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二十七节:站的越高,摔得越疼_儒武争锋_三千小说网
翻页   夜间
三千小说网 > 儒武争锋 > 第两千三百二十七节:站的越高,摔得越疼

第两千三百二十七节:站的越高,摔得越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全场顿时一片惊呼之声。

    一丈共有十尺,文光一丈原则上是不会出现的。

    因为文光一丈,文光就直接晋级了。

    也就是说,那一篇据传是荀有方所做的《诫己诗》,蓝光一寸,就相当于青光十尺。

    如今荀有方临场又再做出了一篇文光八尺,接近于九尺的诗作,这岂不是对嘲讽他冒名顶替那一篇大成诗作的“谣言”,最好的打脸吗?

    东郭先生笑道“荀才子不愧是年轻一代的青年才俊,临场所做,竟能做出青光八尺的诗作,便是老夫当年也是自愧不如……”

    他不吝溢美之词,环顾四周,笑着说道“我上清学宫儒家能得到有方你这样的麒麟儿入门墙,在老夫看来,是儒门之幸啊!”

    众人听到东郭先生夸赞荀有方是“麒麟儿”,皆是微微一凛,面色都十分吃惊。

    “麒麟”在儒家体系当中,有极其特殊的含义,首先是不得了的祥瑞,其次指代的是圣人。

    尤其是孔圣,传说孔圣之母遇麒麟而生孔圣,后来孔圣获麒麟而绝笔不再写《春秋》,儒家便有家孔圣与麒麟相联系的传统。

    如今东郭先生居然当众表扬荀有方是“麒麟儿”,也就等于是认可荀有方具有未来“封圣”的潜质。

    这个评价,岂是儿戏,岂是可以随便说的?

    真是不吝溢美之词,一点都不怕捧杀了荀有方啊!

    果然,“麒麟儿”三个字一出,周围学宫名媛们的眼神俱是看向荀有方,纷纷炙热了起来。

    这些名媛千金们身边的男学生们虽然心内气愤难平,但也无可奈何,只得酸溜溜地说上几句二话,或是瞪上荀有方几眼。

    文斗是肯定不敢文斗的,套麻袋,打闷棍什么的,又实在是太掉身份,万一偷鸡不成,那就不是蚀一把米这么简单了。

    可能会被直接赶出学宫的。

    所以说,如果瞪眼可以杀人,就刚才这么一会,荀有方已经被同样来自于上清学宫的青年才俊们杀死几十次,上百次了。

    荀有方温文尔雅,泰然受之,只是礼节性地说了一句“前辈谬赞,诚惶诚恐。”

    一旁的孙山知道荀有方乃是窃取了秦枫之前的一篇大成之作,冷冷一笑,低声骂道“死不要脸!”

    哪知道,话音刚落,荀有方的目光就落到了坐在他斜前方的秦枫,冷冷说道“秦枫,不如让我们见识见识你的大作吧!”

    秦枫与荀有方之间,分明还隔着将近十名学子,此时听到荀有方挟刚刚作出青光八尺诗篇的气势,猛然直接越过他们挑衅秦枫。

    这些学子们哪一个不是察言观色的一把好手,当即纷纷离席,口称“告辞”,“来日再战”云云,连饮尽一樽酒的程序都省了。

    这一下,可就有意思了。

    本来热热闹闹一场百人参加的大型文会,不知怎么一来二去,就变成荀有方跟秦枫两人的专场了。

    确切地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是荀有方接下来要吊打秦枫的专场了。

    隔在秦枫和荀有方中间的学子自是直接认输离席,应该他们清楚自己的斤两,如果这种情况下,还要不自量力想

    要做诗,绝对写不出比荀有方更高文光的诗篇,无异于自取其辱,要成为学宫之内的笑柄。

    当然还是认输离席比较划算。

    可是那最后剩下的不到十名,还排在秦枫后面的学子就很尴尬了。

    他们也想认输离席,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奈何笔墨纸砚和酒樽才刚刚传到秦枫那边,想认输也没有机会啊!

    “一会,秦枫输了之后,我们就立刻认输。”

    “对对对,这么多认输了,我们也不算丢人的。”

    但是旋即又有人人很不合时宜地低声问道“万一秦枫,他赢了呢?”

    秦枫后面好几个学子压低声音,窃窃私语。

    似是怕激怒身前那个赤脚不怕穿鞋,可能马上就要输的不剩一点脸面的白发男子。

    他们用更低的声音说道“你们觉得这个家伙可能做出文光九尺的诗吗?那可是青光九尺,再上一尺就是大成诗篇了!”

    “就是啊,你以为大成诗篇那么好做吗?他要是学宫里的祭酒,当我没说,他才刚进学宫几天啊!”

    正说话之间,秦枫已是接过传到自己面前的笔墨纸砚,轻轻铺好宣纸,蓦地就提起了桌边的酒樽。

    所有人顿时震惊。

    秦枫这是要喝酒认输了?

    虽然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

    谁能临场写出比青色文光八尺还高的诗作来啊?

    可就在荀有方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鄙夷的笑意,在心内盘算着一会该如何用唇枪舌剑,痛打落水狗的时候……

    让荀有方尴尬的一幕出现了。

    秦枫单手提起酒樽,没有一饮而尽,甚至连喝都没有喝,而是……

    他手一倾,直接就将酒樽里的酒倒进了砚台里……

    没错,他是将酒倒进砚台里磨墨用的!

    荀有方刚才的奚落表情直接僵在了脸上,转而是一副尴尬的无语表情。

    荀有方可以清楚地感觉到秦枫是故意的!

    立在他不远处的燕芷虎婢女桃红显然对秦枫还有敌意,冷冷哼了一声,低声道“哗众取宠!”

    只见秦枫以酒水研磨罢了,竟是淡淡一笑,抬起手来,看向众人,笑意恬淡“秦某之前想了一想,还是有感而发,赋诗一首。”

    他眼睛余光看瞥了一眼荀有方,竟然没有丝毫的怯场“还请能够做出大成诗作的荀大才子赐教。”

    秦枫三句不离“大成诗作”,就好像字字句句都在荀有方的心口上扎刀,如何能不叫他难受?

    东郭先生蓦地冷笑了起来“有方的诗作珠玉在前,即便你能做出青色文光八尺的诗作,因为有方在前,你在后,老夫也会直接判你输掉这场诗会。”

    他看向全场,似在故意给秦枫施加压力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有一篇青光八尺的他山之玉,若是不能更进一步,哪里好意思说自己胜下了文会?”

    东郭先生的话音落下,法正已是低声骂了起来。

    “这老匹夫!”

    孙山不明所以,法正已是低声说道“他故意给秦枫施加压

    力,让他正常的水平都发挥不出来,好疯狂嘲讽打压他,直接毁掉他的文心,叫他万劫不复!”

    孙山经法正这一说,双手一紧张又合了起来,低声祈祷道“秦兄啊,你可一定要稳住啊!”

    此时此刻,水榭之内,气氛剑拔弩张,秦枫面对东郭先生的刻意刁难,他竟是淡淡一笑“理当如此!”

    话音落下,全场寂然。

    秦枫的话是什么意思?

    理当如此!?

    也就是说,秦枫认可了东郭先生近乎无理的规则。

    虚张声势吗?还是……

    秦枫提起毛笔,不再说话,就连脸上的神情都变得严肃了起来。

    仿佛一瞬间,变了一个人那般。

    刚才那个锋芒毕露的学宫弟子,瞬间变成了仿佛经历过无尽沧桑的儒道大贤,一笔一划,虽然缓慢,都好似蕴含大道之力。

    这样的状态之下,荀有方的眉头越皱越紧。

    虽然他不断地跟自己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无人可以临场做出比他更好的诗文来了!

    别人不知道,他却自己清楚。

    他这一篇《咏辛夷》并非现做的诗文,而是当初他在万古仙朝做小吏时怀才不遇所做,不仅有他当时郁郁不得志时的真情实感,更是千锤百炼,不知修改了多少次。

    只不过是没有照过文光镜罢了。

    这才有了文会之上,文光红转青,直上八尺的骇人场景。

    秦枫怎么可能当场作出比他苦心孤诣,千锤百炼而出的作品更好的诗作呢?

    可他越是这样对自己说,他心里的不安就越发强烈。

    秦枫写的诗不长,写诗的时间也不长,短短十几息时间,荀有方却好像被架在火上烤一般,就在他快熬不住的时候……

    “咔”地一声轻响,秦枫缓缓搁笔,看向全场,淡淡一笑“我写完了!”

    话音刚落,秦枫那一篇诗作径直就被东郭先生扯到了面前,似是生怕他再修改完善一般,拿到诗文的瞬间,一抹冷笑顿时爬上东郭先生的嘴角。

    他只看了标题一眼,就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有方写《咏辛夷》,你就写《咏菊》,还真是拾人牙慧,全无心意。”

    东郭先生紧接着信口吟道“飒飒西风卷满山,蕊寒香冷蝶难来。”

    话音落下,众多捧荀有方臭脚的学子纷纷鼓噪了起来“荀大才子写辛夷花,他写菊花,已经很相似了!”

    “没错荀大才子开篇写花开山中,无人知,他这篇文立意竟也如此,这不就是抄袭吗?”

    当即,更多人鼓噪了起来“抄袭之作,也敢拿来丢人现眼?”

    听到众人的声音,荀有方这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显然刚才是他太紧张了,太过高看秦枫这小子了。

    他也不过就是这一点水平罢了。

    可就在这时,有人发现不太对劲了。

    因为一直笑吟吟的东郭先生,他不但不继续念诗了,而且……

    他的脸色变了。

    变得十分难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