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大宋有种 > 番外之第十四章 敌在开封府!(求一波订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宋有种正文卷番外之第十四章敌在开封府!“臣拜见娘娘!”


        

“二哥儿平身,快坐吧。”


        

“臣谢娘娘。”


        

延福宫的延福殿内,刚刚知道了当皇帝有多幸福的赵楷,已经向自己的嫡母太上郑皇后行完了礼,然后在御座上大模大样的坐了下来。打量了一下自己的亲爹赵佶的填房大娘子郑皇后。


        

郑皇后和赵楷的亲妈懿肃王贵妃都是采选入宫的,也就是家里面没有什么背景,全靠长相、才艺和为人处事的手段,再加上一点运气,才一步步的爬到高位的。


        

这位郑皇后和赵楷的亲妈王贵妃,当年都是神宗皇帝的皇后向太后从后宫佳丽当中选出来的艳色,送给赵佶当侍妾的。


        

虽然有向太后的加持,但是出身民间的郑皇后可以在赵佶的结发妻子王皇后死后晋升为皇后,也足见其手腕之高超......要知道她当时是没有儿子的!


        

她唯一的儿子赵柽死得很早,享年才一天。而和她同时跟随赵佶的懿肃王贵妃有赵楷、赵植两个儿子,其中赵楷还是赵佶最喜爱的儿子!


        

在这种情况下,赵楷的生母都没当上皇后,反而让郑皇后扶了正,足见其手段。


        

扶正之后的郑皇后,很快就遇上了赵桓、赵楷两兄弟的夺嫡之争......这可是极难应付的事情,可是郑皇后却应付得非常出色,反正她在赵楷、赵桓两边都不落埋怨,现在还能代表赵佶来和即位的儿子赵楷说话。


        

而这会儿在延福殿中,除了赵楷、郑皇后、潘采莲,还有刚才带路的白思德,以及几个伺候的宫人、内侍之外,还有赵楷的妻子“小仙女”朱凤英和赵楷的长子赵论。 首发网址http://m.3000xs.com


        

朱凤英现在都笑得合不拢嘴了......昨天她还以为自己的男人疯,带兵入宫啊!给吓得在家里哭了一个上午,结果等来了赵楷篡位成功的好消息。


        

赵楷篡了大位当了官家,那朱凤英当然就得封圣人皇后了,马上就要母仪天下啦,想想都开心啊!


        

小屁孩赵论生得虎头虎脑,梳着个丸子头,穿着身白袍子,站在郑圣人身边,似乎不大开心......在流眼泪,而且看赵楷的眼神也有点古怪。


        

唔,至少赵楷觉得他很古怪!


        

挺好的大姐姐、小仙女,还有三十个“校花”加上他赵楷组成的“三十三人世界”,怎么就多了个小孩子?而且这小孩子还在哭,太不讨人喜欢了......你爸爸都当皇帝了,那么开心的事,你为什么要哭?


        

难道你已经察觉出你爸爸的魂儿给人换掉了?


        

赵楷在瞎琢磨的时候,他的嫡母郑圣人已经开口了:“二哥儿,太上想领着论儿一起去江南,好暂避金人的锋芒......”


        

她的话音未落,赵论已经开口了,“爹爹,娘亲,孩儿不去江南。”


        

是不想去江南啊,还以为你个小孩子看破你爹的灵魂不对了!


        

赵楷松了口气,不过他再看看赵论还是觉得不对......他才“高二”,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儿子?还是不喜欢啊!


        

想到这里,赵楷就扭头对“大姐姐”潘采莲道:“潘娘子,要不就让论儿和太上一起离开开封府吧,咱们也不能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啊!”


        

“大家......”潘采莲本以为赵楷舍不得儿子,没想到居然答应的那么爽快,一张美艳的面孔上顿时就浮现出了忧色——他当然不会想到赵楷已经有点嫌弃赵论了,还以为赵楷也没有把握可以守住开封府,所以要以防万一。


        

而边上的朱凤英却蹙着秀眉,一脸狐疑地问:“大家,论儿是不是离开开封府和鸡蛋有什么关系?”


        

赵楷瞥了眼朱凤英,看见她认真发问的样子,就有种说不出的喜欢......今天得好好和她牵一牵手。


        

“采莲,”赵楷没有回答朱凤英的问题,而是对潘采莲道,“咱们还是得做两手准备,就把论儿送走吧。若真有什么万一......”


        

潘采莲连连摇头,眼睛里面噙着泪花儿,“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妾知道大家的难处。”她冲着赵论一招手,“论儿过来。”


        

赵论回头看了一眼郑圣人,郑圣人点了点头。赵论这才迈开小腿一溜烟跑到了潘娘子身边,一头扎进了潘娘子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看得赵楷都有点舍不得了。


        

郑圣人也拿出根手绢在眼眸上擦了擦,对赵楷道:“二哥儿,你放心吧,你爹爹在一干孙辈当中最宠论儿,老身也会将论儿领在身边照看。”


        

赵楷感激地点点头:“那就有劳娘娘了。”他又对赵论说,“论儿,以后你就跟着翁翁和娘娘,一定要听他们的话,要多读些书,但是也不要荒废了武艺,文武双全才是好男儿。等你长大了,咱们父子二人就一起打金贼,保家国,直捣敌巢!”


        

“嗯!”赵论还是个懂事的娃儿,含着眼泪点点头,“爹爹说的,孩儿都牢记了......孩儿,孩儿一定听翁翁和娘娘的话,一定好好读书习武,快些长大,好和爹爹一起打金贼。”


        

“嗯嗯,好孩子!”赵楷的眼泪也下来了......其实他并不是因为赵论的离开而伤心,而是想到自己前世的家里了。


        

也不知道自己的前世的肉身是死了,还是被今生的魂魄给夺了舍?如果自己的前世死了,那自己的前世爹妈可就伤心了......虽然他们已经有了二胎。


        

如果是“真赵楷”穿越过去了,也不知道那个百无一用的家伙能干什么?除了伪造“苏黄米蔡”和宋徽宗的书法骗他几个亿,好像也干不了什么。


        

哦,真赵楷写宋徽宗的瘦金体也不能算伪造......因为宋徽宗常常让赵楷代笔,那些传到后是的徽宗亲笔,极有可能就是赵楷写的。


        

伤感了一会儿,赵楷终于叹了口气,又开口道:“大郎,你快些长大,到时候咱们一起打金贼!为父和你保证,在你长大之前,一定不会把金贼都打光,怎么都给你留一些来打!”


        

赵论也点点头,“一言为定!孩儿一定快些长大,好替爹爹打金贼!”


        

......


        

“大王,郑圣人已经领着皇长子从延福宫回了艮岳。”


        

定王府,也就是原来的太子府内,一个御药院的内侍说完这话,就悄无声息的退出了书房。


        

而这间书房之内,正有二人对面而坐,正在手谈。其中一人,正是赵楷的好大哥,已经失去太子身份的定王赵桓。另一人,则是赵桓的老师太上皇行宫使耿南仲。


        

听到那内侍的报告,耿南仲脸上的神色就是一松——赵楷肯把唯一的儿子交给赵佶,就说明他是真心想放赵佶、赵桓父子跑路的。


        

“老师,”和耿南仲对弈的赵桓倒是一脸的风轻云淡,“是时候让三学生们伏阙上书了!”


        

“伏阙上书?”耿南仲一愣,“大王......”


        

赵桓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师,“怎么?不会办不了吧?”


        

“办当然能办......”耿南仲看着自己的学生,也觉察出不对了,这个赵桓本来是很怂的。他被弟弟夺了大位后应该忧惧不已,甚至一病不起才对啊!怎么还那么稳?不仅稳,而且还准备利用所剩不多的力量进行反击呢?


        

不过现在发达三校生伏阙上书又有什么用?这伏阙上书也是上给赵楷的,难道还能上书要求赵楷退位?


        

“大王上书的内容是......”耿南仲小声问。


        

赵桓道:“第一,请诛六贼;第二,请阻太上行宫南迁;第三,请抗金贼。”


        

六贼就是蔡京、童贯、王黼、梁师成、朱勔、李彦等六人。其中有赵楷一党的童贯、王黼,也有赵桓一派的梁师成,也有两边摇摆的蔡京、朱勔、李彦。不过开封府的“刁民”们都极其厌恶这六个奸臣,所以称他们为“六贼”。开封府的三学生,在赵佶当官家的时候就没少抨击“六贼”,现在赵佶下了台,“六贼”当中并无一人得重用,摆明了失势,以三学生喜欢打落水狗的传统,用不着赵桓动员自己埋在三学中的力量,也能掀起请“诛六贼”的学C。


        

而阻太上行宫南迁,更是开封人民和三学生们一致的诉求......开封府的守军,每一个都是宝贵的,怎么可以让太上行宫拉走一万两万?


        

请抗金贼那是废话,不抗金难道降金啊?


        

“大王,”耿南仲不解道,“您到底想做什么?现在大势已去,三十六计走为上啊!万一官家真的将计就计,杀了六贼,又借民意阻太上车驾南迁,那咱们可就......”


        

赵桓望了老师一眼,淡淡地道:“我在帮他!敌在开封府啊!金贼最快有半个月就能兵临开封府了......在这之前,三哥儿必须把威信立起来。而要立威,就得有人跳出来当鸡给杀了,杀鸡才能儆猴啊!如果现在不让他立威,等金贼走近了,这威就立不起来了。因为到了那时,他就得把开封府的刁民都武装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