了解了。事实上,我今天来这里除了必要的道歉以外,其实也做好了承担相应责任的打算。”


        

“哦?”


        

町田苑子怀疑地一挑眉梢,直言不讳道:“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就单刀直入地问了。你真的做好肩负起小诗今后人生的觉悟了吗?加藤小弟。”


        

“——町田小姐!”听到这里的诗羽忍不住喊出声来,不想让她再说下去。


        

然而还不等町田苑子表示什么,加藤悠介便肯定地做出了回答。


        

“是的,只要诗羽待在我身边一天,我就会一直照顾她,直到永远。”


        

声音虽轻,却清晰地传入了另外两人的耳中。


        

本就安静的会议室顿是变得更加寂静。


        

“嘿诶~你·说·永·远?但是这种事情真的能做到吗?姑且不论你会不会做出抛弃小诗的行为,如果小诗哪一天对你感到厌烦了,不想留在你身边了怎么办?”


        

“那样的话。”加藤悠介温和地笑了笑,“我会把她带回来的,如果诗羽学姐真的决定要离开,我也会把承诺履行下去,一直照顾她。”


        

“……悠……酱……”诗羽喃喃自语着,泫然欲泣的表情仿佛又快要哭出来。


        

“喔~?是很有气势的宣言呢,终于有点男子气概了吗?加藤小弟。”


        

町田苑子不知为何地一笑,继而把手肘支在办公桌上,将下巴放在交叉在一起的双手手背上面。


        

“也好,那就让我听听吧,你打算怎么做?事先说好,这种事可不是光有气势就行的哦?”


        

“我明白的。”


        

迎着一大一小两名异性的视线,加藤悠介如此说道:“首先是町田小姐提到的违约金问题,我愿意悉数承担下来。”


        

“你说你愿意承担……我说啊,加藤小弟,我刚刚说的你应该也听到了,如果真的发生那种情况的话,需要赔偿的数额轻轻松松就有八位数哦?”


        

“只要在符合法律法规的情况下,无论数额有多少,我都会赔的。”


        

“就算你这么说……”


        

——「你觉得自己能赔得起吗?」


        

虽然没有明说,但町田苑子的言下之意,还是表达出了这样一层意思。


        

加藤悠介对此心知肚明,也明白对方的怀疑所在。


        

如果是以前的他,倘若真要背上这么一笔巨款,唯一能做的也只是用系统积分换钱了。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自与红坂朱音签订合同的那一刻起,他已经有能力独自担起这一笔违约金了。


        

即使那可能会让他变得一穷二白,可这件事情上却没有什么值不值得,亦不能放在天秤上衡量。


        

至少面对诗羽一直以来的付出,他自认有义务也有责任做出回应。


        

从今往后,该换做是他来保护诗羽了。


        

町田苑子不知他的信心与底气从何而来,但加藤悠介也没有解释的意思,而是继续说了下去。


        

“总之我会承担的相应的处罚和责任,也愿意为这一事情向不死川作出道歉。


        

如果贵社认为无法再与诗羽学姐合作下去也没关系,只要学姐还想创作下去,我也会为她创造出更自由的平台,让她可以放开手脚创作,一展才华。


        

至少,不论是不死川出版社还是《恋爱节拍器》,亦或是百万册销量的作家也好,这些都不会是霞诗子的终点,而仅是一个起点。


        

或许町田小姐会觉得我狂妄,但我会让学姐成为这个时代最耀眼的白金作家,我会在之后证明这一点。”


        

“……呃,话说这已经不是狂不狂妄的问题了嗯吧。”


        

町田苑子困扰地用手抵住太阳穴,眼神不住地在他脸上打量,完全不明白他这迷一般的自信究竟是从何而来。


        

在加藤悠介脸上观察了一会儿无果后,她忍不住把视线转向了另外一边。


        

就见诗羽正神采飞扬地望着加藤悠介,不仅整张脸都亮了起来,嘴边还伴随着看上去憨里憨气的傻笑,一脸傻fufu的憨样,令人无法直视。


        

真是个恋爱脑……!


        

町田苑子心中腹诽不已,又重新把目光投至加藤悠介身上,略带郁闷地长长吐了一口气。


        

“看样子,已经没有必要再继续装下去了呢……”


        

““装下去?””


        

悠介和诗羽不自觉异口同声地问道。


        

“没错,我就直接跳过过程说结论吧。”


        

迎着两人的目光,她点了点头说:“简而言之,小诗提交的解约申请一直在我这里,我没交到上面去。”


        

这么说着的町田苑子也不等两人开口,径自把话说了下去。


        

“话虽如此,不过因为小诗最近闹得太大,解约的传言也的确在公司内部流传开来了呢,害得我不得不找人帮忙处理。


        

虽然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不过目前为止风波应该不会继续扩大下去了,明白了吗?”


        

“也就是说。”加藤悠介问道:“我可以当作不死川出版社不会同诗羽学姐解约了吗?”


        

“前提是小诗不再胡闹的话,不过你应该能控制住她的吧?加藤小弟。”


        

町田苑子似笑非笑,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戏谑道:


        

“顺带一提,我这里不接受「YES」和「OK」以外的回答哦?如果嘴上不行的话你就身体力行。


        

要知道小诗他啊,可是最喜欢精力旺盛的男子高中生了,我想美男计应该用不着我教你吧?哦呵呵呵呵~”


        

加藤悠介对此从善如流,回道:“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做到,但我会尽量努力做好。”


        

有好那么一会儿,会议室里始终回响着町田苑子得意的笑声。


        

……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 。


        

网为你提供最快的从捡到离家出走的沙优开始重生东京更新,106、恋爱脑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