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小说网 > 穿书后隔壁男主总来客串最新章节列表

穿书后隔壁男主总来客串

作  者: 南溪不喜

动  作: 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 2020-02-20 18:17:00

最新章节: 终归,还是她

张不喜好讨厌自己的嘴巴,老在厉慎言面前说实话。    明明想夸他:你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结果一开口就成了心里话:“你左脸欠抽,右脸欠踹。”    后来有人采访厉慎言:“厉总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厉慎言:“倔强美艳勇气可嘉。”    “能否再具体点?”    厉慎言:“对我百分百诚实,从不在我面前说谎。”    “…还能具体吗?”    厉慎言:“张不喜。”    ……    张不喜因为吐槽一本小说作者的世界观不行,穿成了小说中惨出天际的女配张不喜……    背最黑的锅,泼最脏的水,走最弯的路,拿最虐的资源,惨到连键盘侠都快不忍心了。
穿书后隔壁男主总来客串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3000xs.com/1_1028/
得分: 8.5
775
参与评分
  • 超酷 526人
  • 好看 93人
  • 一般 46人
  • 无聊 39人
  • 差劲 71人
给喜欢的小说评分:
穿书后隔壁男主总来客串最新章节(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终归,还是她
婚礼
蠢女人,你什么都不知道
“是厉慎言,用他的余生,换来了你的重
她脑海里缺失的那些记忆碎片,正在慢慢
张不喜生了个男孩
时光倒流
她一无聊下来,就会问他“厉慎言,你
厉慎言说“我会娶你,你也只能嫁我
这里只有厉慎言,骨灰坛,和一只猫
“你别去了,溪溪害怕你”
“厉慎言,我好喜欢你啊”
穿书后隔壁男主总来客串正文
穿成特惨一女配
像我这样原配已经很少见了
楼上有位厉大师
友情客串的男主
过程全靠猜,结局你给我死
你能不能温柔点
我一定好好孝敬你们
谣言止于智者
卧轨自杀
厉慎言“你可以喊我的名字”
观赏费
“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
张不喜的程序员身份
温乔来了
都冬天了,你为何还如此郁郁葱葱
她现在真落魄,像个乞丐
“没死成,你说气不气人?”
“在下复姓西门”
食君之禄,奉君之事
“当然是行走的ATM啊”
“你的法拉利,不会蹦出南孚电池
一个笑容逐渐放肆,一个笑容逐渐
奇葩舅妈
一匹马,炫酷红
我爸爸回来了没有?
“厉多余怎么突然这么好心了”
“我厉氏的全部家业,够你啃一百
她跟厉慎言狼狈为奸
山猪吃不来细糠
实名抵制张不喜介入
最终成为了她温乔的掌中之物
蝎子皇后
憋着放大招
厉总,你脑子搭错哪根筋了吧?
“养得好,可以送走你”
黑暗来临
闷声搞大事
张不喜or张大锤
“我的手你摸个什么瞎起劲?”
举止端庄,丝毫不慌
我妈爸希望我出人头,所以我叫张
我没有骨气
一锅端,一锅端
我家长会打死我
厉总,我知道错了啊……
狗子今天依旧是闪闪发光的一天
没什么,我下辈子注意点
“厉总,你是在变相的说我没文化
我不会感到惭愧
叫爸爸回来接他鹅纸好不好?
我姓张,嚣~张~的~张~
这女人还是一如既往的灵魂出窍
乔女神万岁
混世魔王我也是他妈
你眼睛真大,跟没有似的
张不喜终于生气了
打成一团,家长来了
护犊子的厉总
厉总终于要回北洋了
青青草原都不够你嚎
你本身需要强大起来才能勇往直前
以后她就是真的孤寡老人了
厉总,恭喜发财,大吉大利
“娅,奶恩好想你”
正好缺个后妈,你值得考虑
“厉总,我身材不好吗?”
“你爸爸掉马桶里面去了吧”
名场面
我还不如求自己的心理阴影面积
又媚又纯,难怪言哥忍不住
真正的公主
‘长大’这个词多孤独,连个偏旁
“乔乔,我在酒店等你”
柏南溪
她们被摆了一道
这辈子都别想洗白
我绝对不能让任何人帅过我
“现在清醒了?”
好戏开始了
你不是可怜,你只是怂包
被全网人肉的那个张不喜?
女一号,抢番位
刷新了张不喜的三观
给你机会,麻烦你弄死我
“你这嘴巴太臭了,不治治怎么行
“那你太可怜了”“你也是”
忽然晕倒的张不喜
反转震惊
证据曝光百口莫辩
夏歌被解约,还张不喜公道
我还健在呢,你送我菊花不合适吧
“她还经常咒我斗地主345
抱住厉慎言的大腿
“救救孩子吧,孩子要饿死了”
来一碗泪流满面
厉总的‘男友力’
“奶恩,你为什么总叫我娅?”
“奶恩,你外婆是谁?”
张不喜霸气道“谁敢觊觎你,全
厉总心里不平衡了
“晚安,厉太太”
厉总的晚节不保
温总多彩斑斓的生活一定十分滋润
别翻车就不好了
“凭什么那些渣男发誓,就得我们
“老家现在猪肉便宜吗?”
我居无定所
不管我多少岁,少女心万岁
她只是个借住的外人
这傻狗,竟然骗她
“叫妈咪”
温柔得像老母亲……
你是仇人还差不多
爱喝酒是遗传
《我的傻娘》
呼吸交织在一起
是那种,没有她就不能活下去的病
厉慎言唯一想要共白首的人
恐惧
“过来,我抱”
厉总刚才是故意在跟她玩欲擒故纵
这个爱好沉重
“什么是娅?”
小奶恩,一直在喊她妈妈啊……
反复感染不能痊愈
“变心的男人就像狗,谁有本事谁
“是你男朋友吧?”
“看来厉总有钱是实锤了”
厉总就是不承认,还狡辩
“我有个朋友想康康……”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男人嘛,你向他服个软总会解决
“那这次谁当绿乌龟?”
“溪公主已经去世了”
我其实是个隐形的富豪
“丫头,你以前也是这么骗我的
“你好美味,我好喜欢”
温乔被降职
哥哥我有八块腹肌
替你物色个靠谱的红娘,牵一段姻
你想我没?
“我确实在刺激我妹,有没有想起
过分的亲密
极致的宠爱
热恋中
钦定的女主
“我看谁敢动她”
“我不想挨打”
四个人的战场,温乔的男人凑齐了
“温乔,我们该结束了”
心疼
没有人会乞怜她
林先生,谢谢你教我人生凉薄
“孩子都打酱油了的人了……”
“你这么可爱,怎么会骂人”
做个亲子鉴定
宝宝想和娅和爸爸睡一起
无标题章节
徒儿六六
是个不好亲近的老头儿
野惯了没人教你是不是?
宠她宠到不讲理
她在家排行就是老六加更
暖暖的……很贴心??
“厉总,那你看我像白眼狼吗?”
“不喜,你很久没问我要钱了”
孩子他妈真会选日子生娃
这个问题该打马赛克了
“张不喜,我怀孕了”
你比我幸福
也不枉我查了你两天的行踪
梦里还有个初恋
有钱的时候就败家,没钱的时候就
“他不想见我到,连理由都懒得编
她终究是放低了自己的姿态
“娅素妈妈,宝宝的妈妈”
成年人的世界不叫惧内,叫怕老婆
现在国家的哥哥都多到搞批发了吗
所有的答案全部指着一个
二哥哥的偏爱
沉默的厉总
分手有什么好奇怪的
“别碰我”
一只手一个亿???
不符合她的沙雕气质
一胎二宝,就差了那么几秒
估计张不喜会很惨
厉总的服务很周到
一家八口,你最丑
继续笑着活下去吧
连夜买站票走的
张不喜被人盯上了
突发情况,敲门声不断
“张不喜,请问你什么时候退出娱
“我编的故事我害怕什么”
柏南溪的仇家??
是厉慎言的声音
把她推出窗外
她被打出内伤了
她就怕一睁眼,发现自己躺在太平
好幸福
又双叒叕羡慕溪公主了
霍氏被搞了
温乔有点惨
“这是我家最丑却最拽,最矮却最
#张不喜神秘身份大揭秘#
众人争着宠爱和温柔
厉总“我有钱”
“你是妖怪吗?怎么老阴魂不散的
“柏南溪,你不许忘了我”
“厉总,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哥哥的私藏限量版
张不喜顿时觉得呼吸有点困难
柏太喊喜喜还是溪溪?
突然有点想离家出走是怎么回事
柏家长子,柏寅远
爸爸吃醋了
“我觉得我美丽冻人”
“你就不能哄哄我么?”
稳住老娘能赢
“没尝到味道”
那叫夫妻同心
“是你吗?”
我给你画个棺材,棺材里面躺着你
“百度搜不到你,但搜狗一定可以
居然遇上那个死变态
“再哭我剪掉你的舌头”
“你还是不肯承认,你就是柏南溪
张不喜手断了
“厉慎言,把柏南溪还给我”
最佳白莲花奖
“巨痛”
温乔翻身了
她以为她遇见了爱情
“好看却眼瞎,所有好看有什么用
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
总统夫人的位置,她温乔,要定了
容政“她要是还在,该多好”
“小宝贝前段时间又受伤了”
容政的怀疑
厉总“虽说寡不敌众,但我不是
满满一罐的宠爱
“宝贝,那叫女娲造人,不叫女娲
被忽略的儿子
“那,生一个?”
厉总“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保护
张不喜的话都能信,母猪都能上树
馋成这个鬼样子
酒有问题?
心里多少留下了一点阴影
再铁的友情也是纸糊的,再深的友
跌入低谷,再入狼窝
这是走错房了吗?
崔晚晚躺在满是血的浴缸里
无标题章节
厉总……会不会不相信她?
崔晚晚自杀
“请问,崔晚晚小姐是不是被你逼成这样
“那你们会被制裁吗?”
张不喜无微不至的照顾
崔晚晚说出真相
林毅夫一遍遍恳求崔晚晚去给温乔输血
“我早就不爱你了”
何为不甘?星辰大海皆不得
我不弄死你,我就不叫张不喜
厉慎言只有她,和小奶恩
厉总应该发现不了
我最老实了,厉总你要相信我
厉慎言“你不在家,我回来做什么?”
“你说,不喜她有一天,会不会爱上别人
回家,回云港
关于溪公主的事情
“溪溪的那个朋友,是厉总吗?”
这个该死的林毅夫……
温乔知道了容政心里的白月光
张不喜上吊那次
计划开始了……
让张不喜学狗叫
“何忘,你是不是溪公主的那个青梅竹马
“作案工具准备好了吗?”
奄奄一息的林毅夫好惨
张不喜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了
心虚的柏南时
“诶诶诶,你不准哭不准”
暴躁老弟上线
我不会再在垃圾堆里找爱情了
“请饭吃都不吃,小妹妹有点可爱”
柏南时说漏嘴“我们是亲兄妹”
厉总不讲理的反对她
张不喜“厉总,你是不是暗恋我呀?”
厉慎言“把你的三观震碎掉”
他还说“你是我藏在云雾里的月亮,也
张不喜这个小机灵鬼,总算猜到了
厉慎言平静的声音“是老公”
厉慎言 “你对得起我吗?”
馋厉总他身子
“柏太,你该知道有些事情,不能着急
“厉总,不好意思,我没忍住”
她一旦笑起来,漫山遍野的风声都要消息
厉慎言“只要是你喜欢的地方,我都喜
“我是阿尔卑斯的妹妹,我叫阿尔卑微
张不喜向人介绍说“他是我丈夫”
“三哥你好,你旁边这位是你对象吗?”
张不喜“厉总,在外面我喊你一声爸爸
容政一眼就认出?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突然出现的枪声遇袭
厉慎言提醒她“不是我家,是我们的家
“厉总,我怎么感觉我们就像是在度蜜月
今晚厉总的心思都写在脸上
厉总 “你不用准备,我已经准备好了
张不喜“所以这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
厉总“溪溪,我爱你,很爱很爱你”
厉总 “老婆,早安”
她揪着小脸,“撒娇不会,要不我给厉总
“厉总,你不会是想把我留在这里生孩子
宋辛柔的算计,张不喜会遇险吗?
“霍夫人,事情已经办妥了”
“百度查病,癌症起步,你品,你细品
“霍问玉要你的命”
“不喜,我一看就知道你老公最近很疼爱
厉慎言严肃着回她“我会注意的”
生无可恋的张不喜
应倏修回来了
他的手抚在冰棺上“柏南溪……”
“你看到溪溪了吗?”
厉慎言不相信冰棺里躺着的人是她
柏南溪偏偏就喜欢你,连死也要喜欢你
厉慎言不原谅她了
“我本来就没良心,一直都是,所以你别
“我恋爱经验丰富吗?可我也才只谈过一
“我不可能会喜欢你的,也永远不会追你
“我不可能会喜欢你的,也永远不会追你
“我不可能会喜欢你的,也永远不会追你
他有些心疼她
“想也不能想,想也有错”
“现在旧金山的时间是深夜,溪溪睡了
张不喜又穿回去???
溪溪,醒来
她终于承认,自己喜欢厉慎言
张不喜下意识的抗拒“别过来”
他哀伤的说“原来从这里开始,我就输
“你死在二十四岁那年”
你只有我,我爱你,我深爱你
他生命垂危……
“那我给你再生个小宝贝吧,还是女儿好
“厉总,你今天不来接你的小宝贝了吗?
不是良人,不遇
“等下等下都说让你别来,好吧,他来
怎么会重口味到喜欢那种女人
她是厉慎言留在身边的替代品
张不喜的存在不合理
乖乖待在你男人身边最安全
张不喜出车祸了
穿书成了爆款,那就变成一只猫吧
张不喜想回家,也想厉总
所有人都是一脸的沉默
张不喜终于如愿看到了厉慎言
她只是想借用这样的方式,让大家注意到
“你在试图叫醒她吗?”
她只是想借用这样的方式,让大家注意到
“你在试图叫醒她吗?”
柏南溪十岁就认识应倏修了
应倏修把自己所会的一切东西,都教给她
“我娶你”
“猫踩在她身上,你都无动于衷吗?”
“应倏修你疯了,你干什么”
“如果再次发生意外,找到那个人,不计
墓碑上是张不喜的照片
他说“庆幸自己没有娶她,却又妒忌那
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下来
“我想把我的心事,都说给你听”
“我们,真的没可能吗?”
“喜欢上一个人的感觉就是,听别人讨论
“我喜欢一个女孩子,想你给我拿拿主意
厉慎言是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因为这种人但凡回头看你一眼,你就是
何忘说“你信不信,这只猫身上还有一
厉慎言盯着她的脸,问她“你是溪溪吗
何忘说“她今晚会醒来”
“因为一旦闭上眼,满脑子都是她的模样
这是第一次吗?她好像看到厉总哭了……
“溪溪,我的宝贝”
“H先生他是先知吗?”
张不喜的身体终究还是出状况了
张不喜攥紧了胸口的衣服,痛得跪到在地
“厉总,我当时害怕……”
“我想靠近你嘛”
“厉慎言,你得寸进尺”
有一个疼爱自己的老公,一个可爱的儿子
该死的,怎么又变成猫了
她在虐待这只猫?
就不能松开一下,让她喘口气吗
短命鬼,你要死了
你以为你穿书了,穿在了柏南溪身上,其
七天后你就死了
她不想看到厉总心碎,不想看到柏家所有
“你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本来你可以活到二十四岁再死,但你提
她替张不喜继续活着
你从小就被诅咒,所以你的命运从很早开
以前不爱的,后来爱了
确定是她,厉慎言大步朝她走过来
“醒醒吧,你没有老婆”
“感情不是慢慢发生的,是一瞬间发生的
厉慎言 “吃醋,介意”
厉慎言还会熬一辈子吗?
“香,真香”
“柏南时,你手流血了”
“我一点也不喜欢你”
我爱你晚晚,我们结婚吧
他到底有多丧心病狂
他就是在虐待自己
“不要,不找医生,不找”
柏南时,死了
“是你,原来是你……”
我在最美的年华,遇到满身荆棘的你,
如今与世长辞,长眠于地下再也没有期盼
生于南川,死于南川,葬于云港
厉慎言把她抱起来“贪睡几次没事,但
她抬手摸了摸肚子,眼里满是温柔
张不喜是来道别的,从此再也不见了
她颤着声音说出那句话“我真的好想死
“是剖腹还是顺产?”
“厉慎言,我好喜欢你啊”
“你别去了,溪溪害怕你”
这里只有厉慎言,骨灰坛,和一只猫
厉慎言说“我会娶你,你也只能嫁我
她一无聊下来,就会问他“厉慎言,你
时光倒流
张不喜生了个男孩
她脑海里缺失的那些记忆碎片,正在慢慢
“是厉慎言,用他的余生,换来了你的重
蠢女人,你什么都不知道
婚礼
终归,还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